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碎秦庭罪在我

◎赵原

四个堪布带着两条河流,在旷野中辩认方向

◎赵原



四个堪布带着两条河流,在旷野中辩认方向

青稞花盛开的地方
风会更冷一些

从马尔康到色达  低处的云
托住了将要落地的雨水

穿皮袍子的人  向山岗上攀爬
每一步都踩在干燥的牛粪上

四个堪布带着两条河流
在旷野中辩认方向


堪布:藏传佛教中获得拉然巴格西学位主持授戒的高僧称号

梭磨河,从我身后流过

梭磨河  从我身后流过。
黑脊背的鱼  像泥浆中的喇嘛。
高个子女人  在河边录像
她一定没有多少惊叹了
挽起的发髻  已很久没有散开过。
梭磨河的上游  还有更多的河流
缠绕在一起  河中的每块石头
都对应着世上的某个人


西穷寺
 
女孩跟在喇嘛后面
吃力地推动经筒。但既使用了全身的力气
有些经筒还是没有转动起来

村路上走来的宁玛派僧人
被风吹掉了帽子依然保持微笑

 
西穷寺,位于阿坝州壤塘县,是藏传佛教宁玛派和十万空行母的道场,寺院因供奉着装有莲花生大师头发的“见解脱”金身像而享有盛名。

雅拉山口的风

这里的风很大
但我灵魂中的风更大

这里的风很冷
但我灵魂中的风更冷

这里的风  像金刚空行母在齐声怒吼
但我灵魂中的风  是冷默的


在马尔康街头发呆

这一刻  我是被遗忘的
听不到咀嚼声和短促的吟唱。
是可折叠的  像镜子里的流水
是孤独的  在必定的钟点
变成一只沉默的轮子。
一切所见都是最好的安排
山顶上的旅馆  戴旧军帽的女人
桥边的矮马  远处蓝色的山峦。
喧哗过后  阳光照进冷寂的空巷
似乎有从未发生之事
在等待一个迟疑的手语

喇荣寺

酥油茶刚好够一口喝掉。
在大白伞盖佛母的经堂里
老觉姆从呛人的青烟中抬起头
提醒我  转经转错方向了。
而其他人  已走上寺院后的山岗
那里的阳光  多么冷艳啊!
似乎能洞穿万物不能自明之理


觉姆藏传佛教中对女性出家人的称谓。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