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眼泪》等五首

◎陈煜佳



赞美眼泪


一位跳伞者说,
当她从飞机上往下跳的时候,
她流下的激动的眼泪
却在往上飞。

让我们来赞美那些眼泪吧,
赞美那些敢于
与身体分道扬镳,
走上不归路的眼泪。

虽然路线混乱,
但借助风力,始终向上飞升,
想引出天上的泪水,
想与天上的泪水汇合。

让我们来赞美那些眼泪吧,
在它们坠落之前。






学艺
——仿希尼


“你应该向米开朗琪罗学艺,完善,定型
物件的性格。”有一天他忍不住对我说。
当时我还住在教师村,每个晚上,
不是被走廊昏黄的灯光钳住脚,听洗衣机
吐着泡沫唱着歌,就是跑到人民公园
与一棵茂盛的榕树争辩。它因吸收黑暗
浑圆如一颗几欲胀裂的葡萄。
“不要站在树枝的造影里,不要做
那些给我们传达命运的文件的誊写人。”
他说话时的历史语气,就像我胃里真实的东西。
我感受到钢笔在手里对我的握力。
它的笔尖在纸上戳出一个个透气孔:
从那里引出的风,将我的脸一再吹拂。






办公室谈话
——戏仿拉金


办公室谈话并不容易,所有人
必须达成默契,不再用那张长长的
扁扁的被老鼠夹夹住的嘴说话。

因为只有成为话语真正的主人,
谈话才成立。才能听出话语的回声,
其实也是在回答着我们自己。

没有人否认那样的快乐突破侧面及屋顶,
进入了室外,虽然它短暂得
像一堆稻草,先是冒烟,继而灰烬。

但靠它的接济,我们工作得更卖力。
慢慢习惯绝望就像word,或ppt,
成为我们每一天都必须启动的程序。






捡松球


天气好的时候,我捡的松球
火旺,烟少,炽热而平静地燃烧。
天气不好的时候,我捡的松球
在砖灶中只讲述凶猛的浓烟。
所以要努力避开坏天气,尽量
争取在好天气里多捡一些。
我一直记得母亲的叮嘱,虽然
一跨入中年,它就很难被记住。
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喜欢
重走那些山路,更多地和松球
待在一起,因为无论何种天气,
当我把一颗松球立在掌中,
它都像一座佛塔,透着慈悲。






他人的诗


没有他人的苦难,只有苦难;
没有那里和这里,只有这里。
所以,我既是这首诗的作者,
也是所有写出的,和未写出的诗的作者。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