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兵专栏 ⊙ 什么能让风苍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空白(组诗)《特区文学.诗》2021年第6期

◎吴兵



羞怯
对着天空羞怯
只因怎么也表达不出爱意的辽阔

无奈。多久再握一次手呢
持续的羞怯隐身云朵

由暗暗变成公开。接近
自己了解自己多少

与生俱来。雨冷,身热
深谈未及寂寞


多么
由轻及重
有钟可撞
多么从容

由近及远
有音可听
多么自得

由下及上
有鸟可飞
消失比什么都难预料

由虚及实
日抵西山
红脸的孩子,我多么爱你

星星
路边石子被踢飞
它骄傲地凌空了一会儿
不知所踪
可能它还会被踢飞
继续它的骄傲

多少踢不到的石子
在天上飞
落地之前
我们叫它星星

空白
不忍将足痕和芦笛分拆
还有爱过的人
以及许多渺小

不被惯常的语句粉刷
喜欢空白
不被无辜

留给信马由缰
留给唇印——
转世的花蕾

稚气的河谷
我们沉睡,我们来过
我们陌生


信仰
我想知道一粒沙的信仰
是在干涸的河道或偏远的海边
把渺小的坦然赋予日月
还是被掺进别的物体
忍受着挤压

我想知道一粒沙自己确立的信仰
是不是像自己与生俱来的颜色
那么金黄


俗世
越来越轻薄的被子
越来越保暖

小小的俗世
本是俗人

酣睡于喧哗之中
轻薄区别于凉薄

本有小葱拌豆腐之乐
本有孤身出入深山之快


局限
一片林子里空走
黄叶满树
如果其中之一落下来
发出一丝
与空气磨擦的细声
一定会像一个生物弱极了的呼吸
命若游丝啊
由此及彼
统统都落下来
即便深藏了阳光、雨露和感激
依然改变不了彼此的局限
靠近些

火苗
周身摇晃着一朵朵火苗
每一朵火苗的生成
都始自一首诗的焚烧
披挂着一身火苗短暂谋生
大汗淋漓和大雨滂沱
都浇不灭

爱与被爱

我与这些取暖的火苗
一去不返

安慰
姿态千差万别
紫与红遥相呼应
一块土色瓦当,长乐未央
烛光已弱
小心地包裹好褪色的欢娱

尘封的迷恋,掩埋太多
即便动荡如沙尘暴漫卷
不过是死而瞑目
挥霍太多,飘浮的华丽
比蝴蝶飞过还显得奢侈

风华绝代
从低垂的幽兰花中
抽取一根素丝
微不足道的安慰
不需要缠绕


存在
一群石头在地下沉睡
走过,跑过,顿足过
我们各自隐秘

草木、溪流有更好的方式
懂得彼此的存在
懂得坚硬和柔软的离合

它们我不一样
而我的心情一样
尝试放弃

像花开了又谢落
我们有着一样的沉睡和苏醒
以及最后忽略一切的平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