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6月诗存

◎金辉



2021年6月作品


《等红灯》

 
三辆加粗加大的电动自行车也在等红灯,
车后面装载着电动工具,车上面
跨着三位低眉顺眼的工人,从穿衣打扮和
面容上就能看出是进城务工的农民。
我跟身旁的老李说:“他们为这个城市
做了很大贡献,有的已经进城十几年了,
我们应该给予他们最大的尊重,
至少应该像个城里人那样不用低着头看人。”
其实老李也注意到了他们,对我说:
“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城市面貌。
你看春节的时候,他们一回乡,
我们的生活就很不方便。呦,绿灯了。”
我回头再看,那三辆电动车早已经
窜到了前面。老李的电动车最近出了点故障,
一直也没时间修,我只能迁就着他,
抢在黄灯闪起时我们才过去。
世界只给了我们十五秒的心愿(不是机会),
谁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
 

 
《磁石》
 
 
许多年来,每天早上出门去上工的时候,
我都会在怀里揣上一块磁石。
其实金姓只是我的俗姓,至于我的真姓,
我也努力回忆过无数次,但是
已经没有一点记忆。现在,我是
我先人的唯一后人。我也不知道他们
繁衍了多少代。他们交代给我的
唯一一件事就是要不停地去寻找,
用一块有磁性的磁石,但是不吸引任何金属,
具体要找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怀疑我的先人也不知道。我只知道
如果遇到它,磁石就会产生巨大的波动。
这和一条路上狗没什么区别,没有目标地乱嗅。
许多年来,我的身体越来越弱,
我现在大概能理解我的先人们为什么
多不长寿了。为了寻找那即使些微的波动,
我们都耗尽了心力。如果我干的这件事是真的,
我不想把这个秘密告诉我的孩子,
希望他们都活得长远。那密藏或许在海底,
或许在山里,但是我被束缚住了,
根本没有可能去那么深远的地方。
有一天,我会告诉孩子们,世界上
根本没有一块磁石能吸引那莫名其妙的东西,
但是我确实是为了那东西而死的。



《人间指南》


四十六岁头上,金辉居士方才学问初成。
山门外,临别之际,居士回首
再施一礼,问师父可还有别的吩咐。
师父说:前路漫漫,人间本是个迷幻阵,
看似天真,实则万分凶险,
但不管怎样,只管走路,不要
贪看脚下,泥泞也罢,污秽也罢,
眼睛却要紧盯着天,只有天上的日月
能指引东西,北斗七星才能分辨南北……



《吃水果》


和尚行脚经过市场时忽然想起
山上的果子,不由得齿颊间生起酸意。
按照本心的驱使,和尚走进了
水果店,他想乞一些水果吃。
人们看他是个真和尚,便递给他一些
苹果、梨子,大枣和葡萄。
但是他忽然愣住,他想吃果子的意愿
并非因为饥饿,而是一时
口腹的贪念……于是他拒绝了
人们的好意。很长一段时间,大概是两三年,
和尚一直在冥想这个问题。
尽管人们给了他免费的水果,但是
他依然没能吃到水果。
非餐时、非饥饿,再动吃东西的念想
是不是贪欲?如果是贪欲,
如何才能吃到水果?这是个大问题。



《塔》


反正我知道的几个县,或者县郊或者中心地带
都有一两处古塔,但大多都有些“皮外伤”,
说明历史多少都有点沧桑。
这些前朝留下来的建筑形制不一,
但是之前的用途大概是一样的。
历尽了几百上千年,不一样的,是塔下的
各个城市。八百年前,这座城市
依塔而建。八百年后,这座城市的
治理已经不再关乎塔的逻辑。
我们或许可以从中看到意识形态方面的
巨大转变:曾经作为精神性存在的城市,
已经转变为纯粹商业性城市。
塔周三五里,是东北亚皮革交易市场,
星罗棋布的羊汤馆子,连锁超市,以及
正在蚕食这个城市的房地产中介。
正是这个新的商业化的城市,使得一群新人
崛起了,他们因做生意而发财,
或通过其它投资而致富,传说有
地产商人潘德富和连锁商超持有人李凌合,
以及干小额贷的暴发户墨丹阳,
其他的几个都是地痞流氓。



《比俳句多一行》


早晨吃饭的时候竟然在米里发现一个稻壳,
这是多么令人惊喜的发现。想想
已经很久没回乡下老家了。乡人大概
已经多不识我。见面当问:武陵人贵姓啊?



《看大海》


阿弥陀佛!
当我第一次站在海边看见大海时,
不由得心底生起一丝悔意。
没有想象中的无涯无际,更没有惊涛拍岸,
海浪似乎很疲倦。
眺望海的尽头也不过三五里,
好像一枚小小的水滴,
正不舍不弃地撞击着一块大青石,
仿佛要洞穿这地球。
这悔意大概源于我小时候对大海的
无限憧憬。在我父亲的肩膀上,
我曾经使劲眺望过远山,
我父亲说,那山梁的后面有一片大海。
但是,为了抵达那远山、那大海,
耗尽了我半辈子的时光。



《百年沧桑回头看》


过去的一百年,珠穆朗玛峰又抬高了一公分;
过去的一百年,人类生息的土地上
燃起过几把战火;过去的一百年,
勤奋的苍蝇已经繁殖了一千二百代;
过去的一百年,造物主又神奇地衍生了
百十个物种,但是也灭绝了三五个物种;
过去的一百年,美利坚合众国变更了
二十位总统;过去的一百年,人类的体温
下降了0.4 摄氏度……但是,这些
沧桑变化都抵不过过去一百年里,
女性剖腹产手术的成熟和普及,至少是
人类又多了一种通往这个世界的方式。



《野蛮行径》


我见过的最大的野蛮行径
是荒郊野外,野生野长的五棵桃树
从辰戌丑未申五个方位上
活活绞杀了一棵已经
碗口粗的松树。烈日下
枯枝上,至今还悬着几枚不知
何年何月的瘪松果
只是不再发出任何声响



《晚期癌症》


我们单位从劳务市场雇了一位保洁员,
四十几岁的一位女同志,
走路轻快,干活也麻利,
很快赢得了楼层里一众人等的好感。
但是前一阵子我忽然察觉
她变得极卑微起来,进出各屋总是唯唯诺诺,
因为一点小事儿而道歉半天。
再后来,忽然有一天不来了。
办公室的人说她得了乳腺癌,已经晚期。
早期的时候她自己也知道,
但是没治疗,就这么一直等着,
直到晚期,已经不能再治。
她还说,死是一件很羞愧的事,
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我们仨》


今天早晨,有人看见我和一鸦一鹊在一起,
在同一片草地上,就我们仨。
是的,那时我们交流了几句鸟语
和人话,随后就各自飞走了。
那鸦雀问我:佛说“情与无情,同圆种智”,
那我等鸟类何时才能成佛?
我却不知如何作答,只能说:不知也不知也,
你我并非同一种群,我尚不知自己
何时正果,哪有闲暇关心你们。
在此停留这片刻,我只是想
拖一下人类文明的后腿儿。



《蝴蝶效应》


小王庄的一只狗叫了,一开始是低吠
后来是一连串的狂吠
凌晨四点多,正是群狗多疑的时候
于是隔壁的狗也跟着叫
全村的都开始叫
李丁村的狗听见了,也陆续
吠叫起来。事态开始有失控的趋势
临近县城的康嘴子村的狗
也开始狂吠起来,县城里的狗
也不安宁了,贵妃犬、金毛、哈士奇
都跟着叫起来,全县的狗
都紧张地盯着每个路人
好像每个人都是犯罪分子
等警察跟着警笛闯进小王庄的时候
我还在啃着那根多汁的肉骨头



《颈椎病》


例如猴子,准确地说是大猩猩,
还会模仿人类的姿势睡觉,
仰躺在地面上,眼睛直视着天空。
人类可以这样睡上一夜,
但是猩猩仅仅几分钟后,就会因为
脑部供血不足而爬起来起重睡。
人类因此发明了枕头,
但是由于忧虑,由于经常在睡眠里
模拟死亡,由于长期深陷在
信仰的深渊里,人类会发作颈椎病。
颈椎病的最大问题是只能仰视,
再不能看低处的事物。
猩猩因为没有枕头,从未患上此病。



《药方》


我给自己开了一张药方——
这大概是我近十年来,用功最深
且从不为人(包括妻女)所知的一件事,
那就是钻研大葱种植技术。
有时候我要考证一些技术参数,
有时候要根据四地农时的不同,
修订一些谚语。比如
预防灰霉病的主要措施应是
多施农家肥和磷钾肥,而不是打农药。
比如谚语“立秋栽葱,白露栽蒜”,
说的是指山东地区,而东北
要根据气候条件提前十五天。
加之这几年星云气象极不稳定,
比如去年夏天较为干旱,今年夏天又多雨,
这就需要经常更新技术资料。
——因为二十几年前,我母亲跟我说:
“日后你精神失常的时候,可千万
别满大街捡烂葱吃啊,我会死后不安。”
我母亲说的或许是对的。



《不死》


前面的老妇人在经过一片树荫时
忽然停下来,让怀里的孩子够那树叶。
那孩子大概刚新生不久,
还不懂她的话,于是她牵起孩子的手,
轻轻地触摸了一下那树叶。
我也走过去,停下来——那是新生的
榆树的叶子——我也摸了摸那树叶,
这样,我们就都不会死了。



《多肉帖》


餐馆里飘着烤牛肉的香味,
火葬场的烟囱却从未飘出同样的香味。
我问餐馆的伙计:什么部位的肉
最好吃?他说:瘦肉受到普遍欢迎。
可见,肥肉的价值远低于它的脂肪含量。
即便在焚尸炉前,如果过度肥胖,
也有被肢解后再扔进去炼化的可能。
可见,胖子在任何地方都不受人待见。
更甚的是,肥肉越多尸臭味越大,
躺平的躯体根本等不得三天。
既然如此,当死亡真的来临那天,
多肉的表情还是要毅然而决绝一些。



《奢侈品》


我最神秘的朋友是干考古的朋友,
但是我们很少在一起喝酒。
喝了酒手会发抖,他说。
但是有一次,他还是喝得很激动,
好像有一处新的重大的
考古发现。借着酒劲,他神秘兮兮地
告诉我:别他妈的信外国人的。
这次从地下起出来好几个女人的包包,
妥妥的奢侈品,几百年前的东西,
品相都算完好,只有LV牌的
碎成了渣渣,根本就不是真皮。
我跟你说啊,LV这东西
最好别买,成不文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