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吕德安和他的石头房子(三首)

◎俞昌雄



吕德安和他的石头房子

吕德安有一套房子在山上
密密麻麻的石头,像他几十年
活过的样子。它们沉重无形
只有少数人见过,但谁也搬不动

从山上滚落的石头与山下
一次次运上去的石头
垒在一起,加上水泥和风
风的翅膀,那就是原始的家

吕德安在房子里写诗,画画
喝山泉泡出来的茶,看乌桕在
夜里生长,等萤火虫的微光
牢牢地沁入石头的缝隙里

石头开始呼吸,短一阵
长一阵,如人声,到冬日
雪花盖住屋顶,吕德安的脚步
变得很轻,像雪越过雪

很多年过去了,我依旧记得
上山的路,那些石头变得古老
吕德安时不时地看上一眼
风在吹,树未动,鸟儿已飞远
2021.3.19



无法企及

那时玩魔方,在吱嘎作响的楼道上
春光细如母亲额角的发丝
日子扭转过无数次,半夜里有人
喊我,形同冰河下聚拢的鱼群

没有更多的食物,二胡声腐烂在梦里
后山的杜鹃花就要开了
母亲擦拭着烛台,剥开黑暗
我看见一块补丁把夜晚包了起来

风还吹着柳条。河水忽涨忽落
我从魔方中逃了出来,喜鹊已登上
梅梢,而母亲却日渐衰老
像埋入泥中的坚果,像坚果的壳

拉二胡的人死后,杜鹃花还开
母亲最想看的是那晨曦中的水汽
这大地多么神奇,它通透
磅礴,足以接纳我流落异乡的泪滴
2021.1.6



解 除

接连不断的雨水,一些人蒙着眼睛
雾霭中的城市多像漂浮的
容器。你在听一首难忘的歌
绿萝疯长,三点三十三分的电影
为那失败的成功者戴上了面具
关闭的窗,一扇挨着一扇
倒立的河流正走向自己的深渊
你想起童年时的一只麻雀,受了伤
歇在雨和雨的罅隙里
几十年都过去了,传来的雨声
还是那么大,那么沉
这世间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解除的
物件,你抹掉它,打碎它
它仍游荡,像刀里的疤痕更像
这个节令的雨,雨打在自己的脸上
没有哭喊,但很多人已埋在那儿
2021.6.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