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影子】伤水2021年6月习作

◎伤水



那年的雪不见融化

儿童节一过,你就老了
不仅如此
你死在八岁那年

那年你见过的人,离开得差不多了
那年的恐惧尚在
兴奋不见了,夏天一直被盖住
那年的雪不见融化

2021.6.2


好像

好像
一个虚构的人
从未相见,却是老友
她会说,老亲爱的
我会说谢谢
谢谢你允许我对你的想念

心有所系,是庆幸的事
虚构是想象力的锻炼
又与意识中对想象的控制欲望
形成对冲
锚,是抛下,还是提上?矛盾中
有船只摇晃的张力

而你不在船上,虚无的想念
是多么玄学的事。好像
动荡的舢板系在了岸边
好像,孤独的缆绳
摸到了那个返航的孩子,好像
失传的渔谣唱响了
干裂的嘴唇

2021.6.2


我已倦于仍然是我

海洋,已倦于仍然是海洋
——这是汪剑钊翻译的挪威诗人耶可布森
在《八月的岬湾》中的一句
读到这,在吃饭的我,右手放下筷子
左手摘了眼镜:我看到倦于海洋的海水
在八月纷纷冲上岸来
它们不想再呆在原来凹陷
它们前仆后继,无非要爬上来
而大地一片恐慌又无可奈何
这时候,我总站在大地一边。而为什么我
站在大地一边?无非我已经站在大地上
早上车的人总不希望后来者上车
我下车吧
我是没有目的站的乘客,或许也没有买票
我让位予一瓢海水
我不恐慌,我慢慢退居海洋
安心地尸位素餐
   
2021.6.3,天成山麓


爬坡

光秃秃的斜坡
小伙伴们低头往上爬
——从视频里看到
子冉和同学们
下午在爬太白峰
昨晚我也在梦中爬
一个光秃秃的
斜坡
我只往上爬
我爬得气力不支
只得转身坐下
才看到底部是深渊
没万丈,也有千丈
太吓人了
我继续往上爬
低着头,撅着屁股
很快到山顶了
终于,到山顶了
吁了一口气
放眼四顾
四周可都是深渊——

2021.6.3,天成山麓


巴浪鱼的新做法

对我是新鲜的烹饪
对他们而言
是最为普通的
讲解得甚为漫不经心
下面放盐
鱼身再放盐
在锅里蒸就是了
不愿意为简单多说一句
而简单往往有奥秘
况且,一切要旨都在于
实践
什么时候尝试一次
而巴浪鱼作为鱼的形象
在逐渐退隐

2021.6.5,天成山麓


这几天我在想大象的事

一小群大象
走出热带雨林
向一个令我们猜测的方向
笨重而稳健地
远行
人们让出了村庄、庄稼
和让一头小象吃醉的
酒糟
我也腾出了心里大部分位置
却不知如何将其安顿
我储存的东西,不知是否
合适和有效
我曾经描摹过你们
踏上我的屋顶,却不
踩碎一张瓦片
某个词语会逗留某条长鼻子
又卷起某个调皮的句子
甩到人世之外

2021.6.5,天成山麓


子冉的脸

你带着一张日晒并冰冻的脸
回来,仅仅游学十五天
却有了翻越太行山时日头的热量
登临太白峰时冰雹在脸上的划痕
秦岭的大风又把你的脸
任意涂抹了好几重霞光
你昨夜对你妈妈讲:爸爸很老了
是与其他小朋友爸爸比较吗?
你不做声了,临睡前你借你妈妈
手机听《踏山河》
我查询了这支歌
“四面楚歌的时候,把酒与苍天对酌”
你的嫩脸还可以被涂抹无数次
而我无法去除脸上过多的油彩
以返回最初的底色
我固守已有,等候你的靠近

2021.6.6三合潭


三行

那看过群山并翻越群山的人
回到了海边。从此他怀有巨大的秘密
将比海水深藏更多的汹涌

2021.6.8,三合潭


想写首有关烂柯山的诗

下午去爬烂柯山
还爬上了天生石梁的背顶
现在想写首有关烂柯山的诗
思来想去,还是抄录
郦道元《水经注》更有诗意:

晋时有一叫王质的樵夫
到石室山砍柴
见二童子下棋,坐一旁观看
一局未终
童子对他说:你的斧柄烂了
王樵回村
才知已过了数十年……

今天我也看到两个童子
在松树下一凹进的岩壁内下棋
用手机拍了下我就走了
那是两块石头在下着一盘石棋子
我知道人间千年
他们也不会再落一子

2021.6.9,衢州


登九峰山

我下山了,就如
我从没有登过。有谁记得
逝去者遗在世上的
喘息

2021.6.11,金华


一个有云的小日子

云是黑色的,在我离开的宁波站
醒来时,云是白色的
我知道已经进入闽南。在某站暂停时
我正困倦得要再睡过去
问了句:这是哪一站
然后匆忙抓下行李箱,冲了出去

从地铁诚毅广场站冒出头来
发现云被移到天的周边
好像一个光秃秃的头顶,毛发
被充军到次要的地方

小子冉瘦得我不忍心用力搂抱
妻在用不粘锅摊锡饼
我带来四个小粽子,今天端午
记起在动车上读了某公众号内文章
关于屈原,还有伍子胥
我留言了一句:相比,伍子胥具有
现代意识,可怜的屈大夫嘛
农耕意识的代表

2021.6.14,集美


挂在屋檐的月亮

像偷窥
挂在屋檐的月亮,乜斜着我
一走过芒果树就不见了
一生中有哪些东西有意无意地
等待着我
有些是运气,更多是
困厄。天上不会掉馅饼
也不会掉月色
晾一下,似炫耀,似勾引
但是。无数落空之后,我仍希望
有期待停在目的地
哪怕一场虚幻
月色落在手掌,多么确切,即使
天一亮就收回

谁握紧了我。谁又在狐疑
展开的纹路上,我无差别地施舍
确定我位置的,我
偿还你雪白的呼吸
蚊子教训一样叮跑了你
睡吧,散漫成没有形状的我
盈缺自如
虫声四起,无人围观

2021.6.15,天成山麓


遗产

人到了一定时候
比如我,看什么都是遗产
书桌和书桌上的书卷,紫砂壶和
紫砂壶内未烧沸的水
窗玻璃和玻璃外的树木
而指间的卷烟快燃尽了,烟灰
骨头一样
肉体在升空,一缕不易察觉的烟
我知道,江河一直在荒废
大海无谓地在咆哮
那些高山和山顶积雪,我一直
没有去过
它们就一直未能融化

2021.6.18,天成山麓


我没有叫过“爸爸”

小时候,奶奶叫我称呼父亲为"二叔"
为什么不叫爸呢
或为尊者讳
珍贵的称呼不能随便使用
我便二叔了很多年
妹妹会说话后,我有意识地
改口呼父亲为“阿叔”,把“二”字
偷偷掐掉

我属于乖巧的孩子
但二叔对我仍很严厉
我怕二叔,他在杨梅树下一咳嗽
我就赶紧藏起偷看的西游
或私做的弹弓
摊开作业本,一笔一划

叫“阿叔”之后,看的书多起来
阿叔会叫我替他写信
基本上是写给他领导的信,比如致
县教育局的局长
阿叔对我的信总是很满意
我知道他满意的是,我把他想说的话
合适地表达出来了
而合适总比准确更为重要

当我被二叔或阿叔责骂
就会想起家里大人所说的
我是路沟里捡来的孩子
怪不得连爸爸都不让叫,我
是个没爸的孩子

或许这使我过早自立
而自立后,在我也成为父亲后
才知道什么是父爱——

父爱就是父子俩互递纸烟
互给对方点烟,在烟雾里
看着新闻联播,却说你瘦了……
然后受邀讨论父亲反复提出的
永远也讨论不出答案的问题,就像
那些无解的数学题

真的,我从没有叫过“爸爸”
也就是说我爸爸无法死去

2021.6.20父亲节,天成山麓


暗昼

天暗下来已经有一会儿了
闷雷也滚过好多回
我和树叶都做好了准备
可总不见雨水下来

欲来的前兆被我们掌握
并且信以为真
而事实总给我们教训:必然往往
是偶然。轻信,失败的前兆

2021.6.21,天成山麓


危险的部分

相对黑夜,白昼是
危险的。正如针对活着
死亡是危险的
比如孩提时,我不慎滑落杨梅树枝
抓到底下竹子的尾梢
不料竹子不负重,歪倒下去
我一身冷汗
又不料竹子慢慢地
把我弯到地面
后来经历过数次类似的危险,比如
穿过天台石梁
比如挺立披山岛悬崖
比如经历资不抵债又现金流干枯
比如被推进手术室
醒来时耳旁一阵哭声。看着天花板
我知道比我早两分钟推进来的
不能睁眼瞧见天花板了
噢,危险就在安全的背阴
转转身就看得到
据说不作死就不死,危险的部分
教我明白与生命无关的都无关紧要
比如大好河山。比如历史丰碑。
带着危险活着,活着一直在历险——
那几棵把我稳稳地
放到地面的竹子
使我大悟:生命的依托,恰恰是韧性

2021.6.25,天成山麓


脱离

屋外经常有“浜”地一声
树叶和草丛知道
我也知道:那是初夏的芒果
忍不住
向成熟的飞跃
以自杀的形式,奋不顾身

我会捡起那些芒果
瞧瞧。有摔裂的,有完整的。
又放回地上

2021.6.25,天成山麓


丢伞记

出来时没雨,又一次
我把雨伞落下了

需要时分才会记起

而从不曾忘却的——
是爱,和
夜幕中的大海

2021.6.25,天成山麓


出太阳了

想去前面的溪流看看
但我如惯常那样,想而不动
当我说出,我就得前往
言行须合一
所以,更多时候,我压抑着愿望
采取收敛的方式
不是溪流有多吸引人
比这更为湍急的,我都涉过
至今保持历险的心情
看马洋溪能流哪里去?大海也不是
唯一的方向
水在低处。我的大海在空中
那些飞翔的鱼
都是我放生的
当我自我暗示,不泄露机密
如雨烟撤出天成山麓
总有一个孤绝之境让自己喘息
我可以发霉
但不可被凌迟
翻出身内的灰暗,阳光也惭愧
留给你向阳的一面
我仍呆在背阴

2021.6.26


院子里荒草一片

已是夏天,草肯定长得好
没想到长得这么好
我不是一点功劳也没有
首先,我知道草是除不完的
我就不除它。不动,就有功
其次,我是唯一看着它们
长势的人
目睹了整个过程
这简直,唯一,至要

2021.6.28厦门


影子

我想写的一首诗应该跟影子有关
树叶打在地上的影子
随风有些移动
重要的,我想说出我自己的影子

我没有思想,我的影子有
我没有记性,而我的影子有
我想好好活着,而我的影子
常常义无反顾
随便被车轮碾过,随便跳楼
最记得有一次我站在海岬的这边
夕光把我影子长长地拖过海湾
把它吊在那边海岬的灯塔
从此我移动得很慢
感到特别累
多数时间只能静静坐着
以免拖动那座灯塔
和海岬,以及拖拽一海湾的涛声

2021.6.30,集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