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奸在床(外十三首)

◎芦哲峰




《九弟与九哥》

我微信上
有两个诗人
都叫九
一个叫九弟
一个叫九哥
九弟是60后
九哥是70后
九弟比九哥大
九哥比九弟小
我想他俩
如果见了面
九弟会喊九哥
九弟
九哥会喊九弟
九哥

2021.5.26




《瞎比方》

小莫问我
现代诗有几种
我说大体来说
有抒情诗
意象诗
口语诗三种
她说那童诗呢
童诗属于
单独的一类吗
我想了一下说
一般不太提
她问啥意思
我说这就好比
我问你小说
有几种
你跟我说
有现实主义
浪漫主义
现代主义等等
然后我问你
那童话呢
她说哦
那我懂了
她懂了之后
我有点懵
搜了一下
童话好像
不归小说管

2021.5.25




《看齐》

写了两首
擦边小黄诗
发完之后
媳妇说
你看不到
朋友圈里
别人都在
发啥吗
湖南卫视
今晚的
快乐大本营
都不敢播了
你还不赶紧删了

2021.5.22




《榴莲味儿的JB》

女友刚吃完榴莲
就来口我
被我一把推开了
“我可不想把JB
弄上一股榴莲味儿”

2021.5.22




《捉奸在床》

休息日上午
大象和媳妇
光溜溜躺在床上
王小拧突然
发了个语音邀请
给大象弄得
手忙脚乱
事后大象
在群里说
明明我跟媳妇
是合法的
为啥会有一种
被捉奸在床的慌乱

2021.5.22




《老了以后》

朋友在群里
发了一张照片说
芦花哥,我觉得
你老了以后
会越来越像他
我马上搜了一下
是个70多岁的
美国摇滚老炮
叫史蒂芬·泰勒
着装颜色乍眼
配饰夸张
一头长发
又酷又飒
我说好的,我尽量
另一个朋友说
要一定,不要尽量

2021.5.22




《我把纸巾又揣了起来》

地铁上
一个姑娘
在流泪
我掏出
一包纸巾
想递给她
又觉得唐突
就想等
到站时
再给她
结果我到站时
她也到了

2021.5.20




《藏谚》

我给她念一条
西藏的谚语
“财富如草尖的露珠
生命如风中的残烛”
她说
发现没
露珠能一下子
灭了残烛

2021.5.16




《长死了》

50岁的老张
做了变性手术
三年后
她把为他
做手术的医院
给告了
原因是
阴道长死了
院长在法庭上
愤愤地说
那玩意做完
是要用的
她一次没用过
还能不长死?

2021.5.12




《尬聊》

桔子想组一期
关于尴尬的诗
她先问了周晋凯
周晋凯说
他有三年都没尴尬了
她又来问我
我好像每天都在尴尬
想起有一次
我和十六楼的邻居
一起坐电梯
他是开眼镜店的
我戴的眼镜
就是在他家配的
在电梯里碰上这种
半生不熟的邻居
最要命了
不说话显得尴尬
说话又不知该说啥
那次也一样
我看了看他
他看了看我
我们俩都没说话
最后还是我
勇敢地打破了僵局
我问他
您老高寿啊?
他愣了一下说
五十八

2021.5.9




《三清殿》

五龙峰
山脚下
有一殿
匾横其上
名曰三清
进去一看
左边是
公明、关羽
右边是
比干、范蠡

2021.5.7




《简单》

秋子
发来一首诗
四句
我说
留下前两句
就挺好
他说再想想
感觉太简单了
我觉得
他应该
再想想的是

要复杂干嘛

2021.5.3




《拧》

王小拧
的拧字
有三种读音
分别是
ning
的二声
三声
和四声
我问她
你的拧
究竟是
第几声
她说都行

2021.5.2




《邢东与刑东》

邢东是我哥们
刑东不知是谁
邢与刑
形相近
音相同
邢是开耳
刑是开刀
显然还是
刀比耳酷
如果我是邢东
笔名就叫刑东

2021.5.2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