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火机及其他

◎逸鸥



打火机


1

我有两只打火机
不,其实我
不止两只打火机
之所以这样说
是因为除了这两只
其它的
都可以忽略

2

何小竹也有
两只打火机
何小竹的两只打火机
你不要猜
是充气的
还是烧煤油的
我来告诉你
何小竹的两只打火机
有点奇怪
里面是
装诗的
(后来反复
读了这一节
总感觉之前已经
有人这样写过
所以
如果这样写的
作者朋友
恰巧看到了
请及时
联系认领)

3

有两只打火机
一只是一次性的
随处可见
一只是紫檀雕花外壳的
造型优美
一只放在口袋里
伸手即用
一只放在陈列架上
已经失去了
放火的功能

4

其实我有
三只打火机
家里一只
办公室一只
还有一只
随身带着
我总是把身上那只
气用没了之后
又买一只
带在身上
另外两只
其实
没有什么卵用
白白把气
一天一天
漏完了

5

我把前面4节打火机
发在朋友圈
我的朋友
纷纷点赞
其中有个朋友
以分行的形式
留了个言
“一只打火机
没气了
另一只打火机
火石坏了
老鸟想抽烟
于是
用一只
点燃了另一只”
我认为他
轻轻松松就写了
一首好诗
我这样说并非
留言里面的老鸟
就是本人

6

这是一个阴冷的夜晚
夜深人静,夜雨霏霏
在昏暗的路灯下
面对面站着两个人
看不出来
他们是狭路相逢
还是如约而至
也没有发现
他们有任何交谈意向
沉默的空气里
隐藏着诡异的味道
突然,其中一个从裤袋里
摸出了一支香烟
另一个则快速从胳肢窝里
掏出了
一把手枪
叭的一声
把烟点燃

    ——2021/03/22





厨房秘史


开膛破肚
剥皮剔骨
摘胆剜心
零刀碎剁
历史中所有形容极刑的词汇
用于此处也并无不当
区别在于
前者是对罪犯的惩罚
后者是烹饪一顿食物

菜刀片刀斩骨刀
刀刀落在砧板上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声如午门敲响三通催魂鼓
锅已架好
油已烧开
煎炸炖煮
请君自便
烹小鲜
亦如治大国

一阵阵香气
扑鼻而来
令人垂涎欲滴
一盘盘美味
端上了桌子
猜拳行令
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
再三巡
当面红耳赤的食客们
酒足饭饱
拍拍屁股抹抹嘴巴
起身准备离开时

厨房里
玻璃门上粘着的肉碎
不见了
水槽里的边角料
不见了
灶台上的点点油渍
不见了
砧板上的血污
不见了
被擦拭的纤尘不染的大理石台面
在明亮的灯光下
一如
被洗刷干净的广场

这时
笑容满面的女主人
走了出来

各位走好
欢迎再来

    ——2021/05/21





危险的事情


枪剑斧戈钺矛戟是危险的
弓与弩安全,一旦搭上了箭
就危险。暗箭更危险
更远古的时代,石头也潜藏着危险

不要以为有了现代火器
菜刀就平安无恙,就可以无问西东
专事美食了。尺度稍有差池
水果刀也预示着危险

危险的并不只是那些锋芒毕露之物
字词也充满了危险,这是仓颉没有想到的事
毫无疑问,嵇康、苏轼、方孝孺们
是一群在文字的锋刃上跳舞的危险分子

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
据说在不远的清朝,文人的危险指数当评五星
我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写到这里
就打住了吧。我要从头到尾,逐字逐句检查一遍
这首诗,危不危险

    ——2021/05/26





牛逼的死法


如果有一天
我快要死了
我希望是死于悲痛
这死法太牛逼了
至于死于哪种悲痛
并不重要
无非是对世事的无奈
无非是对人间的绝望
娱乐至死的时代没心没肺
挥霍掉了一辈子时日
死到临头
就应该以莫大的悲哀和痛感
唤醒那些被浑噩遮蔽的潜在意识
这想法简直酷毙了
我想我死后将会让那些
躲在夜里痛不欲生的人
一生悲痛欲绝而未绝的人
惭愧不已
唏嘘不已
他们将在我的灵堂前
对着我依旧微笑的遗像
肃然起敬
鞠上三躬
并且暗自赞叹
牛逼啊牛逼
这个一事无成
悲痛而绝的人

    ——2021/06/02





神秘


点开一个微信群
对话窗显示
有5个人
正在语音通话
好比群中群
好比国中国
好比浩瀚宇宙中
漂浮着的另一个星球
很神秘的样子
我偷偷摸摸
闯了进去
感觉自己也
跟着神秘了起来

    ——2021/01/27





初见大海


我们去南方
来到海边
看海
大海很大
但是没有看到想象中的
蔚蓝,湛蓝,碧蓝
黄色的海滩上很多人
黄色的海水里
漂浮着很多人头
我们下海
游了一会
舌尖触碰到了
大海的咸涩
上来的时候我们看见
有一条银光闪闪的小鱼
被缓缓涌动的海浪
推上了沙滩
显然那是一条海鱼
已经死去
正在腐烂

    ——2021/01/31





天上人间


想起那次
她陪我去医院
做胃镜的事
我躺在手术台上
她握着我的手
我听着医生在说话
边感觉身体
在变轻
越来越轻
轻得飘了起来
在静谧的黑暗中
一直往上飘
直至飘到
看不见地球
等我睁开眼睛
看到她
还抓着我的手
心里还怨她
怎么就把我
从天上
拽下来了

 ——2021/02/14





有一首诗


包尘有一首诗
题目叫
候鸟
内容如下
“所有写雪的诗
都叫北国风光
雪化成蒙蒙细雨之后
叫候鸟”
我觉得
如果把候鸟
换成江南
“所有写雪的诗
都叫北国风光
雪化成蒙蒙细雨之后
叫江南”
也蛮有意思

    ——2021/01/16





不多不少


刚开始周一
就等周末
像我这样懒散的人
应该不少吧?
等到了周末
又宅在家里无所事事
像我这种无聊的人
应该不多吧?

    ——2021/03/10





天下无贼


交通电子眼
街头巷尾的探头
店铺布防
门前的摄像头
监控技术越来越好
监控设备
几乎遍及犄角旮旯
也许不久的将来
盗窃行为不再有
可是普天之下
那么多小偷
如果他们都失业了
将何以为生?

    ——2021/03/10





谷雨


久雨乍晴
我和小曾
带着二嘎子
遛弯
遛到桥头
二嘎子把脑袋
伸出桥栏外
桥下房侧
三只冠红耳赤的母鸡
嘎嘎哥,嘎嘎哥
二嘎子
汪汪汪,汪汪汪
它们在
一唱一和
节奏又和谐
又美妙

    ——2021/04/21





勿谓言之不预


2017年
我写了一首诗
诗中小曾
看到人家窗台上的花
开得美好
就踌躇满志
也要打造一个
空中花园
结果没有多久
就把买来的那些花卉
都给养死了
后来她把厨房
发芽的蒜头葱头
丢进空置的花盆
却无意弄出来个
空中菜园
现在我告诉你
那首诗
纯属虚构
那时候我们租房
没有条件
侍弄花花草草
直到前年
我们当了房奴
小曾真的去花卉市场
买来了一堆坛坛罐罐
结果没有半年
那些花草真的就
差不多死光了
现在我满怀希望
等待
菜园飘香

    ——2021/04/04





先进经验


年终单位组织召开
先进个人评选大会
大刘以99%的票数
荣获先进表彰
领导表扬
该同志一年来
从不迟到早退
可见工作认真负责
云云
我跟着大家一起鼓掌
但心有不服
大刘和我关系近
他的情况我清楚
去年之前的他
虽然很少早退
但是三日两头
要迟到的
散会后我找他
学习怎么做到
不迟到的先进经验
大刘环顾一下四周
嘴巴凑到我耳朵上
说这事很简单
以往我每天起床第一要事
就是蹲厕所
一蹲就是个把小时
便秘啊
好多年了
后来我转变思想
改变习惯
去单位蹲
领导管天管地
还能管咱拉屎放屁?
大刘严肃反问
又继续补充
这样多好
不但能够节约时间
还给家里省了
一笔厕纸水费

    ——2021/02/23





神逻辑


我的母亲
生于四十年代
没有进过一天学堂
六十年代被村里
安排当过红卫兵
八十年代开始
吃斋,信神
每逢初一十五
各路神仙过生日
沐手焚香烧纸
我的母亲现在
年老多病
医生建议她
要多补充营养
为了让她
破戒吃荤
我说毛主席
是唯物主义者
他命令造反派
要坚决打倒牛鬼蛇神
我的母亲
马上反驳
毛主席他老人家
是一位正神
被打倒的
那都是邪神

    ——2021/03/12




当我厌倦


这肯定不是
我的本意
肯定是
肾上腺
缺勤偷懒
多巴胺
就更别提了
肯定是
早就办好了
提前退休手续
那么现在
除了四仰八叉
的躺着
我只能这样
肯定肯定肯定
一下下

    ——2021/06/09





昨天是社日


从朋友圈里
我知道了昨天
是世界诗歌日
从朋友圈里我还
知道了昨天是
世界睡眠日
昨天我在山中
山上鸟语花香
山里我爸
正在睡觉
枕着诗情画意
裹着一抔黄土

    ——2021/03/22





2021第一首诗:献给二嘎子


新年的钟声,在电视里的倒计时中
已敲响。二嘎子趴在我腿上
安静的睡大觉。这只在新冠疫情高峰时期
被前主人抛弃,如今结束流浪生活
伴我将近一年的狗崽子
不觉岁月更迭,不知道人世间正在辞旧迎新
它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狗窝
就可以把薄凉人世历经过的无助和哀怨
遗忘得一干二净。只需要一根骨头
就可以随时快乐的像过大年
我要把2021年第一首诗
献给它。谢谢它胸怀宽广对这个世界
摈弃敌意。谢谢它此刻陪我一起度过
这个美好而祥和的跨年夜
并祝我们在新的一年里
健康平安,百毒不侵

 
    
——2021/01/0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