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治萍 ⊙ 行吟在青海腹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度生态诗作十大汉语诗人排行榜”推出

◎章治萍



  【北京消息】中国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主管、中国林业文联主办的《生态文化》杂志2021年第2期与第3期分别推出“2021年度生态诗作十大汉语诗人排行榜”上辑与下辑,入榜诗人为(按出生年月先后排列)子川、陈铭华(美国)、章平(比利时)、华海、谷频、章治萍、成路、陈华美(新加坡)、何佳霖(中国香港)、王玫(傣族),特邀主榜人为章治萍。

  该榜具有一定的全球性,入榜诗人既有中国近年在生态诗方面有一定成就、有一定建树的诗人,限每省(市、区)一位诗人,还专门在欧洲、美洲、亚洲及中国港澳台地区各入榜了一位在生态诗领域有一定创作态度与实践的汉语诗人。为使入榜诗人更加多样性,甚至还特意入榜了一位少数民族诗人。十位入榜诗人最年长者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最年轻者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因是该榜首次叩世,没有在更年轻的诗人中选择入榜者,这将留待以后弥补。

  该榜没有向“高大上”随意靠拢或盲目膜拜,而是更多的关注对生态诗真正有所态度有所实践的诗人,这种选择的难度更加艰难。故而,入榜诗人们无疑与“地气”连接紧密而生命力旺盛,这犹如创作的密钥,能够打开诸多题材的生态之门,使他们多多少少地各自通过自己的“生命经验”而掌握了通往生态诗天地的方式与方法。所以,主榜人与刊载杂志认为以这种形式推介生态诗人,在广义的生态文化领域,或者在狭义的生态诗方面,都具有“别树一帜”的意义——虽然作为极其短暂策划的新生事物,它的不足与偏颇之处可能在所难免。

  为使读者了解生态诗,主榜人在“榜前语”中专门诠释了一下何谓生态诗。主榜人以为以诗的形式,竭力阐述与生态相关的种种题材、素材,并且表露出生态文化价值、生态意识解构、生态思维方式、生态经验传播、生态哲学(美学)判别、生态文明传承等的作品,即为生态诗。对入榜的每一位诗人,主榜人也是在大量阅读他们的相关诗作后撰写了每位诗人简扼而力争精辟的“入榜词”。入榜诗人们自选了自己的一二首生态诗作,并自撰了简介。

  因长期野外作业的工作性质决定,主榜人章治萍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始便自觉系列式地进行自然诗歌(生态诗)的创作,曾受聘为中国(香港)人文研究院汉语诗歌研究会会长,多年担任中国华北煤炭地质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安徽科技学院人文学院兼职教授,同时长期主编知名民刊《诗家园》,无疑具有一定的官方与民间双重“眼光”,对入榜诗人的选择面应该具备相当的广度与厚度、高度与深度,且尽可能地将“榜”垒得与众不同。不久前,他曾为《中国矿业报》《荆州晚报》与美国《新大陆》诗刊策划、选编了生态诗专版(专辑)。

  《生态文化》杂志系国内外公开出版发行的双月刊,创刊于2000年7月,是中国繁荣生态文化、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平台和权威阵地。该刊现任编委会主任黄采艺,主编胡伟。该刊大16开本,四封彩印,每期内页64页,全年订价60元,社址在北京。



2021年度生态诗作十大汉语诗人榜

主榜人:章治萍

  榜前语:本榜以诗人出生年月为序排列。首次尝试利用这种方式介绍全球当代生态诗人及其作品,坦率地说我们没有太多的经验,我们仅以热诚的态度来建立本榜,故而不足与偏颇在所难免。何谓生态诗?众说纷纭。主榜人以为以诗的形式,竭力阐述与生态相关的种种题材、素材,并且表露出生态文化价值、生态意识解构、生态思维方式、生态经验传播、生态哲学(美学)判别、生态文明传承等的作品,即为生态诗。既然是全球性榜,我们特意择优上榜了欧洲、美洲、亚洲及中国台港澳地区各一位主要以汉语创作的诗人,不想说他们代表这些地区,但想说通过他们的诗,我们能够略窥到这些地区生态诗的现状。我们还特意上榜一位少数民族诗人,以尽可能在这小小的诗榜里看到当下生态诗更多的魅力。上好的生态诗应该有“大生态”的内涵,它能够触及人的生命体系,因为,“生态”之上能够自由思考、吐露心声的可能不仅仅只是芸芸众生的我们,但是,就目前而言,能够垒构全球生态文化体系,改变其好坏的相信只有我们人类。故而,倍加珍惜,倍加热爱,应该是每一位生态诗人(乃至每一位世人)安身立命之本。


  子 川

  上榜词:以禅意的嫁接与浮动在诗作中阐述生态的形态与意义,是诗人子川在生态诗领域相当突出的呈现。这些呈现集中于他近年出版、发表的一些诗集、诗作中,譬如《水下面是蓝天》等诸多生态短诗,都无疑剖析着诗人在生态意识面前是几乎独有的诗性认识与诗性判断。在我看来,其濡染给读者的主题既包含诗人个人主义的冷静的叙述,或许亦包含读者集体主义的激烈的批判。这种诗的创作、提炼能力,决非是仅用时间就能积累到的经验。

  简介:子川,男,本名张荣彩,1953年11月生于江苏高邮,1992年起先后在《钟山》《雨花》《扬子江》任职,著有诗集《总也走不出的凹地》《子川诗抄》《背对时间》《虚拟的往事》等,两届紫金山文学奖诗歌奖得主,曾任《扬子江》诗刊特聘主编、江苏省作协诗歌工作委员会主任、专业作家,现任江苏省诗词协会副会长、《江海诗词》主编。现居江苏南京。


  陈铭华

  上榜词:短小精悍,可能是海外汉语诗人的共同点之一,他们有时心血来潮也会创作长诗,但我们在海外汉语诗刊上见到的基本上都是“短小精悍”的家伙,绝大多数海外出版的汉语诗集亦如此。说其“短小精悍”,不仅是指其行数,而且还指其每一行的字数。但这并不妨碍上好的生态诗的出现,陈铭华可谓便是海外使用汉语写诗、写生态诗的一把好手。譬如《大峡谷》,既写实又写虚,既写宽泛的人文又写残酷的现实。实是生态之躯,虚是生态之衣,构建到人文与现实的层面,就具有复杂的多样性的解读,诗的魅力便会由虚化实。在陈铭华的生态诗里,我还时常读到戏剧化的演绎方式,譬如《小镇的黄昏》……,一帧帧游动的画面,简扼的举手投足间充盈着某种古老的生态之美。

  简介:陈铭华,男,1956年生于越南嘉定,1979年移居于美国洛杉矶,1990年12月偕诗友创办《新大陆》诗双月刊至今,任主编,系美洲唯一定期出版的汉语现代诗刊。本职工作为工程师。现居美国洛杉矶。


  章 平

  上榜词:漂泊与流浪的色彩,我以为,充塞于诗人章平绝大多数生态诗作之中,譬如《有一片枫叶飘来我的手里》,是其生命历程中某个短暂片断的真实写照吧——诗人陷落于“树林”之中,“树林”并不大,诗人却难于走脱出来——这应该是属于生命生态工程学了吧。它们转化为诗必然是生态诗,是对某些自身问题的科学生态意识下的诗性的诠释,它们往往从狭隘中看到社会世界中博大的努力,反之,又往往从博大的个人世界中捕捉到狭隘的希望。诗与诗人的矛盾与统一在自己的作品里面,往往是最大的角色,更是最小的角色。章平如是也。

  简介:章平,男,出生于1958年4月,浙江青田人,1979年移居荷兰,著有《章平诗选》等,诗作《飘雪》曾获《诗刊》诗赛一等奖,诗集《飘雪的世界》曾获“中山华侨文学奖”。现居比利时。


  华 

  上榜词:物以类聚,诗与诗人岂不同样如此。近年,诗人华海任职于清远,清远便涌起生态诗的热潮,不仅举办生态笔会(诗歌节),而且编撰、出版相应生态诗集、生态诗评论集,使清远狠狠地烙上了生态诗的印迹,这是一地的诗之幸、诗人之幸。初窥之下,华海的生态诗感觉写得简约而明朗,表现、阐述的大多是普通事物、平常场景,但细藻之下便会体察出最小的自然细胞方才是最大的现实生命力的真谛,这种真谛显然具有不被遮盖的锋芒,并闪现温暖的杀伤力,使读者无畏地愿意走近诗人和他的诗。无疑,华海惯用大家熟悉的普通词语,且以他敏锐的生态思维交织形成了珍贵的词语之网,而这“网”予读者绝对具有很强的诱惑性的杀伤力,譬如他的诗集《静福山》与他最新出版的散文诗集《红胸鸟》。

  简介:华海,男,本名戚华海,1963年9月生于江苏扬州。中国生态诗歌倡导者和自觉实践者。已出版《华海生态诗抄》《虚构之岛》《当代生态诗歌》《生态诗境》《敞开绿色之门》等生态诗集等,曾发起举办“生态与诗歌暨华海生态诗歌国际学术研讨会”和七届”清远诗歌节”,推动中国生态诗歌创作和生态诗学研究。现任职于广东省清远市委宣传部。居广东清远。


  谷 频

  上榜词:久居海岛,诗人谷频写了大量相关海洋(海岛)的诗作,对那片熟悉的海域,他总是决不吝啬他拥有的一切词语,以此,他在诗界留下了较深的独特烙记。但是,题材为海洋(海岛)的诗作并不一定就是生态诗,如果仅仅是表面风景下的表面歌吟与表面风貌下的表面叙述,那离生态的内核恐怕尚有一定的距离,顶多可谓之为自然文学。真正的生态诗除了表面的表达外,更多的莫不过是“生命经验”的介入。谷频近年的生态诗作就有意识地将他的“生命经验”置入到了看似宽泛、实则精练的诗人与读者之间的对语环境中——给予读者生存于大自然的感动,就变得不是空洞的说辞了。譬如他近年出版的诗集《散步》等,读之,总感到诗人散步的小径两旁,绽放着永不凋零的无名之花,生长着全人类的荣誉与智慧之果。

  简介:谷频,男,本名李国平,生于1964年4月,中国海洋(海岛)文学的倡导者与实践者之一,《群岛文学》双月刊主编,操持了多届全国海洋文学大赛活动。著有诗集多部。现居浙江岱山。


  章治萍

  上榜词:无独有偶——这四个字,或许是诗人章治萍对自己的诗最理想化的希望,既不“惟一”,也不“泛众”。显然,通过他谨慎而宽泛的心声,他或许也永远成为不了“惟一”,但他从事业余创作生涯四十年来一直不计后果地努力跟随在“惟一”的后面,不论是自然诗歌,地理诗,还是生态诗。其生态诗代表作有早期的长篇系列组诗《青海地理诗典》(见《诗刊》《青海湖》等杂志)与近期的长篇系列组诗《鸟影,或者其它》(见《大地文学》《太湖》等杂志)等。

  简介:章治萍,男,1964年11月生于江南,长期工作于西部雪域高原,跋涉了几乎整个青海腹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写下大量地理诗、生态诗,是中国当代自然文学、自然诗歌最早的自觉实践者之一,是“诗是生命经验”思想首提者,中国代表性“诗的公益人”之一。系中国华北煤炭地质作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科技学院人文学院兼职教授,曾任中国(香港)人文研究院汉语诗歌研究会会长并以此主持三届中国地域诗歌奖。美国新语丝文学奖迄今历届诗歌类最高奖获得者。著有诗集《大巅地》等。现辗居于江苏无锡与青海西宁。


  成 路

  上榜词:成路是当下中国诗界中为数不多的大生态诗的实践者。何谓大生态诗?简扼之,小生态诗一般仅触及自然生态环境,而大生态诗触及的则是人类性的生存经验——故而,不少灵性写作者选择生态题材为诗,那这诗往往便是大生态诗。你读成路诗下的陕北,总会感受到坡巅之呐喊的神韵:他的意象既是具体的,活灵活现,如一出出秦腔般有溯源、有过程、有技巧,有融合,有冲突,有结果;又是抽象的,品味深厚,如黄土地般嚼劲十足。它们有的很长(见成路诸多长诗),将自然环境中的或群体或个体的命运浓缩成诗人自己的一行行吐露、一节节顿悟、一首首流传,不求目标使然,只求最初感悟上的思想上的羁绊。它们有的很短,譬如下面入榜的这首仅十余行的“呓语”,却在生态的白色的碗沿,听得到风雪在正确的“方向”上唳号,看得到火魂在“在记忆的水”里舞蹈。成路的这条诗路应该是宽广的,富有建设性的大生态文化意义。

  简介:成路,男,1968年6月生于陕西省洛川县石头街。灵性写作的探索者,编审。著诗集、诗学理论、非虚构作品等12部。荣获第二届柳青文学奖、中国首届地域诗歌创作奖、第八届中国·散文诗大奖、鲁迅文学奖责任编辑奖、延安市有突出贡献专家等。居陕西延安。


  陈华美

  上榜词:朴素既色彩——我们的老祖宗通过水墨画可以表现出气吞山河的神州大地,也可以表现出人的细微的喜怒哀乐。目前旅居新加坡的诗人陈华美创作的生态诗就如同一幅幅水墨画,小主题,小题材,小吟唱,但能够揪住人,为什么?因为朴素。真真切切地把一个小问题、一件小事物、一桩小心事等等说溜圆了,往往比只说的半清半浊、半明半暗、半生半熟要好得多,特别是就生态诗而言。任何的诗,皆与诗人的情绪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生态诗尤甚。情绪又与时间不得不产生紧密的关联性,而时间又回馈给诗人更多的选择。陈华美是擅于捕捉、择优这些“选择”的诗人,这在旅居国外的汉语诗人中格外难得。

  简介:陈华美,女,1969年4月出生,原籍江苏盐城亭湖,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作散见《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菲律宾《世界日报》等报刊,著有个人诗集《岁月有痕》等。现居新加坡。


  何佳霖

  上榜词:“我只是一个狂想者/试图把这棋局掀翻。”这是中国香港诗人何佳霖的诗句,或许可视为她作为“诗人哲学家”的宣言。思辨,是优秀诗人必备素质之一,从“蜜蜂”的死亡、日食的“天作之合”、“海”与“荒芜”,等等,思辨无处不在,神灵活现。何佳霖通过种种的思辨营造她的生态文化体系,是有预谋的,是有技巧的,是有可针对性的,是有目标的,慢慢品藻其味更妙。这个体系说大便大——关乎我们每一个人,说小便小——仅与一位“佳人”相关。我们可以忽略这个大小,而把目光停留在她的词语之间,拎出相痛相惜的一二个,尝试形成自己理想的生态追寻之桥,从“彼”跨到“此”,或许会感受到与她在生态文化语境下并不怎么陌生。

  简介:何佳霖,女,笔名度姆洛妃等,出生于1971年10月。香港女作家协会主席,《华星诗谈》周刊主编,《橄榄叶》年鉴主编,《女也》文学杂志主编。现居中国香港。 

 

  王 玫

图片

  上榜词:底层的悲悯意识充斥着王玫的几乎所有的生态诗里,这是我关注这位身处遥远边疆之城少数民族诗人的原因之一。她之所以有浓郁的悲悯意识,应当与她“当地者”的身份相关——她有别于走马观花者、当代移居者之外少有的“主人”的生态思维,以及原始的阐述方式——这些显然是“底层的”,她只提出诸多的生态问题,但不提出任何一条解决这些生态问题的“政治策略”。诗人的义务与权力莫不如此了,试问你还能怎样?善良,也是王玫的生态诗表露出来的诗人心态之一,且浓厚朴实,给读者相当的可信度,本榜就有意选择了这样的一些小诗。诗人的善良,或许是创作生态诗的必备前提之一,特别是在当代文化背景下的中国。

  简介:王玫,女,傣族,生于1973年4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普洱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著有诗集《等一人电影》等。诗歌散见《诗刊》《草堂》《民族文学》《边疆文学》等刊物。现居云南普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