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大象与神同行图(八首)

◎云垂天



@十五大象与神同行图
         ——致王敖

神,在世界裂缝中,醒来。他一眼,就看到十五头大象“好吧
我可以随它们去看看了”这世界,到处都是弑神人,尽管他们
现在忙于新冠。神想尽可能探知,那些在大数据,洪流里,内
心仍存有神一丁点影子的人。它们一路向北。无数人,在二楼
在渣土车后,在屏幕里。无数个声音,从世界各处传来,在问

“你们,这是要去哪?”神说“不去哪,就是到处走走”可他
声音太小了。每个兴奋着的人,都想要它们。走到自个看得见
摸不着地方。其实,神也不知道,它们想去哪。一步星辰,一
步大海。十五头大象,一路穿越高山,峡谷,大河。一路留下
传奇。神总想闹出点乱子,流血事件什么的。可只有两只鸡被

不幸踩死。无可奈何,神看着无人机,望着和几百米开外人群
“但一切刚刚开始”很多年后,那些彻底住在空中的人,望着
下面。高原在白云中,十五大象的青铜雕像,身披时空悠久的
铜绿,埋没滇池旁,森林茂密的藤蔓,鸟粪斑斑的睡美人之巅

2021-06-03


@十五大象群睡图

“如果是恶魔,我们在围观”“如果是天使,我们在围观”什
么时候,才能像它们,身下红土,左右树木。承接住,这高原
承接住这高原红色如血,毫不设防,清冽如水般,睡眠。慕羡
我们都想,成为它们。在无人机注视,拍摄下。在我们以为的
进击生死狭缝。“它们可爱,它们自由,因为它们无知无欲?”

这世界还有多少,是不能,用逻辑,数据,词语诠释?“如果
死个人”神和我们一样恶毒在想。这现世机构能做出什么反映
尽管,神从不假设。他一假设,这世界便重新来过。平行多少
爱恨多少。睡在我们所谓土地上,睡在我们所谓城市间。睡在
我们所谓监控下。它们仿佛这一切,因为我们更为聪明?更为

慈悲?相比从前。十五位使者,不说话的使者。从过去,未来
而来。从宇宙深处而来。无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已呈现庞大
原始,笨拙,粗朴之美。它们或许,真的是在追寻神迹,什么
都不能给自个一个安稳之梦,以之衔接,我们在它们梦里梦外

2021-06-10


@十五大象沐浴图

它们,在一条金色河流里,嬉戏。这些,特别强壮的,怪家伙
用头,把神撞毁。用屁股,把佛坐倒。用白净净的象牙,把人
挑翻。用庞大身躯,把威严的龙门挤破。提起柱子般象脚,却
让开泥沼几只癞蛤蟆。一路奔突,一路向北。忽然停下,在这
条几十万年,不断升高,眼看,就要升到天空的河流里,享受

“唯榕树与鲸,可以之相提并论。”它们喜欢,把玩同类骨骸
满含悲戚。踢足球一样,把庄子骷髅踢来踢去。眼眶喷火,冥
虫歌唱,文字膨胀。乘四轮马车,而来的人,坐米轨,坐高铁
而来的人,他们心思和我一样,就想偷件大象之衣,大象之袍
可滚滚洪水,把所有人都冲走。我们只好抱住象腿,拉住象尾

它们扬起长鼻,发出怒吼,喷出水柱。哦,还是变条鱼吧。趁
它们沐浴趁它们怒吼开心。游进它们嘴里心里。大象之心,翡
翠之心琥珀之心,琉璃之心,红宝石之心,高原大地蛮荒之心
在那,我看见一把呯呯呯不停跳动的密匙,就像钢板机枪一样

2021-06-11


@十五大象盗梦图

它们每一都是盗梦高手。走出保护区,走在人类,乡村与城市
裂缝。越走越远,越走,越深入奇幻。它们逐一拜访边吃边逛
前所未有伟大征程,征服前所未有挑剔,旷世。“我们都变成
它们铁粉”。忘记生活不容,忘记世态艰辛。它们在血浆一般
高原上躺平。首尾,躺成,一枚枚大象卡通,一枚枚大象糖宝

“我,它们中一员”作为人之梦已失作为兽之梦已回。这冲击
城市连着城市银屏连着银屏。无人机连着无人机。尽管更多无
人机仍挂有枪弹。仍在世界各处厮杀。可地球这张方格纸,我
们正慢慢忘记自个伤痛。世事清零。不问来处不知去处。它们
之美,如此瑰丽。再简单动作,就是酣睡,我们不由心悦诚服

退出争斗退出战壕,退出地球。应用科技,前所未有应用。我
们如果是神,就该过过神的日子。活在空中看看这些美丽生命
抽口烟喝口酒。谈谈爱情和诗歌,这样趣味才不失高雅。盗梦
大象翻过一页又一页荒原。我却醒了红着脸。边想它们边活着

2021-06-16


@十五大象出云南图

“谁有大象之肚?谁有大象之柱?谁不见大象之徒步”。雷暴
太阳,请告诉我,这千古迁移之程。是不是,前面有俺神十二
还是后面有咱祝融之旅。五六百里,拖儿带女,是否已是歪妈
极限?众神尾随其后裔,虎豹大象。逃离战争逃离瘟疫,逃离
饥荒,逃离迫害。翻山越岭,陆续跟进。多少年,多少个世纪

在一条河在一座山,一棵树,争斗。达成,一次又一次,人头
牛头盟约。翻越这条岭,亲爱,就是我们另一星辰。请听神灵
引导。不要在意我们,陌生言语与黑衣。亲切笑容,祖先穿越
一座又一座无恙高山,峡谷,星系。孔雀之羽白鹇之舞。火塘
舞蹈是谁,天湖放歌是谁?神让我们团结神让我们和谐,神叫

我们共存。又何尝管我们,他曾杀他儿我曾杀我父。他吃他兽
我踏我草。生命之光在新世元,在红色之高原,在五彩之云巅
在青铜之古镇,在紫陶之奇水在梯田之天梯,在十五大象之魏
巍之前行,在世界旋转之舞台,在把我们统一之庄子,与屈子

2021-06-21


@十五大象盲盒图

“将十五大象引入盲盒之人,与十五大象放出盲盒之人,并非
一人”当他们彼此对坐,隔着他们认为自个认识,已了无遗漏
这小小盲盒。不得不承认,彼此技艺之高超,手法之娴熟,已
达神鬼。历来就不是一个事。进一道门,出一道门,哪相同哪
类似。火柴盒大小的盲盒,在大象进入一瞬。在大象出来一瞬

火柴划燃一瞬。无论我们,瞪多大眼珠。大象不明白,施法者
不明白,观众更不明白。从黑暗到光明,或者,从光明到黑暗
“桃花开桃核,美人睡锦被”。程序员,遵循未知法则,写下
未知程序。我们排队,注射灭火疫苗。新冠在我们体外,新冠
在我们体内。如何清楚你我这一盲盒?如何清楚宇宙这一盲盒

进出你我生命的光,进出你我生命的人,说了这么多,你我都
有些累。其实,我就想拉着你的手,拉着十五十八,大象鼻子
一块跳个舞。再一块玩玩泥巴,喷喷水,吃个菠萝包谷睡个觉
这时我们才会想,盲盒是个不错主意,正如你我,写下这首诗

2021-06-23


@十五大象巴蛇图

“画画少年,你去哪?”“那吃大象的巴蛇,和走入蛇腹大象
它们后来怎么样了?”“是不是被误认为它是帽子的人,捡去
戴了?”。云南,十五大象来了。它们,嬉戏打闹,沐浴找食
后面还有300大象,住密林在深山。无人机渣土车,尾随追踪
保护的人热爱的人。全世界挣着眼睛看的人。我们,每人心里

都有一条蛇。一条巴蛇,可大可小。古老的蛇吐着信子,刚刚
吃完大象,被寂寞少年,一眼看到。他画了下来,却无人来认
巴蛇,爬在攀枝花树枝上。巴蛇,盘在红色花冠里。巴蛇嗤嗤
嗤叫。它吃一象可睡百年。它食一人,可睡千年。那不断吃人
的社会,少啦?那不断吞象之人,又在哪?不愿长大,少年你

去一个又一个星球,我很想知道,你是否真来过。来,我给你
看看我画的人心,里面有条小蛇。它有时大有时小。可他们说
我画的不是人心,是石头。如果有一天,我和你一样。可以从
一星球到另一星球。我会把,你那棵玫瑰花的种子,撒遍荒芜

2021-06-25


@十五大象野菌图

七月暴雨,夹杂五彩玻璃球而下。藏身冰雹,隐士现形,额头
脑包。用红背心兜冰雹跑的我,用脑袋和眼角,迎向冰雹的你
我们都已在尘世喜闻,各自人生所好。魔幻十五大象,在玻璃
球中,滚来滚去。莫须有,掉出来小人人,在一山一山,红土
一座一座甜梦,一枚一枚野菌。有毒的无毒的,都在等它的吃

菌人。猫扑猫薄荷。梦卧这世界,要有多迷人。中毒不中毒的
骑着十五大象。在有形无形,苍穹中。前行路,开满鲜花。风
从对面山谷吹来,抓把,都是满手花香,抓把,都是满手孤绝
彩油。更有,无数翩跹小人,字着奇妙字符,从树干土里,石
头里,空气里,自个身体里,钻出钻进。本能抓住,抓住本能

最美最好,最纯最亮。蘑菇,在大象胃里,蘑菇,在沸腾锅里
一年一度狂欢,在云南人各种抓狂里,在云南人的火把里水里
泥里。云里雾里,歌舞里。不问是否非我族类,不问是否客过
只问敢不敢大碗喝酒敢不敢大口吃肉,敢不敢大声说爱我我爱

2021-07-06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