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行体《觉诗》第六辑

◎老英在野





*

猛地一下痉挛,把我自己惊醒
在梦里,我差点滑倒
原来脊椎里也储存着对危险的记忆

那么我的诗句,会不会也是一种装置
不是文化,不是传承
而只是对苦难的一阵痉挛

*

我总是找不到笔帽
很奇怪,水笔为什么不能统一规格

我能接受的理由是:这是国情
所致。不应该统一

好吧,就让我的笔
都戴着不是它自己的笔帽生活

*

现在回想,父亲只活在三个瞬间
他在堂屋席子上给我讲解《精卫填海》
他从医院病床上腾身而起

他央求我10岁的女儿陪他
推着自行车转过我家楼下的转角,回老房子
后座上一只小木箱,是他的全部家当

*

往往,太空最近
大海最繁忙
旅人走路最少,看到的也不多

批评家最值得批评
诗人最缺乏诗意
卫生工具,最脏

*

镜子前,你需要独自面对你自己
不需要任何人

世界很大,因为你越走越远,一直走
到再也无法前行的地方

那就是镜子的边界,你需要借助它
再自己走回来

*

一颗李子,在清晨的树梢上高高地闪光
妈妈在塘边捶洗衣服,一下下拍着大刘庄

终于我没有忍住诱惑,试探着往上爬
它是那么细弱,绝对承受不了我的重量

当母亲发现,我已经吃到了李子
是那颗树弯下腰,稳稳地,把我送回地上

*

一有空闲,我们就去河边的沙滩
在树林里放倒自行车,在河里淌来淌去

夏天也会脱得精光泡进水里,大车
曳着尘灰,从铁板桥上哐哐经过

秋天,树叶在高高的树顶翻落
在越来越光秃的枝杈间,在我们头顶之上

*

梦神,你为何把我叫醒?是
有话跟我说,还是叫我记下刚才的梦

或者只是让我想想离世的亲人
跟他们再待一会,想想过往

你叫醒我,给我另一个梦?接续
上一个梦?还是要用新的梦串起我的一生

*

当弟弟跟我说起,他曾在我身边
差点淹死,我非常吃惊

我们远房小舅一把把他拉出水面,他大口
咳嗽呼吸,我还以为他在搞笑

想想我也有一次,明明身边都是人,就是喊不出口
静静往水底沉去。大姐夫轻轻拉我一把

是不是每个少年都曾被淹死过一次

*

越老,醒时就越比睡时多
昼夜失效

睡眠,仿佛少年没吃完的半块黑糖
挑逗迟钝的舌头

好在上天眷顾劳作后的疲倦
醒来就当是白天

*

我相信爆炸论
也相信怀疑论
好像互相矛盾,当然
我不相信矛盾论,因为它用统一消灭对立

爆炸产生太阳,这个愤怒的青年
是地球的第一生产力

*


我们是文化人,既讲原则
又彬彬有礼

我们也喜欢拼酒,用痛苦击败对方
更多时候,我们借酒言事,在开会前完成统一

当然我们也在桌边等着某人失言失态失身
酒是文化,我们是文化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