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诗作11首

◎林思彤



〈格雷小姐的时尚哲学〉

格雷小姐的穿搭很巴黎
墨水和奶霜;爱恨和时尚
都必须棱角分明
她得体的展现终极灰
宽沿帽,小圆裙,还有高跟玛莉珍
对应天气和今日占卜的提醒
一张薄唇,抿住熔岩流泻的热情
低明度的天空为她折射忧郁的彩虹

格雷小姐严守米兰达忠告
以不同的造型代替辩护
衣帽间是米兰时尚周的私人包厢
此时迪奥的沙丘,正泛起迷雾
而海滨的玻璃,刺破她得体的微笑
一杯微凉的玛奇朵,矜持的优雅
告诉她,不要太快答应杨柳的邀约

格雷小姐的心情很狂野
只将彩虹的忧郁剪成碎片
不小心便扎伤长裙底下的吊袜带
让婴儿的呼吸,弥漫
覆盆子冰沙的酸甜

格雷小姐的凌晨很性感
开门暗号是极地夜蓝
核对后,紫玫瑰将在锁骨绽放
延伸并触碰耻骨的薄荷
交错而协调,像一场完美
却又无法分享的性爱


※注:诗中提到的颜色均为Pantone 2021春夏流行色彩。
墨水池:PANTONE 19-4016Inkwell​
奶霜:PANTONE 11-0110Buttercream​
终极灰:PANTONE 17-5104Ultimate Gray​
熔岩流:PANTONE 18-1552Lava Falls​
沙漠迷雾:PANTONE 14-1127Desert Mist​
海滨玻璃:PANTONE 13-5412Beach Glass​
玛奇朵:PANTONE 17-1221Macchiato​
杨柳:PANTONE 16-0632Willow​
婴儿的呼吸:PANTONE 11-0202Baby's Breath​
覆盆子冰沙:PANTONE 18-2043Raspberry Sorbe​
极地夜蓝:PANTONE 19-4105Polar Night​
紫玫瑰:PANTONE 15-3716Purple Rose​
薄荷:PANTONE 16-5938Mint​


〈格雷小姐的情尸俱乐部〉

格雷小姐的双人床是
堆满玫瑰的花园,不同
品种是不同的爱慕者
虚伪的蔷薇,庸俗的月季
不能使她挪动眼角
她嘲笑玫瑰是爱情的尸体
是的,镜中也有一具

格雷小姐出身高贵
虽然早已忘却伊芙伯爵
如何咬破少女的喉咙
随手抽出糖果雪山
拆解花苞,一如褪去衬裙
和红袖。这次的黑魔术
讨她欢心,转头抛弃安琪儿
玛丽亚和冰火对决,究竟
谁能让格雷小姐变色
将红唇擦上皇家的胭脂

格雷小姐的深夜
是最好的时光,月光泡泡
霓虹泡泡,都是她爱的
流星雨,她跨过腮红门廊
享用桌上的珊瑚果冻
朦胧的茱蒂,捧着蜂蜜焦糖
期待她能看一眼,最好
撇下蓝宝石,撇下耀眼的金辉
换一座格拉姆斯城堡

格雷小姐期待明天
会有怎样的诱惑和新的
爱人,新的情尸
堆在双人床
点缀她晃动的乳尖

※注:诗中提到的玫瑰品种:伊芙伯爵、糖果雪山、衬裙、红袖、黑魔术、安琪儿、玛丽亚、冰火、红唇、皇家的胭脂、月光泡泡、霓虹泡泡、流星雨、腮红门廊、珊瑚果冻、朦胧的茱蒂、蜂蜜焦糖、蓝宝石、金辉、格拉姆斯城堡,和诱惑。


〈碎月光〉

安静地向新月许完愿望
缓缓吹口气,释放自己
满地的碎月光,满地的碎琉璃
想你的时候,月光就锐利了起来
不握住就不会割伤

但我如何不紧握,碎月光
还是月光;你还是你
那个令我心碎又强大的你
想你的时候,打开音响
播放你读诗的声音
你读我的诗,你读我的心
你读我的身体;却未能成为我
但愿,你永不成为我

想你的时候,拾掇一地
碎月光;低声安慰自己
有你,不再寂寞
却陷入无声的孤独
那里没有人,那里是空的
那里只是一地碎月光
好用来划破掌心,将你
深深埋进我的感情线

碎月光,阻止我想你
的时候陷入冲动
撕扯该死的纸糊的月亮
谁欺骗我月总会圆
爱情,总是美满
而碎月光,碎月光
是我亲手糊上的一纸月亮
贴在你的窗前,是我倾尽所有
唯一的明月


〈禽人〉

最后,我们都成为
自己想要的样子
眼睛闪烁如星
流光溢彩,所有
隐藏在背后的怨言都现形
皮肤浮起一朵朵玫瑰

再多一点莫名的渴望
当天空无端哭泣。又有神
落下毛骨悚然的指令
喂养恶兽予灵魂
喂养纯粹的恶予灵魂
交换一双翅膀

便能拔去神的睫毛
刺穿祂的双眼当天空
无端哭泣。没有神
给予带刺的亲吻
宠溺肉身,且日益强健
成为自己想要的形象

最后,我抬起傲慢的指爪
磨磨嘴边的角质,对着镜子
整理一身斑斓的彩衣
再度确定自己
一直都想要这个样子


〈难眠〉

梦都是虚妄的吗?
记忆中的金急雨下了整夜
告诉我,仍有重来的可能
撑伞的手,是你

梦都是踏实的吗?
如此你就能松开掌心
让我降落,像一根松针
躺在梦的表层,慢慢腐化

梦都是摇晃的吗?
为此,我收紧呼吸
练习不同声腔,喊你
的名字时必须忠于自己

梦都是宁静的吗?
收拢绣球花,每一瓣染上
渐层的蓝紫色,因为你
喜欢我索吻的样子

但愿有那么一天
将我的梦做成你的
让你的手关上现实的门
这次我睡了,便不再醒来


〈深夜听雨〉

深夜听雨
断线的珠翠嘈杂
送来闺怨的韵脚
松手,木叶飜飞醉落

团扇半掩,沙洲
一片握在掌心
芦苇躺成袖口的镶边
鸿雁说好会来
锦书夹在诗集还没翻页

巷口卖樱桃的小贩
将一枚枚鲜艳的唇瓣
调理得清新可人
窈窕的小令,转过身
变成婉约的长调

银屏只用珠光为誓
丝绣为约,那年
看灯的佳人,被秋千
绊住禁步,锁深院海棠

终是一曲钗头凤
绣榻斑斑,深夜听雨


〈好人〉

我不能再写更多字句
乘载你的重量,譬如好几个
舍不得睡的深夜,一句
又一句的细语,搭建通往
梦的小桥。你总握着我的手
说未来,有我的那个未来
如此明灿闪耀

我再不能写更多的字句
收纳你的情意,每个
纵容我撒泼的时刻,都是
你羞于说出口的深爱
我知道了,你也就放心了

自你来后,犹如豢养一只
忠诚的食梦貘,我的噩梦减少了
突然尖叫哭醒的次数少了
颈背不再有抓痕,彷佛这世界
赠与我的苦难和污渍,不曾存在

自你来后,房间没有花束
却常有玫瑰芳香,我学会
对自己宽容,如此便能
被世界宽宥,彷佛我一直
是七岁的小女孩,天真无罪

说好再不写更多的字句
展示对彼此的爱,我学习你
将爱的心意,存放在每个日常
做一个温婉柔媚的好人


〈伞下〉

在伞下站了一夜
无法决定,要往前走
还是留下来

每个翻来覆去的夜里
有不同原因,还记得
那些以欢愉作为基调
的香味;也还记得
心脏迸裂的痛楚
不那么真实的真实

迸裂一次又一次
缝合一次又一次
锉磨一次又一次
伞下无眠的夜
终究又重复一次

雨嘈杂了整夜
伞下安静了整夜
没有一句
我爱你
或,再也不见


〈纯爱情〉

1.​
刚擦好趾甲油
迫不及待听见赞美
只好,抬到你的嘴边
赏你一口胭脂

2.​
春天来了,花粉来了
鼻腔酝酿一场暴雨
没有不小心,就是存心
要你当一回淋雨的人

3.​
君子有容人雅量
我新买的蕾丝内衣
也刚好容得下你

4.​
躺床玩动森,追剧
不煮饭。有什么关系
反正我可爱就很有用了

5.​
蜂蜜说不纯砍头
爱情不纯,就不能接受
名为情趣的恶作剧

6.​
这批很纯,男人也要纯
我枕边就有一个,但只有我
具备合法睡他的权利


〈诗神〉

我所信仰的诗,有神
二十五年来,我在圣殿徘徊
从未目睹祂的容颜
不知性别和形象

作为一个侍女,祂并不偏袒我
也没有宠爱,勉强算是喜欢
毕竟,我曾在睡梦中被祂
轻轻梳理一头枯涩的长发
在黑暗中被祂炯炯的目光垂怜
有时候听见祂的谕示
从心轮传来低低的呢喃

我所侍奉的诗神,也曾经
用祂的手抚摸我流泪的脸颊
教导我如何将泪水提炼为
三棱镜,投射彩虹。我仰望的神
总在意料不到的时刻,为我
修补断裂的字句--

将祂温柔的唇,贴上我的额头。


〈送你〉

送你漫天鹅毛,充作飞雪
六月了你该去喊冤
送你雨滴,黛玉亏欠的眼泪
另一个泛滥的隐喻
我要送你深深的情意
愿你日日晴好,现世安稳
再给你一个原因,抵抗所有
恶意的安慰,善意的嘲笑
请留给我一个洁净的餐盘
容得下我送你的心,心哪--
值得珍藏却总被贱卖的东西
谢谢你,以后我没有了。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