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醋之名

◎吴小虫



以醋之名
——参观镇江醋文化博物馆



丹徒区恒顺大道
66号,上周末刚去过

镇江香醋博物馆,4A级,木格花窗白墙青瓦
诗人王明法还记得,1985年他刚进厂之情景
“必须按照老厂门的样子保留最初的……”
他和镇江,镇江和他,夜晚江水晃动月亮
白天的汗水——天气之热几乎有些窒息
也没那么严重,是我早忘了重庆,青葱岁月
一个人在火锅的翻腾中抄写着清凉
是我早忘了,地远天高老晋北一滴陈醋缓寒愁
我们去了镇江,该怀着怎样的态度
冷杉,上市公司总裁,人间事已明了
说话时真诚有度,拜佛时虔诚至深
他说夜晚睡觉落了枕,不忘主动按下电梯键
马泽平,老朋友了,回族,只能吃清真
这导致他总是醉得很快,在桌上埋头大睡
八年未见的纯子姐手心里攥着三条河流
每天从东城跑到西城擦亮着镜中之我

——进入博物馆,弥漫着醋的气味的
对,我建议你不要分心,先从醋的历史了解
黑塔造醋,以梅代醋,醯人是一种官职
粮食发酵叫酉,先成酒,美了整个江山与红颜
后成醋,二十一天始成左右结构“昔”
《齐民要术》介绍了制醋二十四法
多少楼台烟雨中,风吹草低见牛羊
以至于唐朝,以胖为美的时代,颜体楷书
对甜的珍视在白乐天的长寿诗中改变
“疾酢倍觉酸胜甜”——脉络越来越清晰
吃醋有了隐喻,隐喻却不得不现身
苏东坡在镇江只是为了吃鲥鱼吗?
芽姜紫醋,桃花春气,不远处的南宋朝
被南下的蒙元军队切断了龙骨
所以“孤峙江心”并非金焦二山
实属中正之音在等候她星夜中赶来的拨弦人

之前我们去金山寺文宗阁,看拔贡生汪中
住金山精法楼10年尽阅阁中籍
要正视要细数,文的延续和散布
丹徒人朱兆怀创立“朱恒顺糟坊”
恒顺众生接上了华严要义,恒顺香醋
酸甜与咸鲜相遇——那天早上
作为博物馆的主持设计建造者王局明法
请朋友们去吃锅盖面和肴肉
一桌子丰盛,先喝一小瓶桂圆口服醋
各自点了不同的浇头,泽平开我玩笑
“要给小虫点个腰花锅盖面”
我把姜丝放到碟子里倒了点醋交给他
“吃了姜丝显得年轻”
那是用来蘸着吃肴肉的,一人一块
飞白吃了啧啧称赞,咏琪吃了味道不错
小小吃了露出少女本来的欢快
林珊也吃了,她内心的故事刚起烟霞
面就端上来了——

这面锅里煮着锅盖,杉木做的,特有的气味
不同于其他地方,锅盖面的浇头藏在面条下
面条上零星搭配着当季蔬菜点缀
你总会意外发现新大陆,朵颐酣畅处
端起大碗喝一口鲜汤哇呀呀
哦桌上还有蟹粉汤包,撕一个小口
倒点香醋进去,并不知道那种化学反应
后知后觉自己的魂魄也跟着进入里面
用唇轻轻吮吸,在舌面上展示猴子七十二变
顺势就一把抓起包子吞进胃之乡
黑暗的旅程,多像一个人的一生磕碰
而最后得到的慰藉。是的,有两个足够
一直陪着我们的曹处,笑起来像附近庙的弥勒
说还有几个包子大家都吃了吧
——惜福

此次镇江行,完全是佛教之传习
拜宝华山律宗隆昌寺“众山点头”
拜净因寺常修法师一个人就是一座庙
拜金山寺那业风吹着我的衣角
拜定慧寺下午三点三十八天空现异象圆虹
而登上北固山多景楼才觉尘梦易醒
不如在西津渡“周家二小姐的菜”醉卧
一眼看千年不尽,百年才修得同快意
转完了醋史馆,沿着长廊向前
干练的女馆长为我介绍近期改造计划
“长廊有些暗,我们想把这面墙推倒
做一个落地玻璃墙,让更多的光照耀进来
阵阵醋的味道如梅花幽微扩散
这时候鼻子开始辨别——
它是香的,它是臭的,它终是香的
我们看到的世界即便颠倒
终究有着隐忍与热泪呼喊与赞美
而活着的要义或忘记了,在路口吃盐花生
只要循着水边就有烟火人家
去成为即刻的一,减少到无

再到土地长出镇江名酒“京清”
(黄“百花”,黑“黑露”)
世界成了一副多米诺骨牌,我们沉浸于
“没有……就没有”的句式推演中
恒顺早就变废为宝,酒醋酱同制
并在江苏第一条柏油路大西路开门立市
时间还留有他们的缩影:谢馥春
宝庆银楼、广升隆杂货铺、老存仁堂药店
鼎大祥绸布店、大光明理发店……
木结构的老作坊古朴厚重
林珊轻拽门环,低头的一瞬将头发挽起
陈列——工具,工序,工艺
再现——旧式,手工,原貌
大灶蒸糯米汗水湿透全身粗犷的笑
生命力的转化云变作雨你变作一盏青灯
守候在我桌前,而那水被喊为酒
释放着我们的虚线的部分
大熊座、小狮座、仙后座、长蛇座
冷水冷却不了,必须要冷却的
要到达的凛冽境地

在米酒里加入稻糠、麸皮,搅拌以醋酸菌
——发酵,最核心的工艺,称作制醅
火眼金睛还须七七四十九天
要淋醋必须等待二十一天(为昔)
这些数字背后的玄机来自一种神秘
即心性的广大和信心的叠加
一轮弯月下前赴后继变换着身姿求一滴
电动蒸汽锅代替了糯米浸泡大缸
淋醋池代替了生醋沉淀缸
木耙子在80年代被自动翻醅机代替
笋衣加棉籽的泥坛头,被自动化包装流水线
代替。只是改变了工率原料利用率
而过去一口缸每天都要翻一遍的场景
如晚祷一样充满在每一个彩色黎明

“酒要阴,醋要阳”,穿过经理室
有一个小型的晒醋房,醋缸们头戴蓝白花布
像等待情郎回家的美妇人并列
在院子里那露天接受阳光烤炙
黑色的坛身上印有“恒顺”的将士们
正在把祖国纯正的味道戍守
参观至此,被调动起来的味蕾生出花朵
需要香醋滴洒在她的花瓣上
是色是空,是你是我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在金焦对望的眼神
又一次快意翻腾在江面上
现在,我们来到了陈列馆,叙述的耐心
正如头晚在老字号清真民族饭店
有人轻声唱起了花儿,有人缓缓念起了诗
有人凳子上高歌又深情跪地
有人只静静听着然后湿润了眼睛
需要这样的夜晚把自己在空气中显影
低空飞翔然后又沉重落回原地
需要第二代掌门人李友芳
危难之中“恒顺”传,公私合营领头先
两子战场热血洒,援朝家产悉数捐

新一轮的辉煌,300多种产品
300多位菩萨妙法难酬人间苦涩
瓶中甘露正是调味之和,看扬子江上
独占鳌头,镇江香醋千祈求
“酸而不涩,香而微甜,色浓味鲜”
当我们站立于“世界第一大醋坛”前
又了解了她诞生的渊源
各地寻访,终定在淄博,最大的官窑
陶瓷材质,李少华先生亲手绘制
总高度7.3,可盛装6吨多香醋
兔毫花釉——九龙戏珠——米芾集字
镇江在头脑中越来越清晰了,轮回中
我们应该早到过这里后又各自分散
只为体验(无如体验)
只为背诵熏习明月何时照我还而在某刻
“醋”成一桩美事——明法老师也清晰起来
一个人和一座城,相互成就
那博物馆也是一座寺庙,别名慈悲喜舍
我们的生命得以相融并一遍遍净化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