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硬的喙

◎斑马




 


劳累

劳累一直没过去
坐在椅子上
能给人安慰的
是温和的风
是树的影子
和它们的晃动
是暗暗的低垂下来的天空
和微白的游动的云朵
在屋子里
妈妈安抚欲睡孩子
她们熄掉灯
留我在屋檐的黑暗色里
我想到孤独
我知道这就是我寻找的孤独
我看见眼前的静物在流逝
和孤独在一起






 

李子树的白花
将要落尽的时候
我在树下
种下葫芦的种子
那几天
树秃光光的
没过三天
树又生出密实的叶子
形成一面绿色的墙
把院子和外面
隔离开
这些天
我们在院子里
种下蔬菜和玉米
这些天
我们只在早晚出门
看见我们的人
越来越少
 




生活操
 
 
如果洁净的生活
无法维继
肮脏的生活也可以接受
肮脏也是可以接受的
慌乱也是可以接受的
可耻的生活
也是可以接受的
生活总是在继续
就像昨天天黑
我跳过一个沟渠
她也跟随着跳过来
我们已经过过不同的生活
我们都可以过的很好
 





月亮挂在西边的天上
 
 
一弯月亮
红色的月亮
在西边天上
它真美好
对它
我没有希求
我对天气的阴晴
有希求
那关系到我的生计
对于这月亮
我没希求
像对朋友
没有希求一样
我失去他或她
同时获得相应的平静
和悲伤
这样好的月亮
我无人可以说话
今晚我孤索
且可以忍受
 





村口的女人
 
 
 

从公路上骑车拐进来
她正在瞅我们
她有病
精神不好
那时我们还唱着歌
她在她家的园子里摘菜
是孩子的歌声吸引了她
她说了一句什么话
我没听清
很快从村口拐进来
那里是个下坡
我看见她站在园子里
人有点绿
等到我们的自行车划到斜坡底下
我又回了一次头
她已经站到一棵大树下
人看起来有点蓝
 





养猪的人住在山上
 
 
我给养猪的人打了三个电话
都没打通
傍晚的时候又打一次
电话那头是个女人
告诉我养猪的人住在山上
 







早晨有雾

我在院子里走
我看见的都是雾
以及雾里面
事物的影子
我和它们
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有没有雾
我都要在这个早晨
把一些事情做完
只是今天要慢一点儿
这多出来的时间
很缓慢的消耗在雾里
等我回到屋子里
吃饭的时候
我置身在那片白色之外
我看见它缓慢的移动
我看见它正在试图运走远处的山顶
 





路边有人在砍树
 




早晨
路边有人在砍树
我们走过去
后来树就倒了
树倒掉的地方
那里还有几棵树
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这一天早晨有点冷
白色的湿气在草丛里漂浮
我送孩子去幼儿园
我们在弯曲的
铺满落叶的小路上走
小路真干净
走啊走
就走进别的地方
那里有幼儿园
孩子跑进栅栏
我转身离开
我看见她找到了一匹小马
我走了
我有点难过
这没什么
我的孩子
愿你一切都好





站在河边




在褐色的土堆上
孩子把树枝举起
这使她看起来
比那些小树还要高一点
那边的树连成一片
一直延伸过来
她成为树林的一部分
天空淡淡的
太阳只是一个白圆圈
孩子默不作声
一些非常细小的小鸟
近距离的
飞越过她的树枝
零散的落在
不远处的芦苇上




一件事情平息之后

生活又回到常态
你看
同样的情况并不是
只有我们遇见
我们只是偏离了一会儿
现在又回到原来的生活里
昨天我去山下的集市上
买来斧子和匕首
你看任何事情都会慢慢过去
它们
是我们平淡人生的一部分





天气正在转暖

我刚才从外面回来
我知道天气正在变得缓和
虽然还很冷
这种微妙的改变
不是常在户外的人
是无法感知的
在房子的前面
家禽聚集在阳光能望见的地方
我推开门它们就跑过来
天气正在变得缓和
这些事情
河边的树
雪底下的草会比我先知道
虽然它们看起来还和平常一样
我忽然想起忍冬这个词
它可能是一种植物
我在猎人笔记上看见过这个词
它可能是一种苔藓





西南坑

太阳落下去的时候
我在两趟树之间走
喜鹊站在最高的树尖上
发出难听的叫声
它的羽毛被夕阳晃动
呈臧蓝色
天正在变长
这是一个好兆头
但是现在天色已经开始黑了
脚下的雪开始变硬
我贴着路边的茅草走
我看见远处的城市
在下面的凹陷处
那是一片橙色的光芒




坚硬的喙

我们有坚硬的喙
我们放歌
密林
河流
天空
那里有
我们的生活
 





一天中剩下的时间

傍晚时候
太阳还是
有一些温度
屋子里已经开始
先凉爽起来
把窗户
一扇扇合上
拉上窗帘
再把门关上
不会再有人来了
这一天中剩下的时光
完全属于我们自己了
做为寄居者
我们坐在屋子里
看着茶褐色的光线
慢慢变淡
慢慢暗下去
一直暗到适合睡觉的亮度








杂物间真是太乱了
 
 
在里面寻找一件东西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里是袋子
水管
线缆
五金工具
灰尘聚集的地方
我在靠窗子的墙角
找到打气桶
我的自行车没气了
傍晚的时候
我在房间里收集到九个空瓶子
把它们装进袋子里
下面河流转弯处有一家商店
我骑车去那里换酒







回来写

骑自行车穿过菜市场
后面车筐里
坐着我的孩子
菜市场人多
嘈杂
遇见一个包裹头巾的女人
和她说几句话
然后离开她
她是我的妻子
 





小鸟小鸟
 
 
我搬了把椅子
坐在外面晒太阳
现在是春天还是冬天啊
反正不是夏天
我不知道现在
我睡着了还是醒着
反正我没动
也没说话
动的是太阳和树
还有麻雀
麻雀在湿润的枯草从里
时起时落
我不知道它们是多少只鸟
因为我的眼睛不想数数
它们是最小的鸟吧
有时候一撮小草也能把它们遮挡
它们向我这边移动过来了
太阳又迈过一棵树
我不知道小鸟是最小的鸟
我不知道你啊小鸟小鸟







你那里下雨了吗
 
 
我想出去走走
我想和你
出去走走
你在你的城市
我在我的城市
雨天人很少
我们出去走一走啊
走走看看
雨天凉
人是很少
雨天远处很好看








清晨

早上鸟叫
晚上鸟不叫
我5点起来
在过道里找到裤子和鞋
空气很湿
我割草的时候
看见灰沾在水珠上
停在空中
我一边弄草一边想一件事情
我想我应该把这件事情撂下了







我不是一个随和的人





她在河边焚烧垃圾
太潮湿了
那堆被雨水泡湿的模糊的东西
她用树枝把它架起
我帮不了她什么
我从她那里走过去
我看见她的背影并不好看
我并不是一个随时随地
愿意帮助人的人
我不是一个随和的人
等我走远回头再看时
一些淡蓝色的烟
已经迟疑地升起
前面道路狭窄
在树枝低垂的地方
我走进一个蜘蛛结的蛛网中
我把它从我的脸上摘下
挂在更高的树枝上







天空





傍晚的天空
逐渐恢复平静
刚刚还有风
把云彩吹成羽毛
它有明亮的一面
和阴暗的一面
我坐在椅子上
脚放进水桶里
水桶里的水
已经被太阳晒热
这一天快要结束
我能做的就这些
一天之中
这个时段非常短暂
有时候我滞留在
别的事情上
稍不留意
它就过去了
 
 


春潮





春节过后的几天
天气都是潮湿和温暖
门外河面融化
水在冰上流淌
正午时溢出河道
又在夜晚结冻
一直到春节后的第四天
天气都这样
第四天的傍晚
下起了小雨
我们在屋里吃饭
门朝外开着
我们谁也不知道下雨了
因为没有风
去翻动外面的东西
这雨微弱的声音
请的让我们难以置信
而天气就是在这一天的晚上
又开始骤然寒冷起来的
一连好多天都
非常非常寒冷
但是对于我们这些
经历过温暖的人来说
这时候的寒冷
已经不那么可怕了








你看




你看这些树
这些槐树多么茂盛
你看那些云
那些能看得见的云
正在出生和消失
太阳已经落下
还有透明的明亮
留在天空中央和边缘
你看那些明亮的树
明亮在树尖
那些明亮的云向我们飘来
你看我们分开
我们在一起时我们在一起
我们分开时我们分开
你看那些树
已经非常茂盛
果子掉落在河边
腐烂出酒的酸味
你看那些云
你看那些房子高高
这边的房子底矮
你看那时我们在一起
我们分开时我们已经分开





有人送来桃子


有人送来桃子和牛奶
放在桌子上
因为生病
有人送来了糕点和罐头
他们多么好
我们感谢
我们一起吃掉这些东西
乡村商店的罐头过期了
这不应该责怪谁
我们来吃桃子吧
红红的桃子
吃了立即感到甜





天晴洗衣




对谁都不迷恋
也无怨言
依附这房子和地势
依附这些家畜
和手艺
度过余生
一想到这
就觉得聪明
一想起这些
就信赖
就好像
刚来到这个世界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