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下游】(2021年5月习作)

◎伤水



液体之夜

我和上满觉陇路已经没有牵连
找老张,只是个幌子
喝碗桂花栗子羹,买半斤龙井明前茶
边和老张家长里短,整个
杭州回不到失窃前的彷徨

那些忧郁的部分被夜色剔除
一杯龙井隔了好几晚
到了重新冲泡一杯的时候

许多事,有想法没办法
谁是盗贼?我知道却无法作数
一切都是液体,无论片羽还是淡绿

飞鸟集关门了事,我只是到这里来
没有任何目的:我还能到哪里去

2021.5.2,杭州


适度

恰到好处的风
该是多少时速——重要的是
自湖面而来
湖水即将打结之时,缓解了它
在心绪即将拥堵之际
车流动了
那么多人压在白堤,断桥欲断
夜风吹散了聚集
经济过热和紧缩都是有害的
道法自然
夜风舒展了南山路筋骨
假如有的话

2021.5.3,杭州


雨声大起来了

从起初的啜泣
忽然蹲下嚎啕大哭
我们慌乱了一阵,慢慢
适应下来
雨声的包围之中,最适合回想
那就从最接近的开始
昨夜此刻
风从湖底涌来
现在才知,那是风物长宜的一刻
亏得悟到这点还不算迟
一切都来得及
雨声使时间拉长了
也使丢失的一切重又记起
被你无意读到的
诗行,湖面波光的皱褶
约来的滴滴车辆载走了你
却遗下你的顿悟
你关上漏出的灯光
把一拱一拱的青蛙留在雨中
雨大起来了
我听到这个世界的空旷,寂寥
重复,和守护

2021.5.4,三合潭


灵峰之夜

我不怕有人偷听。要有,
也是一块石头,一块山一样大的
石头,正被夜雾笼着
无法移动半步。只有天亮后我
去看她。绕着她
转一圈
就像她原地转身,掩着耳朵
举起流水的双手
                  
2021.5.7,雁荡山


雁荡水声

已经是明天了。水声
有些复杂,但仍
清澈。我知道它会清洗
一夜的蛙鼓,直到洗得无声
我知道水的艰巨
它得耗费这之前经历的
积沙成山的同等时间
才能将巨石恢复为
漏下我指缝的
细沙
离开时,我想拥抱一下水声
只有它在坚持
但我不能保证它会不会
仍从我指缝漏出去

2021.5.8,雁荡山


雁荡山:石头

应该去看看石头
看看一块石头怎么变成了
一座山
太多的时间,我停留在
一座山分裂之后的无数块垒
现在到了反过来的时候
至少倒仰着看,夫妻峰就是
欲飞未飞的老鹰
开怀的少女成了老妪
石头也就是浮云
苍老成为幼稚——
应该去看看那些石头
看看被遗弃的坚硬,看看顽固
与不妥协
看看一块石头怎样成就一座山
看看一块石头怎样就是一座山
只要你坚硬,顽固
和毫不妥协

2021.5.12


筼筜湖短句

天黑后,筼筜湖上面部分
全被删除。上半身不在。由于
过多的敏感词
水里的灯光如逃脱的豹子,亦如
跃下的中学生

2021.5.13,筼筜湖畔


难以描述
        ——致王小龙、孙武军和赵俊

头顶的凤凰木
开出首批的花,照样难以描述。
你们都离开了
我仰头把凤凰花看了一秒。又一秒。
假如十五秒,就会有另一种力量
——深谙纪录片的小龙兄长
会如是说。
实际上,只会把我脖子仰酸
我侧过脸,等武军兄补充
那将是另一类型的解说词——
比如,凤凰花开了
不如凤凰花终于开了。
而赵俊大师毕竟年轻,不像这
凤凰花需要先行试探
不等动车到站,他就刷地
涂满了树冠
是的,或早或迟,你们都将
回到自己的家,
就像凤凰花
回到凤凰木的枝桠。

2021.5.14,集美


致凤凰木

是的,被捂得太久了,我们麻木然后冷却。
凤凰花把我们的血尽然晒在半空
那不移动的树干是假的:一个拄着假肢的人
她最后的渴求多么忧伤!

2021.5.15集美


在黄厝沙滩

我们一直不明白
波浪就一直在转译。把耳朵交出来
风有被感染的盐
转一下身:我们就是自己的鱼鮝

我们忘记片刻自己
就如当年,对面飞来的炸弹,它
只把自己炸碎

2021.5.15,集美


得罪

为了一尾鱼
我得罪了不思考的水
为了一口水,我得罪了
井口大的土地
哦,伤口!泉水将填满我挖的坑
而该死的山泉从不无缘无故跌落
那就让我跃下
反正我已经得罪了死亡
现在我得罪语言和
自身

2021.5.17,天成山麓


天成山麓的雷雨

可以忍受火。烫伤,或烤熟
我受不了穿不过去的雨丝
那决堤之水
不能确定把我冲向哪里
不是我不能,水也不能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
我只有让自己静候。静候
我前面的天成山被轰炸被坍塌
端坐我的木椅也瞬间解体

2021.5.18天成山麓雨中


雷声……

天空猛地蹲下,裤裆破了
把自己关到水牢内
不如融到撕裂里。巨大的缝隙
地球托着我,被猛地吸了进去

2021.5.18,天成山麓


虚席以待

雨烟是一盘菜。在五月的
餐桌上,我手持竹筷
等待另一个戴面具的人
入席

我对自己说起酒
而彩色和素色在此时是一样的
山麓晕乎乎了
看起来如此。实际上
无非吞咽过多的雨烟

我们都会消化不良
老家的鱼鮝再次让胃口欢呼
溪流在喧哗,而你看不见流动
过快的重复就是静止
而平淡也就是起伏

可你还没来
最大的可能是被雨围困
你会说不是。你怕过分的雷声
那种爆破,把巨山认作陈腐的制度

好像天空蹲伏下来
灵魂探身而出

2021.5.18天成山麓


隐退

滴水的声音
花啪地开在户外地板
我想起儿时屋檐的滴落
迎接的陶罐
满了,慢慢溢出多余

保持自己的拥有
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现在雨停了
厮杀结束了。没有胜利者
我带着没有负伤的痛
悄悄离开。可能,顶多,在背后
拖几滴尾声

2017.5.19,天成山麓


身内贮藏的动物

这几年,每逢雨季
一场大雨后
我都看到被雨水洗出的衰老
而以前,我看到清新,和
雨过天晴的豁朗

我知道相由心生,我看到的
其实是沧桑
那些暴雨过后,我曾经
躺在甲板喘息
又时时警惕下一场的偷袭

那豹子一样猛扑上前的家伙
瘪气了
不同时期在同一付躯体内
藏着各异的动物:

现在知道身不由己的涵义
我想放出猛虎
却出来了一只病猫

2021.5.19


鸽子蛋和520

老人说从午饭等到晚饭
我到夜里才敲门。为我准备了
鸽子蛋

因为今天是两老人
结婚60周年纪念日

陈十八纠正老人的
金婚之说,60年乃钻石婚

我自然推测得到1962
并无520一说。老人补充
只因当年今天是周日

这不是鸽子蛋
这是钻石。我对老五说着
瞬间吞下了两颗

但我们都没问
为什么纪念日要食用鸽子蛋

肯定是某种吉祥之象征
就如钻石在肚子里
决不消化

2021.5.20,临海


买死的人

给微信朋友圈里一个
公开亮价的杀手公开点赞的后果是
享受一五折
我急于下单,却找不出
值得杀掉的家伙
不是无法评估恶的程度
也不是威胁系数难以预测
你知道的,那么乌压压一大片仇人
你准备的子弹肯定不够
若只杀一位,那就下单毙掉自己吧
因为,反过来看
我是离奇的怪物
清除之后,世界会松了一口气

而无人下单的凶手
实在危险。最后,可能,他
只能对自己扣响扳机

2021.5.24


尾音

发霉的月亮
出现在天成山山顶
你会不自觉摸了下自己脑袋
以往,她主要出现在东边
树杈并顺着树干
爬到树梢,甚至更高
好像往事
她尽力了,你梦去前
会听一两首歌
旋转的黑胶越来越深
她尽心了,你醒来后
不记得曾经做过的
那些日子密密匝匝全记在
工作笔记,你不会打开
就如没有发生过
你宁可想象,也不回想
保持一种不止息的
尾音

2021.5.26,天成山麓


一只误入书房的不知名之鸟

认识到错误,是在
这个有限的空间练习飞翔
当翅膀在玻璃上扑棱
外面的两只同伴
也在怀疑你作假——

脱离是困难的
因为我们看不到洞开的门窗
而只在玻璃上努力
为什么看得到飞翔,却
无法振翅?

眼前和身后。瞻前顾后
往往是智慧而不是畏缩
退一步海阔天空,可
眼见不为实
当我困厄时候,曾经的飞翔
就是灾难

2021.5.26,天成山麓


在海水的怀抱里

辽阔被辽阔所截杀,而苍茫
被苍茫所解放
你抱起波涛,鱼一样沉潜下去
整身的骨骼成就了一支珊瑚
那些过往,忽有枝条上坚硬的色彩……
看起来却一直在柔软

2021.5.26,天成山麓


姑姑

所有姑姑都是为她侄子准备的
避难所一样的姑姑,几乎与世事无关
面孔隐没在木锅盖掀起的水蒸汽
烟雾中,捣衣声是石头与木头的敲击
并伴随着铁器深入泥土的摩擦
竹帚对泥土的抚摸
你直起腰来,却从未解下围裙
你没有面孔
如不能描述的雨烟。在江南,今晚
一抹炊烟在桥头樟树下散去

2021.5.27夜,天成山麓


下游

掌舵人化身为船木,他拍打着水
击岸的声音
一阵阵喘息,很像床底之乐

那个人说:我多么喜欢做爱
似乎为化解身体的尴尬

当你回想,你发现危机之时
也是放浪之刻。好就好在无形中
你被双重浸泡

不然,船木一流走,你怎么也撑不到
对岸。你望着流水,水就把你
流晕

2021.5.28,天成山麓


十一年前

十一年前,我还有气力
能够把双腿踢过头顶,能在网前
跳起扣球:斜扣在自己预设的范畴

能写出让自己意外的诗——
不要在我的脖子上安放你的颅骨
祈祷声洗脏了毛发。雪
吞吞吐吐,没有了盐的味道

十一年前,我到香港把你接来
洗澡时中介阿姨发现了你两乳间凸出的
一块骨头,大惊失色中
你妈妈轻描淡写地解释:他爸爸也有

十一年前,妞妞不得上楼
她焦急地在楼下东西来回,横行的样子
像一只自动折返的梭子

当你不再无意义地啼哭
妞妞停下来,却始终翘着头,昂首
警惕一个男孩满世界的任性

2021.5.29,写给子冉十一岁生日


够不着的地方

在天成山麓,雨
下下停停
像一个极尽纠缠的恋情
而窗外的绿色不动
层次分明起来
似一个深藏的含义裸出层次
道理都是静止的
稳定不了一个动荡不宁的灵魂
我想去一个岛
那起伏中的安稳,压住了
整海的躁动
那距离不远,只在看不见的地方
没有雨够得着

2021.5.30,天成山麓


鸥。

浩渺是为你准备的,你飞得越来越

微小。最终不见。苍茫是为你准备的
你滑翔的样子深受感染
更高处俯瞰,海水是固定的
你是其中会飞的水珠。一粒盐。你
咸了覆盖的苍天

当我回来,你再次鼓起潮声

2021.5.31,天成山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