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驿句》短诗21首

◎张选虹



《剥洋葱》

子夜梦见上帝在剥
一颗恒星
剥洋葱一样剥,每剥一层
恒星都闪闪发光
恒星没有挣扎
上帝像我剥洋葱一样
隐忍泪水


《管中》

管中已看不见豹子
只有针孔里能窥见些许豹尾

从监控镜头走失的豹纹
来到死亡的面具上

那些坠落、上升、飞翔的猎豹
没有一个真相

管的隧道已被光的针填满
管的耳蜗已被沉默的流沙放逐


《长夏》
 
长夏将至
我在群山中放了一只温度计
替我恪守涧溪之寒

我还在雪峰放了一只手表
指针独自走着
直到走完全部的时间


《鲸落》

如同鲸落
地球正滑向宇宙的五维深渊
我们是那线,那针,那缝,那


《钓梦》

午夜,你口吐蜂的嗡嗡呜
做梦的外壳

用鼻孔里飞蛾拍打的扑翅运送
无知的身体

一只夜鸟在玄窗外的尖叫
像一个个鱼钩,垂钓你的梦中人

垂钓双眼。我拍了拍惊惧的你
颤动的梦的囚笼


《灰玉》

彻夜失眠的人将心跳
打造成黑夜超薄的纯银面具
它就要在亮剑的天边出土

他左手戴着灰玉
祖母传给他的古老旋涡
像流浪狗带露的呜咽项圈


《盾》

海是一面永远醒着的
盾牌,抵御繁星永恒的射击
抵抗黑暗的重压


《儿童节》

从太阳放纵的螺旋形光线中
取出那根丢失了五十年的橡皮筋

从月亮织向人间的弧形蚕丝中
抽出童年那根心比天高的风筝的抛物线

从银河热舞的阴阳旋涡中
找出那条边唱边飞的美人鱼

男孩的泪可以做成任何一颗流星
女孩的笑可以绣成任意一张手绢


《花生》

房子里藏着一篮
花生
被旭日点亮
这被遗忘的一堆蚕茧
一堆手指


《有问》
 
你低垂的眼睛如彗星
扫过
 
我带你
在汉语的荆棘里全裸穿行
 
谁没向星空的深渊
述说过熠熠生辉的心里话呢
 
谁没在那星球的丛林里
找寻过飞翔的替身呢


《梦中得句四两》

昨夜梦中写天地之诗五斤
凌晨梦醒剩诗四两:
三只青苹果进冰箱找霜一两
书桌上老花镜抽光的丝剥尘的茧一两
四脚蛇在墙壁找古井一两
两枚核桃阳台坐望秋林碧天一两


《攀剑阁绝壁峰》

天空投在群山中的一枚钝刀
五千尺的卷刃,无声,无影,无门
我在蜀的峰脊上攀登
一头垂直的松鼠疾速腾挪,跃升
在孤寂与闪电中逢生
这三国最后一位戍云的士兵
扭头瞪我,叹我,胡须如黑箭射我
被惊走的还有长安和秦
谁?谁在指挥纷乱的群山与星云


《这海》

大海有不走的落日
有人类安放的骨灰

这海来到镜中
可变的海陷进另一个海


《方塘》
 
一亩方塘的方每天要生产
数学都难计数的圆
风之圆、山之圆、天空之圆
 
正如你大脑山峦般的梯形沟回
日日夜夜生产
人之圆、神之圆、宇宙之圆

我曾游在水塘颤动的方
现在仍被它的一个个圆套牢


《阳光》

阳光给过所有的物以羽毛
包括死者,寂者,失踪者

给过所有的井、隧道、暗河以翼
一一针灸过万物之核

我们都用太阳的线织过未与来
用阳光包裹冰和嗓音
还用它制造过神和黄金


《蛛网》

白天收集黑暗
夜晚收集光

每一张仰望的蛛网
都在承受天空的重量

俯瞰大地的蛛网
均在阻止蒸腾的红尘

大海是另一张蛛网
从中我在截获一个掌声


《绣花鞋》

穿行正午的林子
像穿过光影摇荡的聊斋
正好有一枚青红的叶子落在头上
随风妖依在脚边
像一只刚做好的绣花鞋
漏洞百出的阳光正着急为她
打粉,磨面
深树白头翁问:“谁?谁是塔?”


《酒聚》

酒聚于江
月亮漂白天下易动的黑绸

杯中凸面的酒
像爱情冒顶

在你快速送往热唇时
必定要飞溅

你才能一饮而尽那
夜晚的凹陷


《不见书》

千风洗成都
不见,不见,不再见

我在山麓踏落花
你在浅巷数落叶

仍共用一个落日,共享
一条地河

我们间的风洞里
沸腾着一万道麦浪


《泪水》
 
大海每天生产如来神掌
打磨众神的钢琴
收服全部的云朵与如光的江河
善与恶是用不完的琴键
深色的鱼都在跃向无边无际的蓝
飞鸟在海中心都存放过羽毛
但我只想找到大海的一滴泪水
同人类一样小,一样冷
又热气蒸腾的泪水


《不恨马蜂》

昨日黄昏我被马蜂蜇伤
山中小径也被夕光的金针密集刺中
输液到午夜方缓解全身红肿
我要用一周甚至半个月来排毒
但内心已永留蜂的盘旋、针、复眼
我不恨它,也不恨所有的蜂
如同我放弃爱情的光
但要留下它的翅膀、蜂眼和潦草句子
它摇晃青山的嗡嗡声


    2019年——2021年 龙泉山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