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仰卧》等10个

◎边围



仰卧

无所藏掖。一切的一切
都被阳光普照,
恰值抒情的时节了。

从未发现:天空
并非总是无可触及——
试着伸长手臂,它是柔软的。

不是云,而是空气本身
在一点点漂移。
可以嗅见迁徙的味道。

只要躺着,不闭眼
就永远有流光在闪烁……
人们当站立时往往忘记好奇。

行迹是虚无的,无法媲美
静止时的美。双目空寂,
空白拥有了整个世界。

        2021.6.27.




静水

哪里的波光先不用管它。
有风,就有故事了。

灭了的烟不必再燃起。
每夜,都不可贪酒。

树下,垂钓的人已如石雕。
一两个小时浸泡向枯寂。

锣声鼓声,隐去了也罢。
心底另有一片池沼。

无人能扰动,当木立时。
纵情于幻影总是猾头。

        2021.6.28.




朱雀大街

已被早起的清风
擦洗一遍。已无碍,
昨夜的呕吐物全都蒸发了。
包括酒味
和胸腔里浓重的煤烟,
所剩无几。不会再昏厥了。
失巢的小鸟已找到
新的归所,回家的路上
不再有老的魔兽。
来啦,迎面而至的洒水车
也在弥补前几日的误工——
干燥的气氛就此终结了。
哼一段小曲
足以回传到唐朝了,
空灵的声音正填没一切缺憾。
每日,往复循环,
由南向北,由北向南。
贪想着:某个拐角
每当走过足底都生出香汗。

          2021.6.29.




淘书时间

无人勾引。总有一束花
开在那里,如你所热爱的美学。
有考古带来的化石,
自然有科幻透视着的星云。
你在翻书。手指快得
仿若在点钞——渴求那些财富。
文字即是血液,充实着
永不知餍足的灵魂。
从此,再不是什么侏儒了,
你甩开过往的所有标签,
让自己挺拔起来。在书海中
遨游时的泳姿是拙笨的,
愈加羡慕古老的智慧。
史书,你走近,几分卑微正好
让你读懂了世事。转眼
中午就已过半,没能午休

只能小憩在书香里了。
那是生活的艺术,从来无须
任何人教习,只顾挑拣
最合口味的美食若干。
自传就可省略了,你的逸闻
都纷纷散落在书架之间,
并无特殊。不可傲岸,
不必任你渊博的肚子成为风景。

              2021.6.29.




一年过半

时光,偏爱愚弄人的惰性,
让发呆中的肩膀猛一抽搐!
半年,就此流走。

也无音讯,投递远方的信。
果然一场命运有多处转折。
怎呃,前途未卜?

违约与破执,总一再重演。
不致被雷雨打得精气全无。
稍息,静养三日。

跳操的疯女还在坚持,看——
热血涌动可颠覆一具木偶。
大幕,或将揭启。

           2021.6.30.




荷塘

夏至已过,无论经历什么
都消融在了荷丛里。
粉红仍居多——那因是主色
而更加鲜妍了。玉白

只零星点缀于湖面,也在盛放。
最是葳蕤的季节:无人观赏
照常会吐蕊,不因被淡忘
就索性不再娟秀。
总会有人早早从廊亭中
投来嫣然的一瞥,瞳仁上
已被一片片霞彩涂满。
雨后,零落的人、迂钝的人,
都可偷偷采摘那芬香。
心间或有藕,暗暗滋长。

          2021.6.30.




炎夏午后

街边,林荫比伞阵
更可救急。烈日
总非世仇,但十足凶戾了。

无处隐藏。体内的焦炭
在一寸寸自燃,汽水
也不能将一个挥汗的人浇灭。

40℃以上的地表,再无
半点尊严。滚烫的
不是脚,而是圆瞪的目。

五脏俱焚。不因为盛怒
而不再狂吻了,总欲与世界
保持暗昧。激情正熔化。

献出自己,于阳光下
充当着辉煌的祭品。额间
自会开裂,升起一抹血艳的红。

               2021.6.30.




夜游

雨后,分外清爽,
泥土的幽香足可醉人了。
还有星,在风中眨动,
多少秘密被高悬着,
一切诡变都似从未发生。
前日夜宴过的友人,
不知睡下了否?
此际,微潮的空气里,
正宜怀旧和思春。
夏天其实早都过半了。

没有回音。城河边,
狂暴的一日未留下印迹,
除了静,还是静。
公园比平日更要空旷,
真是活见了鬼!
歌者,舞者,各自散了,
空余一堆花影——
何曾忘掉彼时的热吻唉。
有小鸭为证,三两只,
也无人知晓她们的名字。

         2021.7.2.




棱角

抱歉,它们仍在。
不再如锥,刺穿一团云
已绝无可能。它们是真老了。

豁了的牙,浊了的眼,
不必嫌弃的疔疮。
总有一串胎记它们永存。

不因热火而萎软,
不屑寒霜的每日凌辱
而誓不冻结。固执未变。

个性里总需些突兀,
否则,怎不无趣?
要知枯燥的生活奈何不了它们。

那是顽疾,是一丛
畸生的花——照旧美艳。
那是舍不得丢掉的天真和鬼灵。

               2021.7.6.




离群之象

比遥远还遥远,那永无尽头的
南方。从未涉足的土地。

那片森林太神奇了:苍翠得
毫不留情,将整个世界都染绿了。

总有向往,在难以安分的心中
从来都有一片桃源。是么?

越过山间的谷壑,也不嫌
远近与明暗……已不见队友了。

无意于索居,但摆在眼前的歧路
也是天意。让风景迥异起来。

望穿了自我的倒影。湖边
环绕一周,满目里全部是光灿。

象鼻在深深地吸气,不被一切幻境
所绑架。毕竟回归是令人感动的。

                  2021.7.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