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与陈律游梅家坞云栖竹径、与石人游太湖

◎张杰




《与陈律游梅家坞云栖竹径》(一)

杭州,渣土车,泥尘飞起
钱塘江,从车顶流过
一堵行走的墙,尾灯
车牌,被泥污巧妙糊住
被遮挡、被磨损的车队
疯狂的大黄蜂,挖机,土方
在钱塘江最上层,嗡嗡
“钱塘桥,国民党要炸掉
但没有炸弹”,像铁龙
走错车道,却拐弯就到
梅家坞,龙井茶的故乡
伴随林志玲,甜酒,导航声音
梅家坞,竹林大海,起伏
大海里没有政府,只是自由
只是三角槭树,是清朝古铜
黑塔般,凝成两百岁绿苔老人
我们,是移动的石头麒麟
飘向云栖茶室,打开乡土
古老放生所,静坐密林
野荞麦,戟状叶,悬空
站成东吴大将吕蒙
莲池大师墓,研究着
鸟鸣的新政,即兴着
幽灵着江南的守旧与维新

       2021.5

注:莲池大师(1535-1615),清雍正赐号“净妙真修禅师”。明代高僧,中国净土宗第八代祖师。俗姓沈,名祩宏,字佛慧,别号莲池,因久居杭州云栖寺,又称云栖大师。与紫柏真可、憨山德清、藕益智旭并称为明代四大高僧。融合禅净二宗,定十约,僧徒奉为科律。一生致力于弘扬净土法门,住持云栖道场四十余年,言传身教接引无数佛子同归净土。莲池大师临终前半月预知时至,于明神宗万历四十三年(1615)七月某日安详念佛而逝,世寿八十一。莲池大师墓现在杭州梅家坞云栖竹径内。


《与陈律游梅家坞云栖竹径》(二)

枫香树已千岁,深挖大地的
巨人,枝条螃蟹,跨出30米
浑身,巨鲸,环绕大海的雾
影子手叶,肩,用悬崖
饮下,几千颗阳光的心
一枚超长的哑弹,下沉
落进梅家坞,茶山的卡车
落进,陨石一样降落的黄昏
那杯龙井,隐士的眼睛
正发射,那隐形的天塔
黄金绿苔,占领了枫香树
夏天的炉水,升起了所有茶烟
茶山微微振叶,空气的玻璃门
像走进来一个人,慢慢
合住,但一个人影也没有
变身的镜头里,另一维度
仿佛康熙题字的双碑亭
碑石,已不见,空留其名

        2021.5


《与石人游太湖》(一)

太湖绿藻,画出,太湖地图
小雀,飞成丢失的东吴士兵
在铁索上,翻转回东吴
湖边塔吊,握起一铁斗水泥
高高吊起,唐宋以来的大湖
数艘帆船,荒在湖上,飘进三国
长江的果实,飘来,赤壁之战
现在,操控铁斗的吊车司机
新的士兵,勾头,手握操纵杆
用铁斗水泥作战,又去湖里舀水
铁手的醉汉,摇晃后,沉入湖里
又从我们眼里升起,铁斗,流出
三国的废墟小说,帝国的惊叹

       2021.5

《与石人游太湖》(二)

石人是东吴鲁肃头顶,移动的雁
我是诸葛遗忘的,藤萝小径
白鹭参与营造吴国水军,帆船
周瑜,飞越长江悬空的绳索
“我们看看不受人影响的太湖”
但头顶,战机在渔人码头急训
空中健身俱乐部,在锻炼肌肉
太湖,在波动自己三国的钟表
变幻的浮霞路,如同披着战袍的
孙权,呼呼的首领,站在江湖边
长成芦苇,鸟窝,摇荡黑团
浙江水下的闸门,铁墙落下
溇港一样,管理一个个夏潮呼吸
无尽的堤石,无尽加重的大湖细弦

         2021.5


《与石人游太湖》(三)

没有野鸭,却有白鹭
无意间,搬来一个空无的湖
石人开口,“苍茫最难形容”
倪瓒的山石,太湖的废土笔法
就画在野生的风中大湖
野性的摩托骑手,像挨了一鞭
白衣飞驰,年轻的旗
大撒把,从谜星的画中冲出
“年轻人就应该这样”
他的车轮,没有向谁投降
尽管那船,路,已化为流星雨
飘在批发废墟,磁针乱晃的世界里

        202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