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自己

◎路云

两栖生活

◎路云



诅咒城市而不是喧嚣
寂静要了街道的命
因此热爱诅咒等于热爱生活,
少油,少盐,
微辣,
嘴巴创造出新的表达式
而不是一次性口罩
我庆幸生于山村父亲健在, 
逃离即返回
作为两栖物种
五月的空气中满是柑橘花的味道
父亲掰着指头说出包子米粉油条泡豆浆   
赞美各种方便
我埋头吃手工面,水是井水,
碗底的荷包蛋是黑母鸡昨天下的
喝光碗中的清汤
以此代替对乡居的赞美  
但不包含任何一条田埂和曾经欢快的脚步
它们拒绝诅咒抗议
几个固化的词难以表达莫名的情绪   
而我用不着为赞美发愁       
它是具体的无需加入防腐剂   

2021/5/4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