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中的天鹅等15首(2008)

◎雨人



《记录》
 
长时间搭积木的快感在于
一脚踹翻的瞬间。
我和贝贝研究个人史
把左边弹烟灰的水杯
当作右边喝茶的纸杯。
什么味道
无法告诉你。
 
八九岁时
奶奶请来巫师为我捉鬼。
黄色的纸面
画满了咒语。
他闭上眼睛假装为她把脉。
她善解人意。
 
佛经记载一个骑士受了箭伤问医生
箭上抹的什么毒用什么植物
配的疗伤药膏。
在琐碎的探究中
他得到了死亡。
 
《纯白》
 
光线昏暗
两个人在交谈。
她高挑衣裙
露出白色内衣。
我用画笔涂黑
两只乳房和
下面的部位。
 
镜中我迷惑于
那么多房间和门。
进入时
被温暖的被子裹住
我窒息。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报时鸟
不断把头探出又伸进
麻麻的
木木的。
窗外林中
小鸟飞来飞去。
它们的麻木在于
它们感觉不到时间流逝。
 
《瞬间事》
 
低头上班下班。
抬头
突然看见
一树红叶。
要变天了。
用数码相机拍抓。
照片里的人真怪。
水仙的香
改变了他的位置。
玫瑰的血在月圆之夜
左右了一个女人的身体。
 
你抚摸。
你陷在
一团棉花里。
隐隐约约的花园
一群羚羊蹦蹦跳跳在吃草。
压翻她让她变成
一只温顺的鸽子。
 
抓住乳房就抓住了整个世界。
婴儿吮吸的嘴
浑圆的苹果。
你看见妈妈枯黄的脸像沤在水中的落叶
散发着中药的气味。
 
《差异》
 
元旦没有像去年
下了一场大雪。
天格外蓝
遥远的东北
尽管太阳耀眼
依然寒冷。
最后一排七十年代红色的平房
现在替代它的
是一排铁制的健身器材。
我带着洋洋
在那儿玩耍,他一点也没感觉到缺少。
 
我能告诉他什么?
比如说:向阳的一面叶子很绿
照不到的地方发白。
再比如说:上楼的台阶和下楼的台阶是一样的。
对我来说:
一个人玩牌
或左手与右手下棋
和独自一人写字画画是不一样的。
 
《危险的蓝》
  
两个人沿着南塘的长堤。
前面是孩子
后面是爸爸。
一转身
妈妈消失在白茅丛。
我感到了一丝威胁。

圆滚滚的梨和羞红的桃。
牡蛎的眼睛。
冬眠的蛇
停在她敞开的领口。
 
《变换颜色的游戏》
 
语言中的强指。
我生活中的强迫症:
把你误读成另外一个女子。
怀疑脖子
爬着一条水蛭,每天摸它
却摸不到。
站在阳台,数五下,出现黄灯。
数十下,出现绿灯。
数二十下,出现红灯。
变换颜色的游戏。

有人痛哭。
丧失的亲人向内生长。一根刺。
有人赏花
小心避开,蔷薇上的硬刺。
 
《镜子》
 
郁闷。
像芦荟长有爬动的蜥蜴的身体。
但不是。
她坚持可能染上爱滋病或长有肿瘤。
一直低烧
怀疑丈夫在外鬼混。
在这无常的时代,什么都可能发生。
 
他们拒绝我的请求
关掉灯。
房间很冷,我抱着被子坐在地板上。
月亮像钢琴键盘上蹑足潜行的猫。
树林很美
像死去多年的人。

一个房间分成两个空间。
窗外
不知名鸟的啁啾。
这几天
我参加了几个人热闹的丧宴
像一面镜子。

《剪辑》
 
为了把杀死猫的场景放入影片
必须把婴儿的脐带剪断。
问题在于:他对蓝天
充满莫名的恐惧。
这样下去
永远无法开始。
 
剪掉城市。剪掉
母亲的背影。
我什么也不能改变。

《烟花》

抬头
烟花有幻灭之美。
突然想起:
烟花巷里的女子。
不像淑女。
只顾低头种花
不曾见她撅起屁股拉屎。

江南梦里
多柳烟,少柳如是。
我不是
那一个折柳送别之人。
用柳条串鱼。
端然
是那一天上吊的女子。

《半夜醒来》

半夜醒来,城中长草。
一个自杀的少年
绕来绕去
越缠越紧。

荡的再远,也有返回的时候。
我打开窗户
并指明方向。
她陷入自身,不能区别空气和玻璃的不同。

《独自品尝》

空荡荡一座办公楼
一个人值班。
屋顶上的雪
一点点消化
变黑。

几天前
妻子带着儿子去了郑州。
雪压着绿叶
舌尖。
诺大一个棉花糖,独自品尝。

 
《苹果及其他》
 
马桶与苹果都有
光洁的外表。
一个人造的,一个树长的。
萤火虫不能
与它们混为一谈。

它们有它们的生活为我们
特制夏夜的灯笼:
坟墓傍着麦田。
孔子说老虎剥了皮
与狗没什么两样。
我躲进一个词里。
法海躲进
螃蟹的壳。
窗外
香樟树的影子毫无意义地晃动
把这一切联在了一起。
 
《遗址》

大片麦地。一棵树。很安静。
不像人那样滑稽:电影中
男女主角在接吻。
她怎么咬他?祥祥大叫。
周围人发笑。我无语。

宏伟的废墟残留美丽的石柱。
圆明园遗址。我震撼。我无言。

那不是他是一张
张大的嘴。一条挣扎的鱼,
在烈日沙滩上。在这个世界,
我再也不能喊,父亲 !
 
《有些乱》

土豆发芽。
扔了吧?
没有菜园。这不是乡下。

风有些大
风筝有些乱。
早晨有点冷,中午有点热。
穿什么
出门骑车。
我往左,她往左。
我往右,她往右。
不知她在想什么。

怒放——
花把压抑多时的愤怒摔到我眼上。

《花开得小》

花开得小
像她小小的乳房。

小象兴奋地甩动鼻子
它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

摸上去圆润的瓷器
打碎了很容易割破手心。

《剖瓜》

剖瓜。
一刀两半。
大街上都是喝醉的人。纠缠不清。

给观音献一束金黄的油菜花
她们嫌俗,不让。
我靠在广告牌里小天使身上 。
胡喷凌乱的黑色字体:
有车、有枪,办证、代开发票。

几个人挤在棺木里
尽量缩小身体。留出更大的空间
给空气。

《时光中的时光》

长途旅行
回来
很累。
感觉还在车上
悬空。
多年不见的同学除了喝酒
还是喝酒。

目光所及
从南到北这里开败的桃花那边正开。
过了二十年
我才后悔不该责备父亲当年的卑微。
随着春天
杨树的叶子逐渐遮住远处的亭子。

我无所事事
伏在窗口。
谛听各种鸟儿的鸣叫
它的妙处
是我听不懂。
自从父亲去世我还在写诗、喝酒、作爱。 
 
《事件》

清晨,遇见远处的亭子和长啸的人。
他忘了
在梦中已经死去。
面对湖水
被置入双重的否定。

恍惚。在麦地
被一只金黄的老虎追赶,被吃
或干脆变成它的替身
押在学校操场
等待正法。 
 
《黄昏中的天鹅》

简单的旋律
开始我很轻松,随着曲子无限的
重复。
我简直快疯了。

那个女孩的眼神不可模仿
旁若无人。   
我陷入莫名的沮丧和无端的预感:
所有的人都会死的
包括这孩子。   
 
《乡愁》

我父临终时决定不把尸骨埋在故乡
撒在江水。
让我放弃怀念。放弃乡愁。
在一个句子里:
上帝与奴仆。鲜花与大粪。同样使用
没有区别。

但这只是我存在中的想象。
有一次
我告诉儿子他吃的是“羊”肉。
其实是狗肉。
因为孩子喜欢狗
我不能说。
 
《潜行者》
 
苏格拉底临刑前
对弟子说:我欠邻居家的一只公鸡
你替我还了。
读到此处
我哑口无言。
  
现在问题是:
不像当初
这样等下去什么也做不了。
他父亲不想让我知道
他疯了。
去年在郑州见他手上开始长白斑
我就知道。
 
月亮很大。
风很大。
天有不测风云。
妇人十月怀胎。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