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已经很久的语言

◎陌




*很小的生活


把剩下的空气送进墓园
养活里面的人

悲哀和名字
都是从梦里偷来的

那里,一滴雨
空袭过后,钱币仰面躺着




*垂着阴影的人


在六月,从十二点到两点
稻浪,孤单,排成一排
一块一块的空旷
戒令在周围看不清楚
还有十几里的道路
密集的土地
被禁锢的田野
坐在中央,慢慢吞吞看人
是一个豁口




*已经很久的语言


夜里,是一块黑板
牙齿在写
一些话,高过
我们的头顶
而另一些
则保存拙劣灵魂
内脏,比打结绳子
还要小的房屋
油漆的年龄,和封页




*漫长的梦


痛苦是一张脸向照相机借光
眼和脸相互恫吓

幸福是下面有一个时候
活过来的嘴唇




*深深的丛林


马灯,煤油灯
看着自己的座位上
混浊的政治

有风来的时候
马灯,一动不动
这么多好时光的谋略

没有风来的时候
煤油灯,也低低哭
革命黑暗的眼泪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