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谈的悬崖

◎缎轻轻(王风)



清空

抹掉单车座上的水
夏日傍晚,为何
雨不停地
从高空往下掉……
地面是湿的
缺少遮蔽的物体已淋透
我也是

雨滴的重量从我的发梢
沿面部曲线
自由落体中……
它们在思考什么?

清空对事物的认知
我扫净我的狱地
那满地的虚像与重影



交谈的悬崖


在言说之前,交谈者已跳入悬崖
粉身或裂骨……崖深不见影

当我因你的话而动容,这两个顽石一样的人
在迷雾中触及思路与经验的软弱

交谈中的相似,总多过我们相异的部分


 



笃定

友人劝我依从俗世,
七宝禅院,危楼百尺高,佛尊
捂面哭泣
我是那个在院外穿红衣的女人
友人谈起他的生平,他逝去的
父亲,让一个儿子发誓
在人世只享眼前之乐

佛目露慈光,注视儿女
每天在晨光下对镜梳发
我们的父亲,身影离开窗口,转向
梦中,作为一种
生者对生死的恐惧折影

而欢乐会怀胎苦痛?正如
熟悉与陌生孪生,当我
路过七宝这座禅院,恍惚看见
微苦的碧螺春叶片从
友人张合的口唇里跃跃欲出

春天被冲洗得干净,我并不相信
人们笃定的任何东西

 

 

终局

 

当呼吸仅成为
一种证明
你我且活
夕照于脸,你柔软的面部
也是我的终局之一

天际烟云翻卷时
老者颤抖,孩童
正在嬉戏
当我甘愿
放弃对事物的占有欲
寡淡之乐:不过是
摆开晚宴
人心搏动




黄花

当我们因最后一枝黄花而痴狂

亚洲,仍然待在地表的一侧,蓄养闷热
伊斯坦布尔、阿赫玛托娃…巨蛇星座下
诗人们在地球自转中眩晕
而我在站在一串密钥后
噤语。情绪不对称
思想也在错位,我们的生活是瘫倒的沙盘
黄花屹立,一无所知。




什么蓓蕾

五月的南京西路,草叶悬浮
空气中,雨水淋湿
她踏动变速器,看到蓓蕾
一朵朵,白玉般,从斑马线上加速通过

手臂里有火,而瞳孔内正逢落雨
上海之魂,在阴影中愈发倾斜
微微颠簸,方向盘上悬浮飞来之客
鳟鱼、泡沫、暗流涌动的沟渠…
手腕上,长出纯白色蓓蕾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