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上旬诗作

◎巴枣





每次女婿过来
妻子便对我
颐指气使

2021/06/01


握手

轮椅推着父亲
来到小区外面的
大马路上
又一次遇到
姑表爷爷小儿子
他停下来
习惯性
跟父亲打招呼
我依旧解释说
父亲痴呆症
谁也不认识
没想
父亲这个时候
突然把手伸过去
要跟小表叔握手

2021/06/01


栽跟头

凌晨1点多
突然听到
女儿房间
噗通一声
妻子和我
赶紧爬起来
跑过去查看
天啊
小外孙夜里乱爬
从床上掉下来了
好在之前有准备
在床边地上
铺了防护垫
见有惊无险
妻子放心下来
笑嘻嘻说
“这是他今生
栽的
第一个跟头
但愿他长记性
以后干啥事儿
都不要乱来”

2021/06/01


男人撒尿

在卧室上网
听妻子在客厅
给小外孙把尿
我说
“刚给他穿上纸尿裤
你咋又给脱下了”
妻子哈哈笑起来
“亏你
还是个男人呢
我把他小丁丁
从纸尿裤侧边
掏出来了”

2021/06/01


4个桃子

妻子买菜
顺带买了
3个胭脂桃
原本打算
我俩和女儿
一人吃一个
摊主为凑够5块钱
找给她一个小油桃
回到家
她边摆果盘边说
“加上外孙
家里4个人
刚好一人一个”
中午女婿到了
妻子说
外孙太小
吃不了桃子
他那个桃子
正好让女婿
代吃

2021/06/01


事业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遇到一个老哥
直夸我孝顺
“我看你天天
推着你爸
在外面吐新鲜空气
像你这么孝顺
事业肯定
还要往上走”
一下不知道
怎么接他下句
心说
咱都为了照护父亲
主动申请退二线了
还咋个上升呀

没准儿他说的事业
指的是
我写诗呢

2021/06/01


一只乒乓球

今日儿童节
妻子给外孙
发了个红包
让女儿收下
女儿说
“我都没有开启
微信支付功能
收不了”
妻子说
“咋学你爸呀
狡猾狡猾的”
女儿说
“你咋也学我爸
不相信我说呢”

2021/06/01


巡展

帮父亲剃了胡子
又帮他洗了个头
接着喂了三七粉
母亲说
“你爸现在看上去
还挺有精神的
快把他推出去
转两圈回来
正好吃晚饭”
小妹说
“哥,你把爸爸
整得这么漂亮
是该推出去
给小区的人
展览一下”

2021/06/01


防疫针

吃完午饭
妻子跟女儿说
外孙防疫针
推到明天吧
女儿有点儿不高兴
“爸昨天下午去开会
就没打成
咋又推迟呀”
妻子解释说
“今天是我外孙
第一个儿童节
我可不想让他
哭着过
而且
小孩子很可能
今天都放假了
担心打防疫针
要扎堆
排几个小时队”

2021/06/01


儿童节

儿童节
离开我家
15年之后
又回来了
也是小外孙的
第一个儿童节
妻子说要隆重过
中午做了6个菜
我和女婿
一人喝了
一瓶啤酒

2021/06/01


上班

上午8点不到
去单位上班
路过一户
老了人的人家
门前大帐篷里
已有一桌麻将
打上了
旁边还有
两个男人
在等角儿
其中一个
高声喊道
“上班了
上班了
要打麻将的
快点过来
来晚了
就没位子”

2021/06/01



被处罚

在LOFTER(乐乎)上写诗
突然发布不了
接着弹出一条通知
说我博客含有违规内容
已被封禁
请申请解封
我操
你他妈倒提醒我
是哪一篇博客呀
哪一个词违规呀
我总不能
把2万多首诗
一股脑儿删掉吧

2021/06/02


低保

一个50多岁的男人
一直在二叔手下
打零工
后来吃上低保
便离开了二叔
二叔有活儿
喊他去
他就说
身体不舒服

2021/06/02


两朵栀子花

母亲下午
在邻居万老太家屋侧
顺了两朵栀子花回
万老太傍晚
特意送了
两朵过来
母亲没要
说我家屋后有
万老太一笑
你家有是有
可还没开花
万老太走后
小妹说母亲
您来这是何苦来着
她是有意拿两朵过来
羞辱您老呢
母亲半天没作声
叹了口气后说
我再由现不摘
她家栀子花了

2021/06/02


骑摩托车的中年男人

一个中年男人
骑着一辆半旧
红色两轮摩托车
身子挺得
笔直笔直的
屁股刚好占用
三分之一座板
仿佛他身后
坐着两个人

2021/06/02


交通事故

在北郊大转盘东侧
一辆公安警车
撞翻了一辆中国公路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有人突然问道
“这还用报警吗”

2021/06/02


路遇熟人

今日遇到两个小朋友
他们主动跟我打招呼
昨天我们已认识了
记得当时我问他们
“六一儿童节
你们咋没放假”
戴红领巾的小男孩说
“连幼儿园都没放假
我们小学生怎么可能
会放假呢”

2021/06/02


母亲跟父亲介绍我

我给父亲喂饭
母亲在旁边问父亲
“给你喂饭的人是谁”
父亲说
“我说不出来”
母亲把大拇指
伸到父亲面前
“这是什么”
见父亲不做声
母亲接着说
“这是大拇指
老大的意思
他是你大儿子”

2021/06/02


3条黄瓜

看父母小菜园里
几棵黄瓜藤上
一条黄瓜
也没有
我跟母亲说
既然不长黄瓜
干脆趁早拔掉
母亲说
结了3条
中午她和父亲
炒了一条吃了
剩下两条
收在橱柜里
留给我晚上
带回家

2021/06/02


系统推荐

微博系统
推荐了个
曾经主动
关注我的
微博博主
当时知道
他也写诗
便回关了他
后来发现他
取消关注
我也对等
取消了关注

2021/06/02


看热闹

女儿在群里
发了两张
外孙打完防疫针
脸上挂着一滴泪水
看别的孩子
打针的照片
小家伙
虽说没笑
但看上去很淡定
再没哭

2021/06/02


体会

连着好几天
早上起来
打开电脑
还没开始写一个字
就听到女儿的呼救声
“爸爸,快点儿过来
把噌噌抱走
我想睡会儿”
每当这个时候
就想起妻子说的
外孙就是我的诗
而且还是首长诗
进而想到
生育孩子
真的太辛苦
但奇怪的是
养女儿那会儿
却一点儿感觉
都没有

2021/06/02



诗人的退休生活

妻子说我
再过两年
说不定
跟楼下邻居老何样
每天早上买菜回来
就坐在家属院门口
一边择菜
一边跟老太太们
东扯西拉聊天儿
心说
就算那样
我也跟老何不一样
我要从她们嘴里头
掏诗

2021/06/03


两个小学生

在父母住的小区
连续几天
遇到一男一女
两个小学生
两人每次放学
都肩并肩走着
像我小时候样
想到这儿
不禁一惊
再过两年
这俩孩子
上初中后
该不会
也像我那样
从此断绝
与女生来往吧

2021/06/03


新民谚

生个儿子一喜
花钱买房
还得出彩礼

2021/06/03


杂技

将外孙躺在沙发上
双手捧着奶瓶上半身
右脚蹬在沙发靠背上
左脚顶住奶瓶底的
一张吃奶照片
拿给母亲看
母亲说
“这孩子长大了
肯定要去
当杂技演员”

2021/06/03


无题

帮父亲按摩
拉伸筋骨
母亲说
“你再怎么弄
他如今也就这个样儿
纵使你帮他弄好了
难不成他还能帮你
做点么事吗”
不禁想到
自个儿写诗
写了这么久
写了近4万首
还果真没能
帮我赢得什么

2021/06/03


羞愧

上午正上班呢
突然接到小妹电话
说岳父母去看父亲
不得不赶回父母家
把一天的生活节奏
全打乱了
以致于
跟谁说话
都想发脾气
甚至对父亲
都恶语相向
唉,难道父亲
真因为痴呆了
就不知道吗

2021/06/03


如果

午休起来
削了个小金瓜
喂给父亲吃
小妹旁边感叹道
“哥啊
你对爸爸
这么好
如果他没痴呆
他该是多享福啊”
母亲说
“你爸要好脚好手的
绝对不让你们
这样服侍他”
心说
是啊
父亲如果没病成这样
我还会这样待他吗

2021/06/03


快活的女人们

父母邻居家
一栋3层小楼
租给10几个
安徽人住着
这些安徽人
都是夫妻俩在这边
孩子留在老家
男人都在附近公司上班
因为是脏活累活
工资还不错
每月可拿1万多块
中午在公司吃食堂
女人只需在家
为他们做晚饭
因而有的是时间
拿来玩牌打麻将
母亲说
这些女人
整天都不用上班
比我们本地女人
过得还快活

2021/06/03


姿势很重要

看到篇文章说
一个男人跟
一个女人约会
在其公寓厨房
站着发生了关系
女人控告男人强奸
没想法庭认为
这种情况下
没有证据表明男人
使用了暴力胁迫
或者其他手段
也没有证据表明
女生不是出于自愿
最后认定男人
构成强奸罪的
事实不清
证据不足
宣判无罪

2021/06/03



微信支付

下午请师傅
到父母家修空调
修理费120块
先给他100
看手里没零钱
我说再给他100
让他找
他掏出一把钱
没找到零钱
我发现大钞中
正好夹着张20
便给了他
小妹说我给了220
要那人退给我100
那人说第二个100没给
等那人走后母亲又说
她看得清清楚楚给了
然后小妹说
你咋不用微信呢
那样他就没法抵赖了
说得我真的拿不定
是否给了
心说
是啊
如果用微信支付
就知道给没给

2021/06/04


公益活动

今日下午3点钟
全体机关干部
下沉到社区
开展公益活动
我2点50分提前到达
跟登记薄上签了个名儿
便离开了
我是这么想的
父母住的社区
也该有干部下沉
父亲瘫痪在床上
也该有人前去照护
既然没人前去
我就回去
替代那个人吧

2021/06/04


跟父亲玩笑开过头了

父亲痴呆了
讲话他听不懂
今儿轮椅推着他
出门时
跟他开玩笑说
“国家让我把您老
推出去扔掉”
父亲一愣
两眼盯着我
一脸恐慌说
“那不能啊”

2021/06/04


无题

最近一段时间
家里经常就我
和父母吃饭
每次都是
先喂父亲吃完
然后母亲陪着我吃
母亲胃不好
所以
她总能顺理成章
把好菜留给我吃
而且分量也多

2021/06/04


一小块骨头

下午帮父亲抠大便
摸到一块小骨头
心里一下子
释然了
大前天下午
喂排骨肉给他吃
他嘴里咀嚼好半天
疑似有块
没剔干净的骨头
想要帮他捞出来时
他却吞下了
忽然想起
小时候
把两枚两分的硬币
含在嘴里玩儿
不小心吞下
一颗心
悬了半年多
直到从粪窖舀粪便浇菜
找到那两枚硬币

2021/06/04


遇雨

天突然下起雨来
行人都加快了脚步
有的甚至跑起来了
一个老太太
用轮椅推着
一个老头儿
不紧不慢走着
哦,他们见过
太多的风雨
一点儿
也不慌张

2021/06/04


洞口

前天
用了多年的
LOFTER账号
遭到封禁
申请解封失败
只好用了以前
弃用的这个
忽然想到
指不定哪天
这个也被封禁
好吧
那咱赶紧
再申请个账号
预留着备用
就像小时候
堵住洞口
抠鳝鱼
狡猾的鳝鱼
总会打另一个洞口
逃走

2021/06/04


今日写诗

每一个字词
都写得小心翼翼
电脑上敲出来后
审了又审
担心一不留神
博客又被封禁

2021/06/04


葫芦苗

轮椅推着父亲
出了小区西门
来到铁路外侧
看到一个大婶
骑着一辆
脚踏三轮车
后面车斗里
拖着一棵
带土球的
葫芦苗

2021/06/04


彩钢瓦屋

护城河
整治完工后
还剩下一小段儿
雨污合流的河面
市领导视察过后
河面上盖起了
一间彩钢瓦屋
哦,真没想到
如今河水
也有住房了

2021/06/04



雇车

一个骑电动车的
中年男人
走到一辆
停在路边趴活的
微型货车旁边
冲驾驶室里
比比划划
大约5分钟样子
两人应该谈妥了
电动车和货车
一前一后
出发了

2021/06/05


坐电梯

电梯里3个人
我和一个年轻女人
还有一个中年男人
我去24楼
女人到11楼
男人到22楼
我和女人闲聊
说这部电梯有问题
男人一直闷不做声
玩着手机
到11楼
电梯门开
女人出去时
男人跟着出去
旋即转身回来
瞅我一眼
不好意思笑了笑
又低下头去
玩他手机

2021/06/05


举报

听说后面楼里
有个男人
是从广东
偷偷跑回来的
小妹要举报
被母亲拦住
“跟他住一个单元的人
比我们危险多了
人家都没举报
你举报他干啥”

2021/06/05


一个电话值500

昨天晚上
市里连夜
发出通知
为堵住入口
但凡举报
外省回来人员
一经核查属实
奖500块钱话费

2021/06/05


父女通话

小妹夫
给上大学的
外甥女打电话
一连拨了几次
都没接听
妹夫说
“不用说
这段时间
她手里钱
还够花
如果没钱
电话一响
就接通了”

2021/06/05


鬼魂附体

女儿小时候
母亲抱她
去远房大伯母家坐了会儿
回来就开始流鼻涕
母亲怀疑
死去的大伯附体
(他活着时就这样儿)
跟女儿面前发狠话
“你做爷爷的
要疼孩子
也不是这么个疼法儿
赶紧走开哈
再不走
别怪我翻脸不认
对你不客气了”
半小时后
女儿果然好了

2021/06/05


冤魂不散

父母邻居老太
说她老头子死后
他生前睡的那间房
每天夜里都敲打得
通通直响
她想把房子卖掉
待老太走远了
母亲说
她老头活着时
两个人就不合
她若服侍得好
老头还不至于
死这么早
所以他死了
不会放过她

2021/06/05


晚饭过后

晚饭过后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看到跟父亲
同年的老朱
还在他屋后
小菜园里忙碌
不禁自我宽慰起来
父亲如今痴呆了
也不见得
完全是件
坏事儿
不然
他这会儿也一样
在挑水浇菜
累得直淌黑汗

2021/06/05


小男孩和栀子花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意外看到个
十二三岁的
小男孩
趁主家不备
在那户人家门前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弯腰摘下一朵栀子花
然后
一溜烟跑走了
哦,那不是
40多年前的我吗

2021/06/05


避而不谈

整个小区的人
每次见我推着父亲转悠
都夸我孝顺父亲
唯独一个本家
兄妹俩
见了避而不谈
也就几年前
他们父亲
跟父亲一样
患上痴呆症
两人都不愿照护
不到半年
便走失了
半月后
警察通知去认尸
发现他卡在两堵院墙间
冻死了

2021/06/05


倒垃圾的老太太

从父母家回来
走到圆通寺社区与
肖家台社区交界处
看到个老太太
拎着个铁桶
一走身子一摇
铁桶也随着摇晃
每次摇晃
都能听到
嘎的一声
仿佛
老太太身上骨头
发出来的

2021/06/05


朋友来了有好酒

大学同学王又玄
在群里发了一张照片
4瓶茅台和2瓶红西风
(西安同学多
也不知道
除王右玄外
还有那几位做东)
说四川什邡的老大
陕西宝鸡的老五
还有河北邯郸的裴海钧
都在西安
这个时候
我说了一句
大煞风景的话
“幸福时刻!
提醒一句:
兄弟们
悠着点儿
年纪都老大不小了”

2021/06/05



正能量

每天用轮椅
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无一例外会收到
邻居们的
赞美之词

几乎不写
正能量的我
这会儿竟然
天天宣传起
正能量

2021/06/06


去小姨家

从父母家出来
听母亲吩咐
顺路去看看小姨
母亲昨天梦见小姨了
因为照护父亲走不开
没想一直走到
小姨家门口
沿路居然
没看见水果摊儿
倒是发现小姨
坐在马路边纳凉
打过招呼后
小姨想留我
叙家常
心里面
仿佛有条虫子
不停地爬着
打小记事
父母去亲戚家
就从没空过手
只得跟小姨说
临时有事
要打个转儿
哦,谢天谢地
走了两百多米
总算买到水果

2021/06/06


高温作业

小妹夫
在工地上抹灰
赶上一栋小楼的
楼梯间
当面玻璃墙
上面玻璃顶
四面不透风
楼里头温度
在40以上
老板给工人们
备了
西瓜
冷饮
热茶
要高温补贴
只有两个字
免谈

2021/06/06


有比较才有鉴别

小妹说她
在电视上
看到个漂亮女的
嫁给34岁的男人后
便再也不觉得女婿
大女儿16岁
(实际上
两人相差20岁
被妻子隐瞒了4岁)
有啥接受不了的
她现在看来
女婿年纪
跟女儿比起来
一点儿也不算大

2021/06/06


高考在即

侄儿下午
熟悉考场回来
说在家里吃饭
母亲到屋后
小菜园
采摘四季豆
担心不够吃
把还没长大的
一股脑儿摘下
我劝她留着
母亲说
“他明天考试
跟打仗一样
不吃好
哪儿打得赢”

2021/06/06


外孙拉屎

6个月大的外孙
在我怀里拉屎
让人吃惊的是
没想他竟然
跟个大人便秘似的
憋着劲儿往外拉
“嗯…嗯……”
搞得我都
来了便意

2021/06/06


属相

端午节礼品盒里
有一个红色的
塑料彩蛋壳
上面印着
一个猴子
旁边还有
一个申字

这是属相纪年
女儿看了看说
要想收集齐全
至少得买12份

2021/06/06


邻班同学

昨日大学同学群里
看到西安小聚上
有邻班同学
北京籍冯睿
不禁一惊
“冯睿也在呀”
办班同学王海明说
“你还认识冯睿呀”
我说
“那会儿
这小子常到我们宿舍来
就跟我们班人似的
能不认识吗”
过后细想
发现一直记着他
其实另有原因
毕业那会儿
他给我留言
“总隐隐约约
我们还会见面的
不一定是现实中
也许在哪本杂志上”
他意思是
肯定有那么一天
能读到我的作品
大学期间
我在写小说

2021/06/06


故事主角

小妹讲了个
23岁女孩
报答养父的故事
母亲听完后说
她这个年纪
出生的时候
虽然社会上
还重男轻女
但已经没人
愿意扔孩子了
估计是私生女
别人不好意思
留着养大
才扔掉的

2021/06/06


日落

在没山的
我们这儿
乡亲们
很少说太阳落山
说得更多的是
日头落土

2021/06/06



开悟

女同事Z说我
距离开悟
还差那么一点点
不然
就不会把不喜欢某个人
直接写到脸上

2021/06/07


大意了

二姨子养病期间
翻看她原来写的旧文
并在家庭群里
分享了几篇
其中一篇
写到她与闺蜜对话
“我喜欢姜文
希望我儿子
今后能长成他那样”
“不可能
你儿子长大了
只能是蔡国庆那样”
想必这句话
二姨子当初没有
听到心里面去
不然
姨侄儿就不会
显得有点儿娘

2021/06/07


调水

母亲在下水道里
用土块筑起
一道挡水坝
然后拧开家里水龙头
把自来水放进下水道
从里面舀水
浇屋后小菜园

2021/06/07


不识抬举

市里评选
十大孝子
单位要举荐我
被我断然拒绝
“这事儿跟我
没有一毛钱关系”
“你都辞职回家
照护你父亲
这还不算吗”
“算不算
都跟我无关
我怎么做
是我的私事儿”

2021/06/07


好学生

本地一中学生
逃课回到家里
自杀后
留下遗书
“我之所以
不在学校自杀
就是不想给学校
添麻烦”
老师们知道后
纷纷夸她是个
好学生

2021/06/07


荔枝

喝完一箱啤酒
获奖6块钱
小卖部老板劝我
“不如就用这钱
买点儿东西吃”
便买了点儿荔枝
带回去给父母吃
为让老人高兴
我把荔枝来历
讲给母亲听
小妹在旁边
说我运气好
没想母亲
微微一笑
“你以为
占了多大便宜呢
羊毛出在羊身上”

2021/06/07


生意难

昨夜梦见女同事Z
说她名下咨询公司
不接小额业务
合伙人与她
发生争吵
没想
今儿上午
她拿着一份合约
让我帮忙审查下
看到合作经费
才3万块钱
我说
咋这点儿钱呀
她苦笑说
没办法啊
这年月
做生意真的
太难太难了

2021/06/07


反制

小妹说村邻儿媳
一名社区工作人员
才30出头
每次喊她
都直呼其名
她也懒得计较
只是找个办法
回叫她一声
——姑娘儿
“管她呢
反正她也不能
说我叫错了
我比她大快20岁
而且跟她公公
也是一辈的”

2021/06/07


三胞胎

从父母家回来
走到人民医院附近
遇到3个年轻女人
一人一辆儿童推车
每辆推车里面
坐着一个婴儿
长得一模一样
穿得也一模一样
哦,那3个女人
穿着也很相像
都是粉红T恤
白色肥筒裤
不过
有个女人的T恤
颜色稍微深点儿

2021/06/07


高考日

无论住读生
还是走读生
统一到学校
集中乘大巴
前往考场
哪怕住在
考场跟前
也得去学校

2021/06/07


屁大点个城区

连着3个高考日
本地行政事业单位
把上班时间
从8点30
改为9点
为考生让道

2021/06/07





母亲说
为让父亲
吃好点儿
她连着买了
个把月肉吃
父亲脸上颜色
确实好了很多
但她的衣服
也有好几件
穿着显紧
这才想起
早上在玄关处
对着镜子整衣时
发现自个儿
长胖不少
也难怪啊
最近我回家
吃饭的趟数
明显增多了

2021/06/08


问路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一个骑电动车的女人
特意绕到我跟前来
询问怎么走到河边
问清她的目的地后
告诉她正常速度
直走一分钟样子
到社区大楼跟前
往右转
再走一分多钟
就能看到小桥
目送她走后
不禁想起
她为啥
经过那么多人不问
非得找我问路呢
哦,兴许我带着眼镜
让她觉得更靠谱吧

2021/06/08


油桃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看路边摊的油桃不错
顺道买了几斤
快到家时
忽然意识到
这一两年里
我买的水果不少
却都是拎到父母家
给我们这个小家买
还是头一回呢

2021/06/08


卖菜有学问

母亲说超市里
那些买菜的人
真刁啊
啥东西
都挑来挑去的
早上一堆豇豆
翻得稀巴烂
都拣嫩的好的买
超市也没人管管
我就不明白
到最后
那些菜
咋还能卖完

2021/06/08


徒弟

快递到了
见三轮车驾座上
挤着对年轻男女
以为是小夫妻俩
便开了句玩笑
“你俩好恩爱呀”
男的不好意思
笑了笑没说话
女的赶紧解释说
“我是刚来的新人
让师傅先带一带
过两天再上岗”

2021/06/08


容易过敏的人

诗人图雅
在朋友圈
发了几张
上重庆两江新区
第一人民医院
就诊的照片
一看皮肤科
便想起去年
她在绵阳诗会上
有过类似经历
心想
她皮肤这么容易过敏
就像我容易招蚊子
没准儿跟我一样
特讨厌夏天吧

2021/06/08


加好友

老同学从监狱出来
被拉进群里不久
要我加他好友
说我号限加
我说
“咱俩之前
就是好友啊”
“重新加”
我没搞懂
回头看通讯录
这才发现他两个号
早先那个号
发的朋友圈
还停留在
6年前
那会儿
他还没进去 

2021/06/08


岳父说他是个老球迷

上午10点半
岳父电话打来
跟我询问中国男足
对阵菲律宾的战绩
我说
“2:0赢了”
岳父惊叹道
“呃?你咋知道的”
“手机推送的新闻
顺便瞅了一眼”
“哦,我知道了
行了
没别的”

2021/06/08


负面消息

门卫送报纸
到办公室
走出去
又折回来
“听说你夫人学校
有孩子跳楼了”
我笑了笑
没置可否
心里却在说
看来老婆学校
费尽心思
所采取的
一切措施
都失败了
正值高考
这个负面消息
还是没能封锁住
已不胫而走

2021/06/08


小瘟神

从父母家回来
路过圆通寺社区
难得一见
小广场上
二三十个孩子
分拨儿嬉闹着
此情此景
把我带回
40多年前
那时候
一个自然湾
十几户人家
就有这么多孩子
被大人讨厌死了
赐名小瘟神

2021/06/08



钢管舞

女儿把外孙
扶着拖把杆(不锈钢管)
在客厅玩儿的场景
拍照发群里
小姨子说
“这是跳钢管舞吗”
女儿立马回应道
“小姨奶奶
你也把他说得太风骚了”
二姨子赶紧解释
“他是男孩儿
所以大家
才可以随意说
如果是女孩子
肯定不会说她
跳钢管舞”

2021/06/09


粉红色

妻子给外孙买的
袜子是粉红色
睡袋也是粉红色
纸尿布还是粉红色
我劝她以后别这样
女儿说这样很好啊
以后不用担心
他长大后
有恋粉癖
见我有点儿吃惊
女儿解释说
有研究表明
在中国
绝大多数男孩子
小时候没机会
拥有粉红色的
个人物品
过度的缺失
反而容易导致
嗜粉成癖

2021/06/09


刨铁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转到南区东侧
在一户人家
房屋侧边
看到一把
丢弃的大木刨子
只有木质刨架
没有刨铁

看到它的第一眼
我就断定
这把刨子的刨铁
一定是父亲锻打的
30多年前
父亲是我们这儿
远近闻名的铁匠
如今父亲痴呆了
跟这把刨子样
没有思维能力
就剩一副躯体

2021/06/09


桃核

小时候
每次吃桃子
桃核必定啃得
干干净净
兴趣来了
还会把它
左右两边磨平
露出里面核仁
用小刀修好
磨出的小孔
再用缝衣针
掏出核仁
桃核摇身
变成口哨

2021/06/09


蒲扇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听一个老太太说
她下午去街上
买蒲扇
没买到
不禁想起
40多年前
我们家
老老少少7口人
一到夏天晚上
便散坐在门前场子上
一人手里一把蒲扇
呼呼地摇着
如今
只有父母家
还保留着
一把蒲扇

2021/06/09


邻居女婿

傍晚
正给进入痴呆症后期
不能自理的父亲喂饭
邻居朱叔女婿
打门前走过
冲我打了个招呼
父亲问我谁呀
我说朱叔伙计
父亲说他没儿子
我说他入赘过来
跟儿子没区别
父亲没吭声

2021/06/09


让路

回父母家
走进巷子不久
迎面遇到一条
散养的宠物狗
自行车减速后
往左边避让
它也往左边让
我改往右边让
它也往右边让
来回两次后
我不得不
停下来
让它先走了

2021/06/09


警示

父母住的小区里
一户人家门前地上
左右两边
用红色涂料写着
“越线停车
后果自负”
乍看上去
像幅对联

2021/06/09


7个男人

社区矫正中心
门口台阶上
坐着7个男人
没一个人玩手机
几个人在那儿
有一句
没一句
聊着
还有几个人
光听不说话

2021/06/09


怼母亲

妻子从学校
带回一把
漂亮的
小塑料扇儿
女儿怕不干净
把病毒带回家
要她拿去扔掉
妻子解释说
“是学生不要的
觉得挺好看
丢了好可惜”
女儿说
“垃圾场里的东西
都是别人不要的
你都捡回家来吗”
呵呵,这语气
酷似我
怼母亲啊

2021/06/09


睡眠与写诗

最近一段时间
一直为自己夜里
经常爬起来写诗
担心睡眠不足
跟父亲样
得老年痴呆症
今日偶然读到
一篇文章
说分段睡眠
是一种更自然的睡眠方式
早在人类还没有电灯的时候
夜间也并不睡得那么
因为睡的地方
不如现在安全
比如穴居人在睡觉时
仍要提防掠食者
对夜间的外界环境
一直都保持着警觉
他们常常要起来巡视
大概每次睡两三个小时
就起来活动活动
这样断断续续
从黄昏直到黎明
天啊,原来咱把
睡眠和写诗
结合得这么好

2021/06/09



孤独

独自一人在家
带了3小时
半岁大的外孙
期间好两次想到
如果身边能有个
哪怕只有3岁大的
小孩儿
陪着我们玩儿
兴许我就不会
有孤独感了

2021/06/10


疫情损失

在银行办事
顺便求证
去年到期的
两笔定期存款
是否自动转存
答复是肯定的
但也让人随即
不开心起来
自动转存利率
要比柜台转存
少一些

去年考虑疫情原因
便没去银行转存
这么算下来
利息损失
估计不低于
5000块钱啊

2021/06/10


失独之痛

姨表妹儿子
今年32岁
正打算结婚
不想暴病身亡
母亲得知
难过了大半天
下午再度提起
她突然甩出一句
“老天爷应该让
只准生一个的
那些人的孩子
也都死掉
让他们也尝尝
唯独一个孩子死后
是个啥滋味”

2021/06/10


换个说法

妻子教高中毕业班
高考结束
送走学生
在女生宿舍里
捡回20多个晾衣架
女儿说
妈妈
你这么说多难听啊
不如换个说法
说那些学生们
送给你的

2021/06/10


拼音识字

给父亲喂饭
他不知道张嘴
高考完的侄儿
闲着没事儿
在旁边帮忙引导
“爷爷,您跟我学
啊……
喔……
呃……”

2021/06/10


剁猪腿

父母邻居老胡
光着圆鼓鼓的
上半身
拿出一块砧板
搁在门口地上
一手按住猪腿
一手挥着斧头
每一斧头下去
他胳膊上的肉
都要抖几下
我说
“这猪腿不大啊”
老胡哈哈一笑道
“是只前腿”

2021/06/10


二线生活

上午上班
迟到半小时
早退一小时
差不多就是
跟同事们
打个照面儿
下午不用上班
在家照护父亲

2021/06/10


土地

那年
村里土地被征用
老朱嫌补偿太低
不愿签字
开发区工作人员
给他做思想工作说
“土地是国家的”
老朱说
“你说的不对
话说回来
纵使就像你说的
土地是国家的
可国家人民的
所以
土地最终
都是人民的
难道你没学历史吗
历朝历代
哪个把土地带走了
不一直都在我们
人民手里吗”

2021/06/10


老朱

父母邻居老朱
爱听米国之音
有次村支书批评他
他跟村支书吵起来
“我就听一下
能有什么呢
当年邓大人
还去米国
转了一圈呢
他能够去看得
我咋就听不得”

2021/06/10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父母家邻居老朱
跟父亲同年
都81岁了
还每天干些
力所能及的活儿
推着一辆自制运水车
给菜园浇水
听我夸他
这辆运水车做得不错
他一下子得意起来
“科学技术
是第一生产力
做事就要动脑子
做事如果太呆板
就算做成
也没多大出息”

2021/06/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