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组诗|寄山贴(1-5)

◎墨青



文丨乔一水




归省

 

每次出省

我从南折向西或从北折向东

从石家庄到济南,从西安到兰州

给一道人生的题目加上括号

东山幽暗西山沉寂

 

如能老去,躺倒在相同的位置

回填身上所有透光的洞

石头自己运回山顶

春风把一块新棱角的倒影

端入汾水中

2020

 

 

 

 

 

 

何处

 

为何睡梦中的躯体如此陌生

我拿不出自己的嗓音

说锯口的年轮在转

说远山的影子停在阶前

说新笋之尖刺穿白雾

我定是在那里

亲眼所见

一颗流星的尾巴鞭挞过我

血融齿上霜

青苔正吸走石头里的水

我伸手的地方

也是抵达的屏障

2020

 

 

 

 

 

 

使者

 

雨里还有什么,雪盖住了

中间人先后是人参果,稻草人和雪人

可两边用着不同的语言

黄河译为泥沙,长江译为鱼虾

使者低头饮酒

感叹水有妖形,有火山灰堆在腹部

有层层叠叠的石头一直跟着走

远山不停抬高雷声

我正在经过一道闪电的分叉口

暴雨将至

仗节和雨柱都握在手

水分开的地方,前路耸向山巅

2020

 

 

 

 

 

 

书签

 

书签分开的文字

在一整夜后重新挨在一起

它们之间有桨

划开的水面迅速缝合

木纹变深

当书签做过一回木桨

它便再也不能插进

书页里

就像舌头每一次回到嘴里复命

是万物减损了自己

星辰把言令带走

有的一日闪亮一次,有的是一月

有的不再发光

2020

 

 

 

 

 

 

敬畏

 

远山在攀登自己

镜面里的岩石从内部爆裂上升

天空重新安置云朵位置

和风行高度

结晶体成为一个固定坐标

落在头上的白雪也是固定的

山面前,说出的话才可信

想起的人才干净

神在心里,母亲在心里

我体内晶体凝结,片麻层叠

我无比坚硬

矗立在珠穆拉玛对面

镜面不可破碎

那会让我无处不在

在光柱的折射中狂欢,迷失

20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