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行体《觉诗》第五辑

◎老英在野






*

无论我如何睁大眼睛
也无法分辨眼前的大山与阴云的分界
雨后的大峪,我试着安排
万物的色彩

他们如此神奇,却又转瞬即逝
这是第一次,一座大山让我手忙脚乱

*

云雾在山顶蒸腾,这些俊美的天神
在高处沉思

人间平静非常,偶尔落下小雨

偶尔日光乍现,把思绪映在崖壁胸前
那里岩石斑斓,仿佛痛苦沉积
也在静静开片

*

一个梦叫醒你,给你一口水
它有话要说,却又固执地沉默

虫鸣细细描画月下的细草
从眼前的微茫,到少年鞋边的湿凉

如果万物有灵,这就是了
一个梦,一场合奏,展开山河过往

*

你往水凼放稳一块砖头
就有了立根之地

你往虚空写进一个词
心就有了依靠

你在陵园选中一块墓地,挨着妈妈
立即,就又找到了家

*

怪矣哉!八宝山埋下那么多先烈
不见灵旗招展

青山处处,常闻夜哭

*

那不是雨后嵩山,那不是万壑苍翠
那是一场末世劫火

是深埋的愤怒找到了植物的根茎
穿过这唯一的通道,直达苍穹

那是暗夜游魂被挂在炼狱绝壁
烟,是他们撕裂的呐喊

*

好天气突然而至,令我想找一个谁表达感激
凉风习习,没有太阳,万物同时沉寂

一幅失传的宋人山水,一张未完成的古典静物
作者谓谁?无落款,无钤印

我在其中漫游。到处揣摩手艺,像沉浸在一首诗里
写自己的诗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赞美

*


每次醒来的第一个念头
进入眼帘的第一个形象
吸入胸肺的第一口新鲜空气
鼓动耳膜的第一阵繁响

都可以是诗的,都可以提前安排,正如你一生的幸福
你可以做主


*


这是雨后,田野在蒸腾的梦里沉睡
太阳透过厚厚的云,无望的劳作

大地上空无一人,也没一丝风
山岗在远处观望,被云遮住的太阳独自创造

我能感受到它的热望,从它那里
我也学会了解脱,学会了如何面对写作

*

一首应该用汉语写出的诗,还没被写出
上一首,已在一千三百年前
应该开始写了,无论是谁的手,或者是谁们的手

生命如此卑贱,生活如此艰难,而生存
几乎成了大陆的全部——无论是谁,开始吧
看那,一堆堆幽灵又聚集在天边张望

*

大恶无法反思,因其过大。正如
眩晕无法刻画。文字和意识
只能抵达沼泽的浅层

因此我们习惯封存罪孽,刻意忘记那段过往
像把流血的伤口,慢慢
绘成一束礼花

*

之前,我写出一句诗,不觉得有什么
我以为是灵感,是一种才华

直到我体验过大风,五年,透骨吹过的大风
花哨地打着旋,把耳朵吹聋

写出一句诗,只要一句,就足以泣鬼神
就是为生物立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