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多雨之夏》等10个

◎边围



多雨之夏

三天来,二度遇雨。
暴雨从来是说来就来,
说走就走。真有点习惯了。

相同的时间,相近的地点,
雨开始发威而绝无喘息。
下午已经有先兆了。

忘带雨具的人绝对孤独,
“冲啊,决不投降!”
密布的子弹都是水做的。

那干燥的城市突然爱哭了。
动辄在宣泄,每几日
都像极了失恋的小鸟。

一旦下起来,一时停不了——
如此痴情的雨,让北方
变为南方。一次次梦回了水乡。

               2021.6.2.




散漫的人

不喜欢被拨弄。
懒懒的虫子,只懒懒地趴着,
位置没有一丁点儿改变。
就困着,看不见牢笼,
无所谓远见也就无所谓风险。
不愿意被支配,
趋向于麻痹,求得舒适。
慢节奏的,“一切都是浮云”,
既然人更易不了风向,
就还蜷缩着,如此更安然。
不渴望被爱、
被劝说、被支离得辨不清自己。
所有亲近都是徒劳的,
对于一个瘫软的人,
妄图拯救必然是无果的。
——风正好吹过,那是晨舞,
不用再去尝试医治一颗失序的心,
它早已醒来,自由摇曳。

                 2021.6.3.




迟到的时间

完美使人疲惫。
松懈下来,从唇角的一次翘动
到逐渐涣散的目光。
每月3号,每周4,
以兹纪念。用偶尔的延迟

回报一个刚刚懂得苟且的自己。
任由摆肘、唾痰、慢步……
等等这般闲适的姿态
主宰自己——不再是发奋的、
弩张的、骇俗的。
悄悄用一袋嫣红的樱桃
犒赏自己。为一个自即日起
不再铆劲的自己,举一下杯。
庆祝从此变得迂缓的人生。

             2021.6.3.




游动的车

屁味。有女生笑了。
车厢里散发出浓重的无聊。

晨光在座椅上打嗝。
只能如此了。隔着玻璃。

人,大多时候是佯醒的。
并不情愿。每当被绑票时。

上班。下班。同一辆车。
那简直无趣得令人发愁。

有人越狱。在无定的路上……
随手翻一本书。管它是哪站。

             2021.6.4.




求索者

在日光下,什么秘密也找不见。
你最好去问保管宫殿钥匙的
那个魔鬼。她知道出口。

但切勿擅自闯进别人的房子。
那里有贞洁的人或是荒淫的人
都与你无关。没有人认识你。

所有自大的人最后都是渺小的。
他们贪求一时,却不可能
拥有一切。这是你所熟知的。

半日来,为你的灵魂剪刈着枝叶。
那些内心的墓道可以拆卸了——
自己,去做自己的闺蜜和诤友。

你(哦不,是你们),继续匍匐。
已然被生活分身成碎片的人们
是可悯的,更是花哨如彩蝶的。

                2021.6.4.




野火

自尾骨起,火燎不止。
从未摔跤竟也有此共振——

爬山的女人在轻嚎,
玩滑板的女人假装听不到,
一路飞驰。(她初练不久。)

是同一个女人?胆大、
心野,想驾驭一切自由。
没有人点火,但火窜上来。

灼痛。那种针刺的,
比突遭电击还要痛的痛。
沿着肌肉与神经,蔓延……

仅仅因一个趔趄!
脚下一绊,场面颇为失格。
人生的偶然里带着几丝焦味。

那不过是另一番狂欢。
从拘谨中解放,缠上护膝,
独具了之前不敢想象的英姿。

骄傲的火,打通经脉。
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

                2021.6.4.




茶博会

火热的天气里饮一杯凉茶,
人间之浮沉种种
可暂丢一边。茶滋润人,
让人不再与秽浊为敌,
而能绕开人流
在倥偬中寻一处僻静的茶桌。

茶是柔和的——不像人
争吵而无序,宠溺着宠物,
视他人如无物般骄纵、凌乱。
执握茶壶的手是优雅的,
它们变得驯良,
甚至于含情。不再洒落雨露。

唇齿也因偶遇的甘霖
自然间具有了口琴的韵致。
在哪儿?那些福音
来自奇妙的神谕,香气盈人,
但无人知道出处是何方。
情愿醉掉,被茶媚惑成泪人。

              2021.6.5.




环城公园夜游

照例,那已成为老人们的领地,
但并不沧桑。有城墙作证:
所有漂浮于此的歌声
都是激昂的。莫要小瞧

满地的星光。饭后,
遛弯也可目睹生命的蓬勃,
撑开耳朵去听大段大段唱白。嗨

总被重燃于胸腔的活力所感动。
情怀是赤红的,空前炽烈,
完全想象不到此刻已是黑夜。
突然,开始惊羡那些在尘世中

翻滚了一生的人。这般自在,
比城河里的游鱼还更欢畅。
都已解除了羁绊,当暮年

悄悄来临的时候。无人愿僵坐,
单杠上飞旋的也不是陀螺,
是赤膀的汉子。且快步
追上那团灰影,那是奔腾的心。

                2021.6.6.




某某

甚至,他连自己的名字
都锁在了箱子里。
(这与道德无关,只与
一场毫无必要的自嘲有些瓜葛。)
他埋藏自己,远离功利,
并为自己偶尔的动心而赧怯。
他错了:卑微
有何陶醉?在一条马路上,
谁也不能荫庇谁,
或者驱逐谁。他的屏障
也是他的围墙(全然是由自己
垒砌的),虽高度不足一米。
他在沉思后甩下的烟蒂
终会熄灭——那似乎是必然的。
正是陌生的人唤醒了他,越陌生
就越有一股无形的蛮力,
使他摸索到了体内本真的粗野。
那些幼稚珍贵极了!他,
一旦失掉了不知在何时
附加于身的所有边界,
便只剩了快乐。无边的快乐。

              2021.6.6.




夜行者

已近夜间九点。推迟的晚餐
改变了计划,但
改变不了行进的路线。

公园并未因漆黑而空荡下来。
(跑步的不是风而是魅影。)

噪音中,间或有
销魂的舞曲,时断时续。
脚下,再容不得半点儿莽撞。

沿熟悉的便道
重复每夜必去排遣的惶惑。
时光易逝,用两双手
死死攥握也都只是徒劳啊。

那人,何时来到身侧
无关紧要。那不过是他的她,
她的他,在因缘之中交互缠绕。

                2021.6.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