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歌(2021年5月之五)

◎伊沙



v《点射》(下)

法国国家队豪华如斯
我想起的是多年以前的一条信息
它的青训体制是最好的
踢球的孩子是最多的
正因为这个简单的道理
我对中国现代诗一直是乐观的


希特勒、列宁
都极端痛恨
吸烟者


我写李白天生契合
容易被理解
为什么第二个
会选择白居易
我深谙中兴者的心迹



一头放生的豹子
被狗咬死了
别说小说家写不过现实
童话作家也写不过现实


瑞典环保少女
文明正确的小玩偶
让我联想到一些
长不大的青年诗人


长篇写作中
每日后半天的
清除疲劳
就像长跑健将
恢复性按摩
一样重要



不是多元文化
就能造出李白
绝大部分还是
造成了怪胎


这些无耻之徒
在当下
把一切口语化
是混饭吃的技巧
他们依然仇恨
口语诗


马拉多纳
在足球场上
再现了
过五关斩六将
梅西让这个成语
显得保守


小满无诗
这个世界
幸亏有我
写不了的


他们的一盘死棋
到我手里就活了
声东击西
落子如飞
说的是《李白》


学校组织看《柳青》
像农民一样能扛活儿
是我这城里娃娃
向本省乡土作家
学到的好的一点
在这一点上
我比作协里头的
更像陕西作家


无须左顾右盼
去年的自己
便是今年的榜样


某教授说李白诗
"正能量"
以极丑之词
注释最美汉语


终得见国人祭英灵
从有形的粮食开始


巴萨将苏牙卖给马竞
等于将冠军送给对手
什么叫职业足球
从老板的头脑
开始较量


有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怪象
有些人口口声声爱的是
与自己的写作相去甚远的诗人
是一种补偿心理在作怪吗


每逢公共题材主题诗
便是抒情新诗的车祸现场
土鳖就是土鳖
开不成卡丁车


泛酸矫情者
绝非情多外溢
而是从无真情


古波斯人的智慧:
"我只在乎
朋友对我的看法"


思想伴我诗行
一路壮我诗威
看不惯也没辙


人不自助
天岂能助之


一个人
网上网下
分裂成两个人
正常现象


我觉得有些人
该为自己
写得如此之差
而感到羞耻
人家可不觉得
标尺与刻度不一样


15年前的世界杯冠军队中
出了若干菜鸟教练
当时的世界最佳拦截后腰
让给了世界最佳组织后腰
避免他闹出惊天笑话


写《李白》
笔触深入唐益州
——千年以后
共和国朝
我降生之城成都
心中有点小激动


写《李白》
幸好我会
四川话
西安话



李白一生
手手抓空
惟一抓住
满把好诗


每写长篇
便会想起
女人织毛衣



反故事的人
为啥要死盯小说呢
讲不了故事
你可以写别的嘛


世纪之交时
一个老诗人对我说:
"我们要像李白那样多写!"
我没有吭气
那个时候
我已经在追白居易


《新诗典》
好不容易赶上个
弱半月
选完都不知
冠亚军是谁
那就让菜鸟互啄


刚说六月上要成弱半月
新人坚决不答应
最强新人组浮现
尤其侯马助攻来的
一老一女
一秒之间修改了内蒙古
诗版图


他们还停留在
读名著看名片的阶段


只有外片
才会给我这种信任
即使闷上一小时
最后必然会
给你一下子


好厨子一把盐
有人功夫不够
拼不过同行
便说淡而无味
也是一


听说某小说家
是录像带时代
看一部外片
写一篇小说
而崛起的



前辈文学家教我
小说主角
可以是你爱的
或恨的
外国电影人教我
还可以是第三种


说句老实话
关于李白出生地
我也曾有过纠结
毕竟碎叶派都是
郭沫若、陈寅恪等大人物
可他们有李白大吗
我信李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