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927-1941

◎秦匹夫



泥沙集1927:烟

 

整个过程中

它产生的。唯一的。就是烟

缥缈。轻袅。很快又消散

像寂静蜿蜒的人群

像人群袅袅上升的灵魂

我夹着它。猛烈吸食

 

泥沙集1928:皮特

 

皮特是个金毛小伙

估计现在也老了

但是她喜欢他

有一个晚上伸手不见五指

我扯过她的手

缠在我健壮的臂上说我就是皮特

我说准备好了吗我就要骑马带你穿过草原

我的金色长发就要飘起来了

接下来的一幕使我们永生难忘

在皮特急驰远去的背影中。我勒住缰绳

伸出多毛的双臂紧紧地抱住了怀中的女人

 

泥沙集1929:斜照

 

我们并行。以兄弟相称

我的壮烈和宏大

因为有情谊产生的温凉山影

使他宛如走在斜照中

 

泥沙集1930:黄昏

 

从远处传来的人声和窃窃私语差不多

与鸡声。风。昏黄的光线混和在一起

形成巨大模糊的一团

她邀我出去走走。我没去

天要黑了。所有都在降落

都在顺着一个斜坡缓缓向下

我正在成为其中一个。有溃散的征兆

然而我哪里都不想去

既不想暴露也不愿意接受

 

泥沙集1931:洋芋地

 

洋芋地荒了很多年

如今又被父亲翻出来。种上了洋芋

出于对这种宿命的抵触

洋芋长得稀拉。瘦小

别人一窝七八个拳头那么大

它则只三四个脚趾头大

但是到了五月的一个艳阳天

它还是成熟了。我们准备去挖

那一天。洋芋地四周的地都摇晃着阴凉茂盛的野草和树林

只有它一动不动

炎热中仅剩薄薄的一层

 

泥沙集1932:张杰兄启

 

以下部分内容或有不适

非本人请谨慎拆阅

 

此处删除329字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此处删除695字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此处删除1805字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附。张杰。诗人。诗名暗夜。佛教徒

贵州省毕节市威宁县人

教师。也种黄精。据说可发财

待人真诚。热情。豪爽。善谈。善饮

 

又。张杰兄。我在威宁时承蒙关爱

又几月未见。甚念

曾答应为你写首诗。才力不及一直未付

今以此信暂付之

弟青春于漩涡

 

泥沙集1933:几只空陶罐

 

她买了几只陶罐。用于插花

插了两次后。就一直空着

我估摸着用来装酒

然而我已经有。装酒的大坛子了

有几次。路过时我曲指叩击它

它发出了空陶罐应有的声音

并且蹲伏。暗淡。罐口仰天。形成无声呐喊

这大约就是它的意义所在吧。我想

 

泥沙集1934:旁观者

 

仿佛是一个突兀的存在

我常常对我的过去感觉到陌生

那是一个连续的。完整的人的轨迹

尤其如此清晰以及许多唯我知晓的隐秘

那些身影仿佛本来就是我一如我此刻

一个寒冷和泥泞中破烂肮脏小孩

一个饥饿瘦小丑陋的少年

一个偷瓜的人。一个秃鹫一样蹲在雨中不动的人

善良的。自私的。劳累的。醉倒的

我知道他们的每一个细节

然而惟一使我感觉亲切的是他们不约而同

并贯穿始终的向往和茫然

一如我此刻

 

泥沙集1935:河床

 

流淌消退后。露出一道道精瘦的石梁

露出淤泥。小鱼尸体。污黑的藻类

腥臊中依然有人在细流中垂钓

人们依然称它为河

这只是暂时的。熟悉它的人说

———它曾经翻滚过波涛。以后也会

这是真的吗。干涸的河床依然宽大

与两旁的陆地是那样不同

我买菜回来。想起自己的境况

不觉在它身边伫立良久

 

泥沙集1936:热爱自然是因为它们一动不动

 

除此之外

也因为它们不需要供养

也因为它们没有肠道不排泄令人作呕的粪便

也因为它们既不惩处也不嘲笑

它们静谧。干净

使懒惰。邪恶。懦弱

使这些有愧之人趋之若鹜

 

泥沙集1937:大沟湾乘凉所见

 

看见葱郁覆面

看见鸟鸣

看见水声

看见凉气侵肤

看见一条牛道向沟里蜿蜒

进去。果然看见牛。一大一小二黄牛

我也曾是放牛郎

捏鼻哞哞叫几声

二牛离草抬头看我

见非同类。复又低头

无趣。我也扭开头去

旋见碧绿核桃树

几枚青果悬于枝头

没甚看头。抬头看山

山为无尽葱郁覆盖

因为无尽。再无一见

 

泥沙集1938:架子鼓手

 

架子鼓手甩动着黄绿相间的长毛

穿着短褂子。手臂和胸上爬满黑色刺青

我也曾这样尽兴过

在土屋里随着录音机的震响狂跳

那时候我的生活极其糟糕

我的爱人不知在何处

属于我的金钱也虚无缥缈

我狂甩。乱跳

我有满腔的。需要喷发

我有满腔的。需要挥走

那时我一无所知

现在我知道了。我是一个优秀的

架子鼓手

 

泥沙集1939:小人物

 

夏天黏稠。空气几乎不动

所见都静伏。透着死气

到了晚上会好些

黑暗中。白日潜藏的凉气

从各自隐身的地方出来

它们细小微弱。但是胜在层层叠叠

使那些濒死的顿时活泛起来

 

泥沙集1940:雨后

 

果然。在一场雨后

什么都活泛了

大地上。都在争抢着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是饱食后的闲暇时光

晚霞撕开了乌云

山坡上的枝叶吸足水份后闪烁着绿光

 

泥沙集1941:低俗情话

 

雨后的夜晚适合睡觉

但是睡不着

玩闹一番后我说你知道吗

她说什么

我说真有以猪牛马羊鸡狗屎尿屁为姓氏的

她说怎么可能

我来劲了。给她一一对应

朱。牛。马。杨。姬。苟。史。廖。皮

她果然哈哈大笑

于是我又想到更好笑的

我说把姓苟的和姓汪的摆在一起会怎样

把姓牛的和姓牟的摆在一起会怎样

把姓廖的和姓徐的摆在一起会怎样

把姓皮的和姓蒲的摆在一起会怎样

越说越起劲我说你知道吗

我小时一起放牛的两个都叫贵娃子

为了区分我们只好重新给他们取名

大的叫大贵儿。小的叫小贵儿

我说你知道吗有一家生了两个娃都叫猫子

人们只好把大的叫大猫小的叫小猫

我说你知道吗如果他家生十个

人们只好大猫二猫三猫四猫的给他们编号

我说你知道吗

我挖煤时有个人叫xin高潮。有个人叫莫名人

突然。我的滔滔不绝戛然而止

转头一看。她已呼呼大睡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