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路作品

《建筑》(三首)

◎伊路



《建筑》

参与一座建筑,成为一座建筑
从此就不能动一动
不管是表面、内里
在风口,还是在黑暗的地下
没有一块砖,一根钢筋
可以转一下身子,可以单独离开

有些建筑遭受内部装修
手术惨不忍睹
有些被老鼠挖出很多窟洞
有的被雷电劈去半侧墙
建筑的职责是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
除非不由自主,不会倒下来

常想 
什么东西是最靠得住的
建筑应该是其中之一
有一天,在海边
看见一座三层小楼,全空着,窗框破败
还认真严肃地站在那里
和一旁的岩石、大海和谐一致


《病中》

我把窗帘打开,纱窗打开,窗打开 
让阳光铺展在床上
那床单上彩印的花叶
也仿佛活了起来

多么遥远而来的阳光啊
它已经铺满了多少山坳和洼地
多少荒野和废墟
顷刻也铺满了我整个身心

鼓舞我走下楼
草木们正在暖风中摇摆欢欣
形成一个热情宽舒的欢迎场面
悬铃木的枝条上下抬动 
像一再地说“请,请……” 
各种老友般的树木全都是医生或直接就是药

我望着明净的天穹
不禁疑惑
是它赶走了云 
还是云自己离开


《那老树》

那老树枝桠纷乱飘荡
主干拥缠着棉袄般的寄生藤草
昏昏然迷糊在团团梦里般
阳光漏下,鸟飞来,马路上突然的喇叭声
也懒得睁开眼睛
它如今是可以这样由着性子了
由着性子地让溪流横过身体,山峦蹲在脚边
由着性子往悬崖绝壁靠去
春天在旁边排队展览了
不觉中小叶芽自顾自长出来

         发表于《特区文学诗》2021年4期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