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镜子里的风凝成雨滴(11首)

◎术香




无声哭着的石头
 
三三两两走过,
有人,有兔子,有老鼠,
静静的石头,
它分不清谁是谁,
哪些是哪些。
 
哪会儿有谁来,
哪会儿谁又去,
没人告诉石头,
缺棱少角的石头,
青一半白一半的石头
不摇不动的石头。
 
有人把驴子拴在石头上,
有人举起锤子,要敲掉一块,
有人写上黑色大字:有人占下。
兔子窜,老鼠跳,
石头没有宁静的时刻。
 
石头是硬的,
可硬不过乱七八糟的身外之物,
谁都可对它有想法。
无声哭着的石头。
 
 
冷月
 
夜宿山间,
看不到天边,
天边就是山顶,
与天相接的地方,
月亮刚露出脸来,
俯视幽谷。
 
孤独之月,
没有万家灯火相映,
更觉凄凉。
抚摸地上夜色,
拍一拍石岸上的月色,
雪花打在手上,生疼,
仿佛有冷提前到来。
 
遥远的十一月,
镜子一样虚无,
却总在月光里映现,
雪从未化去,
麦苗亦未曾长高,
说话的人,走路的人,
贴着小径一侧,
一遍遍走过,走过……
有什么瞬间断开,
碎入镜子。
 
有些事如影随形,
越寂冷的地方,
越喧闹越澎湃。
 
 
与安静的事物
 
我喜欢与安静的事物,
相对,相视,不动声色。
 
观察,思索,写作,
对着山川,对着河流,
对着一草一木,
即使有风,
也不能吹乱原有的平静。
心在心里,心握着心,
心拥着心,
一对一地交流,
一对一地抚爱,
谁也无法进入,
更不能搅扰。
 
即使身居闹市,
也似面对群山,
寂静而高远。
走过千山万水,
阅遍苍凉人世,
一颗心颠来倒去,
犹是最初的柔软。
 
自己给自己设置的格局,
只能放下不动声色的影子。
 
 
被掏空的石头
 
石头人为被掏空的部分,
已不属于石头。
蝙蝠来了,野鸽子来了,
争相占据有利位置,
不言不语中,
构建自己的美好。
 
石头在上,在左,
在右,偌大的石洞,
所有想来的都能来,
而守得住的,寥寥无几。
时光叙事性地铺开,
从上到下,从里到外,
一一清点,
来过的,走了的,
痕迹处处,处处模糊。
 
时光盘坐,时光抖颤,
时光跨越时光,
怅望完整的石头。
结构缜密的石头,
沁凉入骨的石头,
不说话却处处表达心意,
时光进进出出,
小禾苗一样栽入石头,
石头被嵌进时光,
任谁疯狂,也掏不空石头。
 
 
船影里
 
感觉在船上时,
其实一直在船影里,
滔滔水波,只是人间遗落的絮语。
 
没有真实过,
四季更迭,仿佛只是彩笔挥舞,
随意点描,便是一瞬灿烂。
 
舞台搭在船舷,
歌声缭绕画檐,
笑脸与妩媚,闪电般刺目,
影子晃动,晃不走前世虚无。
一棵稻草浮于花红柳绿里,
轻薄之人行走,
斑斑点点,皆为无色,
痕迹上飞着亘古传说,
逝去的,留存的,
花瓣一样芬芳,
弥漫于影子,醉失于影子。
 
一想就乱的日子,
一说即旧的日子,淹没于影子。
在我走过的一刻,
抑或半生,一条河已趋于干涸。
 
 
已复活成一粒光
 
你有多明亮,我早已忘却,
你有多黑暗,我早已忘却。
 
人间有太多的明亮,
太多的黑暗,
此处种子发芽,
彼处植物开花,
大片希望,大片云朵,
足够我来消费。
我的小路,我的小船,
我的轻风,
会带我去你不知道的地方,
比你明亮和黑暗得多的地方。
 
我不会被动地坐在地上,
被月光抚慰,
我要睁开眼睛,
露出微笑的神色,
与月光反复说话,
包括月光之外黑暗与深渊,
都在你的肩膀之上,
你的头顶之上。
 
金秋之际,
被你揉碎的叶片,
已复活成一粒光,
参与秋天的明艳。
 
 
从不凋谢
 
即使在冬天,
那里也是鲜艳。
除开行人的脚步,
除开空空的心室。
 
月光老去,寒风老去,
一棵槐树及半条小径,
依次老去。
内含的声音、手势,
及万条思绪,
却春天一样温暖、可爱,
怎样热与怎样冷,
都不能影响其状态,
不茂盛,却七彩如画。
 
山前山后,
总被一种天气表白,
雨后初晴,清新、清爽,
每一块石头,每一粒土,
发出银铃般的响声,
召唤春草,召唤绿色溪水,
跃出自身的美好,
浩荡于天地,渗入云朵,
渗入石头、土层,
脱胎换骨的光焰,
自上而下浸染,
一种色彩,光芒不落。
 
 
一个故事的尾声
 
被春天想起,
一条河刚刚冰冻,
两岸月光沉沉浮浮,
托着蝴蝶的翅膀,
被寒风席卷。
 
被想起时,烟花碎破,
长夜云朵多姿,
却没有颜色,雪花内外,
麦苗上嫁接果树,
成行,成片,寂静,
辽阔至无涯。
 
春天有多远,
被想起者噤声,
脸庞是别人的,
牙齿、舌头都是别人的,
别人的饭碗里,
落满自己的头发。
 
一条河的凄冷,
一片树的静默,
一个人的郁闷,
悬在天空,被春天想起,
被相关不相关的时光遮覆,
是一个故事的尾声。
 
 
风占据河床
 
没水的季节,
风占据河床,任意涌动,
肆意横流。河岸有多高,
风有多深,狂奔,狂笑,日夜不息。
 
风的漩涡,风的浅滩,
风把风扬得很高,
又把风压得很低,
风把鹅卵石当作一条鱼,
抱着鱼向前,抱着鱼退后,
河里石头都长了鳞片,
阳光下,闪电里,
闪出风的前世今生。
 
一面镜子飞过来,
风抱起镜子,
镜子里的风凝成雨滴,
一滴滴敲在河床,
敲打风的羽翼,
风拖不动身躯,
风在把镜子松开,
风蜷回自己——
河床里布满风的影子。
 
 
空山之后
 
空山之后,空山,
空山叠叠,
掩去岁月的沧桑。
 
风含着色彩,
吹黄草地,吹红树叶,
吹紫果子,欢喜是空的,
动情是空的,
红尘蒙面,是空的。
 
一线山泉,几粒飞瀑,
动听的人间藏而不露,
揣有画幅的古人,
躲于云烟深处,
捂紧路口,闲人免进,
闲言少叙,
安静的石径上铺满镜片,
飞鸟掠过,掠过的是气息及情愫。
鸟语声声,在镜子里婉转。
 
前世之空,永世之空,
落入空山的缝隙,
一滴水珠,洇出一幅小画,
画是人家,画是闹市,
被空山拥抱,
空山之空,空置虚无。
 
 
井的存在
 
一口井,它是一个点,
不是圆心。
方圆多少里都与它没有关系,
井水已安静多年,
扑入的风,也安静多年。
多年安静,谁都忘了说话,
忘了自己是谁,来自哪里。
 
远处和近处都有灯火,
一家,两家,千家万家,
一样的概念,
看不见,看不见。
有人咳嗽,有人吵闹,
有人把一只鞋子扔向空中,
会飞的鞋子,
鸟儿一样疾飞的鞋子,
掠过井口的瞬间,
闪电划过,雷声响过。
鞋子落入花丛,
或落入泥沼,一口井看不见。
诸如细小末节的,
诸如恢弘壮观的,
哪一处喧闹,哪一处寂寞,
都不知道井的存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