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点燃了对岸的人间

◎许承云



@下午三点三刻

我用玻璃壶泡了普洱茶
摆在落满阴影的茶几上
阳光正好在下午三点三刻的地方
摇曳,以一只陶杯
细斟慢饮。时间尚早,离那黄昏

慵懒,无趣,思考着过去的我
如何将自己从阳光的下午
交还给星光的夜色
这是一个难题。当然
我曾经遇到的难题远比这要艰难
但这是此刻的头等大事

我饮尽的这只陶杯
已经积满了茶垢,使它
回归了土地的颜色
有几道划痕在杯底
像一场古代战争的车辙
硝烟散尽,尚留余温


@罗兰小镇

一个僻静但不遥远的小镇
有数路公交通过其旁

一个隐秘且人多的小镇
地铁站赫然矗立路口五百米处

那里的粮油店彻夜经营
灯光有些昏暗但还算温暖

我总是在深夜去买一瓶酱油或醋
不为别的,只因你爱吃野菜饺子


@栾树

我时常在它的树下捡拾果子
一对黑孩子撑滑翔伞跚跚而下
降于草尖或绿篱上
如果有风经过可助其重上九霄
如果有松鼠经过则为其果腹
这都是小插曲
重要的是我拾取它们
乐此不疲,回家盛于玻璃瓶内
搁置茶几上,经常摇晃瑟瑟作响

响声中,我看到秋天到来,一树红灯宠
舞动着,如节日的夜空燃放烟花


@如果

深夜,若你还不得不
在旷野上行走
正好有一列火车经过
如果此时,你看见
那些闪现的人类模糊面孔
不要感到恐慌
他们也是身不由己
从一个世界赶往另一个世界


@只有

常常黑夜醒来
看见星星挂在窗外
城市的灯火
远远地将天地隔开
我总感觉到人世
是一种虚幻的存在
立即小心地爬上床
想梦回那个真实的世界

@并非

并非所有的物类都需要休眠
比如我们不熟悉的鱼类
无论夜多深我们开灯或不开灯
它都在水缸里游曳,拖着尾
比如竹节怎么看都像睡着了
即使风摇动着它的长梦
比如星星,夜的寒气逼人
它们总快活地眨着眼
只在白天不见。不见的东西
就是休眠?你何曾见过朝生暮死
它们在光芒中如何选定忙碌
与酣睡?我们的生活并非标准模式
并非不容置疑,并非理所当然


@玻璃琴房

筑一座玻璃琴房于楼顶
四季皆为弹琴的最好时节

春之晨
我会弹出星之寥落

夏之午
有骤雨聚于琴弦之上

秋之昏
瑟瑟的江水岂非苍黄如天

冬之夜
一灯如豆,一弦似籁
雪拥素女而降兮,苍茫茫纷纷而来
洁白的心,与天地同色,与宇宙同光
唯命若琴弦

四季轮回
琴声不断音不绝
人若去,楼不空


@这季节

没有生命的都在大声喧嚣
有生命的却都在蛰伏不响

前者比如机器与炮弹
后者太多了,比如人、动物与草木

大声喧嚣者似在抗议
蛰伏不响者似在等待时机

抗议世界的毫无血性
等待倾覆与复苏


@冬火

我们看见河对岸那些房子突然烧起来
风卷起风,将火吹成火龙
隐约有人的影子被火染红
然后被黑暗河水带走

天空被映成玫瑰花,一朵朵
上升、下降又上升,不太清晰的爆裂声
男人的喊叫与女人孩子的哭声
神在夜晚降临,点燃了对岸的人间

我们颤抖着,惊慌失措
我们站在夜的岸边,目睹现场,直到熄灭
回到家爬上床,激动得无法入眠
清晨醒来,手抚着脸,仍在恐惧伤痛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