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行体《觉诗》第三辑

◎老英在野




*

又一次,你在梦里现身,妈

明明我搀住了你
忽然,就千山万水,又散了

你来看我,看你给我的这颗心吗
我保管的很好

我知道要还的,妈妈

*

学校东北角,一户人专给猪注水
惨叫声突然刺进书本,久久……凝在空中的
猪毛气,时时提醒着生命

一届又一届,所有学生
都上过这些猪的课。猪肉卖到外乡
臭味留在本地
*

如此平凡的一天
不是纪念日,不是节气,更不是节日。这一天

一个学生在四川坠亡
却让每个生者成为罪犯,这一天

他就在那儿,指着黑洞
祖传的,自噬的,无限复制的,正在翻修的

*


我的腿骨不直,膝侧里扣,像父亲
每到麦忙,我小腿皮肤总是瘙痒不止
听说母亲也是

一定有很多我称之为祖先的人远远地参与了对我身体的设计
他们一直在争论:多点什么,少点什么
好让我适应什么

我从我此在的身上看到了未知:一道溪瀑,由上而下,在我这儿,打着旋

*


一个人可以写很多诗,真正留下来的
最多一句

不写诗的人,也在写。他们参与集体创作
的诗,只有一字:命

一个民族,一只无形的手,在虚空里
反复涂写,却无人看懂

*

饭不好吃
我们总是一边吃
一边抱怨

被我们抱怨的饭
被我们接受,长进我们的身体
变成别的饭

*

看吧,又开始了
墙里之阋
更血腥

我们等,继续等
胜者出来
签字,鼓掌

*

你还是那么小
要我抱着,后来
总是丢了:在路上,在商场,车站

我总是从这样的噩梦惊醒
等哀痛慢慢平复
你还在,都好好的

*

我跪下,仍然感到颤栗和眩晕
该来的还是来了

不,我只是无法仰面接受命运
我不勇敢,也不愤怒

会有手铲指着我
——这是人骨。有过搏斗

*

被鸟儿吵醒的早晨一片静寂
只属于两个人的早晨
一生只有一次

怎么出发,怎么疾行,怎么歇息
都沉进记忆的暗夜
一生只记得一个早晨

*
走在大山里,总想唱,想吼
不会唱的人,被旷古的寂静暗暗催逼
就有了歌唱的欲望

天空何其高藐,阳光和阵阵来风
都在歌唱中显形
一个人走在山里,学着歌唱

*

据说,秦始皇陵大到没边
修陵人不计其数
他们在陵里娶妻生子,他们子承父业
精研技艺

他们不知道这也是他们的陵墓
两千年前,墓门就已关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