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蔚然的诗2021-6

◎叶蔚然





奇迹

我很好奇
人们怎么解决心理问题
尤其人到中年
保持倔强
拒绝和外部世界和解
没什么朋友
可以独自
走出阴霾吗
如何做到的
无心
——陷入崩溃
也能平静地
重新面对生活
如何做到的
你的一切将不再有选择 也就是说 再没有梦了
如何做到的 一退再退如何做到的
戒掉烟酒只喝茶
  放弃吗
退而求其次 再次
当所有的人
离开你的时候
没人真正爱你
除了绝境
你还是睁开了眼睛
醒来
我是谁
我在哪儿
这为什么是我的生活啊
如何做到的


写作


我还是太正经了
字正腔圆
可能
小时候
红星闪闪
看多了
还真不是
我是小学
三年级
家里
才有
黑白电视
我们
都不会
太幽默
因为
我们的时代
太幽默

我们都不肯
对自己
捅上一刀
看看身体里的
“正经”
都是什么
我还是太正经了
有时候
突然
不正经
把自己
吓了一跳


诗集


最终出来的一定是反复磨合的一个结果
这和一个年轻导演面对的审查制度
应该是一样的
不太可能完全体现个人意志
——也还是会有留存下来的
——比如那个阶段你是在表达绝望 每一首
全面清空
也不可能
因为就渗透在里面
不会重来不会修饰只是删截
这同活着的人也很像是不断适应周遭的一个结果  人是复杂的 绝望里隐含热望
你不自由
是放弃的还不够
伟大的作品是
不断触碰边缘的结果
有一两本拙劣的诗集存世也不错
如贫穷的武士斜挎两把骄傲的剑
看着可笑 有仪式感的那种站直也不错
任风吹过你柔弱的身体 潦草的时代和星球



祝福


海水围住一座城
至少是从三个方向
永无休止的
冲击它
不舍昼夜
海边布满礁石
氤氲中
一个个
探出黑暗的
头颅
礁石上嵌满
坚硬的
蚬子壳
一层层
疤疤癞癞的
轻生者
正用尽最后的力量抓住它
——他突然不想死了
在面积更为辽阔的海域之中
你看不到这个
我是说从高空中的 夜航飞机的小小弦窗
你看不到这个
看不到也好
只见
璀璨的光吧
这情景
太适合
倚窗
耽于过往了
但愿
你是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大连恐怖故事



你说多可怕
走在路上的人
说没就没了
那条斑马线
很多人都走过
那样的车
都见过
那么
坐在车里的
是人是鬼
背后的
鬼故事又是些什么
有些事
就是这样
匪夷所思
发生时又
合情合理
你说多可怕
有人从桥上跳下去
义无反顾
溅起水花
不是一次了
(那桥据说和韩国釜山的一座
极像)
现在它建筑在这里
大海边
而立于黑石礁上的人们
静止不动
突然齐齐向它
望去



混不吝



还是我们这些人
把这时代应该有的诗
给写了
交代了这个现场
以外
皆是
太虚幻境
那幻境该由酒接管
不是诗人
而艺术这东西
则让人发疯
——艺术家也要有自己的生活
如哲学家所言
不自杀
好好说话
比啥都强
就像此刻
疫情的风暴眼中也
该吃吃
该睡睡
写诗
天塌不下来啊啊啊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