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诗(四)

◎吴晨骏




《山西》

前几天与河之女和张随
谈到山西。他们是山西人
是明末傅山的老乡

傅山的字和画都很好
他还是个中医师
专门治疗妇科病

傅山和他儿子傅眉常年隐居
在太原郊区的深山老林里
他们感情很深
一同采药,一同读书

比傅山小11岁的侯方域
也在河南归德郊外的
园子里陪他父亲读书

古人父子更像师徒
傅山80岁时,傅眉先死了
傅山很伤心,很快也死掉

侯方域早逝,他死的时候
他父亲侯恂一定也特别伤心

2021.6.18


《跳舞》

云虎每晚坐在阳台的椅子上
听窗外的广场舞曲
他夫人雷老师去西北治病未归
他一时很孤独
在震耳欲聋的广场舞曲中
他看到一群老头老太
在他家客厅的地板上跳舞
他幻想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
走下阳台,搂住一个漂亮的老太
在客厅里转圈

2021.6.19


《绿色》

溺水于玄武湖的昭明太子
梁武帝把他葬于燕雀湖边

燕雀湖就是前湖
我上大学时曾在此湖边
参加过诗人们的篝火晚会
我们吃面包、喝矿泉水
朗诵诗歌

在那次篝火晚会上
我认识了军人刘亦鸣
工人绿雪、尹承
和一个记不起名字的瘦姑娘

我去年去常州时,与刘亦鸣重逢
他问我绿雪和尹承的下落
我茫然不知

在仲夏的一天下午
我又行走在燕雀湖边
被百年梧桐树的绿色覆盖

2021.6.20


《闭关》

云虎兄闭关了
但还是照常写诗和上网
他买了一堆哲学书
每天看它们,思考存在

由于人的存在极其短暂和偶然
人的存在,也昭示着它的不在
人既存在,又不在
云虎兄既闭关,又没闭关

2021.6.20


《桃园》

刚才吃了一只桃子
桃皮上有娇羞的红色
我洗净了桃子
直接啃

我想起我在盱眙乡下隐居时
开车去十里外的
山坡桃园里
看漫山遍野的桃花

桃花没有香味
山坡上也没有别人
我走在桃树间的软土上
没有脚步声

几只好看的水鸟
在桃园尽头的水洼上起起落落

2021.6.20


《我坐在椅子上》

树叶挡住了月亮
我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
从我的角度看,月亮是破碎的
我从下午就坐在这里
坐到现在,白天的燥热已过去
夜晚的风吹遍我身体
蚊子比前几天少了
椅子是我的船
前面高高的树是桅杆
树叶是帆,我坐在椅子上摇晃
不久我会进入梦乡

2021.6.21


《二黑》

有一次我与朴素谈到二黑的诗
二黑不是指某一个人
二黑是指
黑莫尼章和黑瞳

黑莫尼章神秘
黑瞳敏感

2021.6.21


《大象回家》

云南的十几头大象
像是受了什么委屈
去年它们离开南方的栖息地
向北徒步迁徙

最近女诗人黑莫尼章
告诉我们
大象们已“转场”峨山县
呈南返趋势

大象们吃也吃过了
玩也玩过了
该回南方的家了

2021.6.22


《朋友们的茶叶》

我前天收到老于头寄来的茶叶
给我寄过茶叶的还有金磊、海氏
喝着他们的茶,我感到像在与他们谈话
他们从茶杯里现身,先冒出一阵青烟
再由青烟幻化成真人,坐在我对面
他们指点我的写作,也朗诵他们的作品
他们各自的喜忧,借助茶叶
被我喝进胃中,茶香留在我口中

2021.6.22


《长寿》

我上了去罗鸣家的公交车
5分钟后我将到达他家门口
今天下午,我与他和孟秋见面
阳光(强烈的、刺眼的、我能感知的)
在车外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我
我不会停留在阳光中,公交车也不会
在一个微醉的夜晚,也是我们三人
我们走在南京城墙下
一边走,一边甩手、握拳
罗鸣说做这两个动作能使我们长寿

2021.6.22


《荒野》

斯奈德在《禅定荒野》一书中
要我们感恩荒野

斯奈德的荒野,与我隐居的乡下
是两回事。荒野更辽阔

人吃荒野里的动植物
人死后,也被别的生物吃

2021.6.23


《小亮和于小斜》

小亮是我喜欢的一个诗人
他也做翻译,他翻译的
雷蒙德•卡佛诗全集我很爱读
他还年轻,单身,没有女朋友
他白天出去打零工养活自己
晚上看书、写诗、译诗
他在沈阳,与邢东、芦哲峰他们是朋友

沈阳还有一个女诗人叫于小斜
她是大学老师,她写诗,她漂亮
她的诗中没提到过她老公
她有一个女儿叫小瑜

我忽然想到,如果于小斜也是单身
小亮可与于小斜成为一对恋人
小亮也不用白天出去打工了
早晨,于小斜也不用匆忙去送小瑜上学
这事就交给小亮
小亮送小瑜到学校后
可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想
他自己的诗,和他翻译的诗

2021.6.23


《叶赛宁》

我在看阿克梅派诗人的诗
看古米廖夫和曼德尔斯塔姆的诗
无意中我也看了叶赛宁的诗

毕竟叶赛宁与前面那两个诗人
是同代人。叶赛宁在小酒馆
认识了美国舞蹈家邓肯

叶赛宁是个帅哥,在与邓肯结婚前
他已有过两次婚姻
还有一个女人也对他很好

那个女人积极推广叶赛宁的诗
在叶赛宁自杀身死后
那个女人站在叶赛宁墓前
抱着墓碑,朝自己开枪

2021.6.23


《斯奈德和我》

斯奈德在书中写道
一个女人嫁给了一个壮汉
跟着壮汉进山
在山崖上凿洞而居

女人渐渐发现
她的丈夫是只大灰熊

我小时候,在夏夜的小镇上
听人说过类似的故事
一个女人流落荒岛
嫁给了岛上的一只猩猩

嫁给大灰熊的女人生了两只小熊
女人的兄弟杀死了她的熊丈夫
女人也彻底变成了熊
继续在山中抚养她的熊孩子

嫁给猩猩的女人
生了一个猩猩孩子
她每天抱着小猩猩去荒岛边
看大海,等营救她的大船

一年后,她失望了
她在海边把小猩猩撕成两半
她不愿意变成猩猩,她疯了

2021.6.24


《肠镜》

罗鸣明天做肠镜检查
就是由一个女医生
把一面小镜子伸到他的肠子里检查
孟秋去年已做过了
孟秋推荐我们都做一下
孟秋说,检查的时候
医生会顺手割掉肠子里
异常的东西

孟秋说,必须全身麻醉
醒来后手术已做完
肠子干干净净

罗鸣今天晚上不能喝酒吃饭
他明天要陷入深深的麻醉
完全失去对他自身和世界的感知

2021.6.24


《小说里的女人》

罗鸣最近在读我的小说
他用怀疑的眼神看我:
你每篇小说里都写到女人
你对女人怎么看?

我说,我觉得女人是美好的
女人代表着美

罗鸣说他对女人的观点
与我不一样
他有时会把女人当做对手

2021.6.24


《危险任务》

这个月,南京女诗人刘蕴慧的车
在大锏银巷和戴家巷
被贴了违章的罚单

今年有十一条巷子里的违章
刘蕴慧还未去处理

她巧妙地周旋在中统、
军统和汪伪之间
获取重要情报

夜深人静时
刘蕴慧把车停在
某条幽暗的小巷里
她车上的秘密电台
发出电波
热烈地亲吻远在苏北的
敌后根据地电台

2021.6.24


《拥抱》

西楠是个安静又聪明的女诗人
(朴素说西楠是个知识型女性)
她是叙灵介绍我认识的
大前年(18年)叙灵把我拉到西楠的群里
他说西楠是在英国留过学的美女
我当时由西楠联想到的人
是也曾留学英国的帅哥徐志摩

西楠把我写吴宇清的诗翻译成了英文
我很感谢她,也渐渐对她有些了解
她生长在优裕的环境里,却自带叛逆
她喜爱文学,喜欢让情感在文字里流淌
她有时会激动,有时又像一只小羊
她写的诗和自传性散文都显现才华

我平时不与她说话,没关心过她的日常生活
我与她只是文学上的朋友
我与她的爱人鲁鱼也是文学上的朋友
凭印象,我感觉鲁鱼是个温和的医生
西楠在明净的窗前写作一整天
她写累了,就扑闪着眼睛看看窗外
太湖上吹来的风,吹进窗户,吹动她的睫毛
她在等待出诊归来的鲁鱼
等待鲁鱼走进家门后给她的拥抱

2021.6.25


《1912》

1912前面的路口
我们三人在等绿灯
一个女人走过来打招呼

我们一开始没认出她
她叫出我们的名字

她戴了个草编的帽子
她说走啊,你们站在这里干吗?

我们面面相觑
这天我们三人约了吃饭
没叫别的人,更没叫女人

这的确是个误会
王宣淇是去参加另一个饭局
偶然在路上遇见我们三人

我们三人走过绿灯闪亮的路口
去前面的小酒馆吃龙虾

快吃完时
阮夕清和孙嘉羚
来找我们三人去酒吧喝茶

这天晚上,我们都在
1912附近转

2021.6.27


《哀痛》

我不做娇艳的花
花瓣迟早会掉落
那时的哀痛让人心碎

我只做一棵小草
或一棵小葱
在湖边默默生长

夜晚,我沉睡
白天,被郊游的人们踩踏

2021.6.27


《一支烟》

朱文从外地回到南京
喊我去毛焰的工作室见面
于小韦和刘立杆都去了
在后来的酒局上
朱文要了我的香烟
抽了一支。挺好抽的,他说。
他问我这包烟多少钱
15元,我说。
我记得老吴以前抽5元的烟,刘立杆说。
是啊,那是很多年前了,我说。

朱文戒烟戒了很多年
这支烟,是他很多年来抽的第一支

2021.6.27


《荷花湖》

朴素与阿春
生活在安徽的角落

在晴好的夏日
朴素与阿春
结伴去荷花湖游玩

她俩并肩走在湖边,观赏荷花
像汤显祖笔下的杜丽娘和侍女春香

朴素家的后花园里
有一个大湖
朴素和阿春叫它荷花湖

2021.6.28


《人生》

生而为人,日夜为生计操劳
人生何其痛苦

人生又何其快乐
我们呼吸人生,挥霍人生
沉溺于人生
在人生中像浮尸一样漂来荡去

(西楠在二十四五岁时
因思考人生的意义
得了严重的躁郁症)

2021.6.28


《老叶的故事》

在一次喝酒时
老叶讲给我们听一个碎尸案
不是南大碎尸案
是另一个

一个漂亮的女人被碎尸
孩子被掼死
孩子的DNA继承了楼上的男人
但杀人的罪犯,不是楼上的男人

真正的罪犯,是一个小混混
那个小混混的电动车
在停车场撞到了被杀女人的汽车
在茫茫人海里
他们彼此睁开眼睛,见到了对方

小混混很冷血
肢解女人时很冷血

2021.6.29


《老太》

早晨我坐在长椅上写诗
一个老太让我给她腾一点位置
她坐在我身边与我聊天
她说她是泰州人
18岁嫁到南京
现在她85岁了
她说人活着没意思

下午我来到罗鸣家的院子
看到三个老太走过我面前
其中一个老太讲话
另外两个老太附和
讲话的老太戴着眼镜
手臂还不停地挥舞

人与人真的不一样
有人觉得人间就是地狱
有人在享受每一寸光阴

2021.6.29


《幸运》

头还晕着
酒精对身体的杀伤力太强了
昨晚我和罗鸣、曹寇三人喝完一瓶时
体内的酒精度刚刚好
曹寇带着夫人、孩子先回家了
罗鸣和我两人又开启了新的一瓶之旅
这瓶里装了一斤半酒
我俩又各喝了半斤
这下我俩都喝多了
我俩偏离了正常的方向
在失忆、抑郁、疯癫的路上狂奔
寒露陪着我俩聊天
我今早醒来后
发现自己躺在院子里的长椅上
没被夜里捡垃圾的老太捡走
我很幸运

2021.6.30


《我冷静了》

激动的一天一夜终于过去
酒已被我消化掉
现在我憋着尿
坐在树下思考
我想到于斯的嘀嗒群里一个老女人
那女人在向塘机场长大
是军人的后代
她在水边翩翩起舞
像在哀悼死去的青春

2021.7.1


《强盗》

下午陆子约我们喝酒
我看时间快到了
该出发去酒店了
我从长椅上站起身
看了一眼蔚蓝的天上
庞大的白云
严肃的白云
它沉默地审视我
让我感觉到它的力量
它俯身拥抱我,压迫我
它是我的强盗

2021.7.2


《罗辑的故事》

罗辑在农场插队时
在收割后的麦地里
会看到几个死婴
那是男女知青欠下的孽债

罗辑插队时
当罗辑这样的帅小伙
走过女生宿舍门口时
常听到里面温柔的女声说
进来,帮我加点洗澡水

2021.7.2


《摆》

在凌晨一点的蓝湾咖啡
陆子指着一排桌椅:

你们看,不是它们自己摆成这样
是有人把它们摆成这样

那么,月球绕地球转
地球绕太阳转
太阳在银河系里转

是谁把宇宙摆得如此精妙
除了神,还能有谁?

2021.7.2


《老于头的晚宴》

十天之前老于头通知我们
他要来南京
昨晚我们终于见面了

小说家老于头(于建新)是个医生
他治疗艾滋病
昨天他让我们见到了他的医生朋友
治疗胸腔的周医生
治疗肠子的王医生
和治疗神经的赵医生

我问了周医生一个胸部的问题
问了王医生一个肠子的问题
艺术家罗隶问了赵医生一个神经的问题

我们喝了不少白酒
小说家罗鸣这个星期总共喝了
将近三斤白酒

2021.7.3


《两包烟》

长沙诗人林乐之
给我寄了两包烟
“和天下”,我以前没抽过
很好抽

对于我这样一个年过半百的人
通向死的路标
已进入视野

我向死飞奔
偶遇林乐之
他给了我两包烟
我在烟圈里迷醉

2021.7.3


《等人》

下午,一个老太
骑着小三轮车
从我面前骑过去

我站在树阴里
喝一瓶可乐
看手机里的消息,抽烟

老太骑过小区门口的阳光地带
骑到门那边的
另一片树阴里

她停下车
去人行道上捡了一个瓶子
又继续骑车

荫阴里挺凉快的
我等的人
快走出小区了

2021.7.3


《黑夜》

我半夜三更一个人坐在
黑黢黢的凉亭里

我戴着耳机
听佛教音乐
南无本师释迦摩尼佛

树枝的黑影
映在暗蓝的天幕上

突然我浑身一激灵
地下的阴魂们
都被我耳里的佛音唤了出来

它们从凉亭的外面
朝我走来
带着它们各自的痛苦

黑夜啊,多么漫长可怕的黑夜

2021.7.4


《黑影》

罗辑说他在农村时
遇到过灵异现象
一个傍晚他走在河边
路过一座荒坟
看见一个黑影趴在坟上
可第二天白天
他再去荒坟看时
坟上根本就没有东西

2021.7.5


《洗干净》

罗辑因为能干
被选为农场里的团委书记
干活时他冲在最前面

他跳进粪池,把粪掏上地面
男男女女再一担一担地
挑粪去田里

一天下来,他累得没半点力气
浑身臭气,倒头便睡

女人不一样,她们会洗干净了
才睡,罗辑说

2021.7.5


《诗与猫》

夜里我在路灯下
读游离的诗
一只花背白腿的猫
老在我脚边转悠
我让到椅子边
它跟到椅子边
我让到快递柜前的小路上
它跟到小路上
我在小路上来回走
它在路边的草丛里假装捕猎
一跳一扑的
等我停下来
它又蹭过来
我赶紧离开它
走到小区的
另一片路灯下
我不是一个爱猫人士
(刘蕴慧给她家的猫
吃最贵的猫粮)
我要读游离
愤怒和绝望的诗

2021.7.7


《致躺在医院里的老罗》

老罗的肠子手术做完了
息肉拿掉了
但他目前还不能喝酒
他的肠子需要一个星期的恢复

他特别想吃红烧肉
医院不卖红烧肉
他想看欧洲杯的决赛
刚动完手术的他,情绪不宜太波动

老罗安静休养
待伤好之后
我们开车去南方
与老孟一起,像几个
在路上的垮掉的一代

2021.7.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