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虫葬埋在虫洞二十首

◎李敢





目录:
1、睁大眼睛活着,或者去睡觉
2、已经确定的事
3、乘旧火车旅行
4、青山高
5、人间很大,路上有钉子
6、寻一棵紫叶李花树,在其树心住着
7、银杏树果坚白味苦,润肺定喘
8、石头葬埋进泥土
9、人间荒寒,病房空静,像雪一样白着
10、人间四月天清明天
11、人间需要一盏盏灯亮
12、马蹄莲栽植在菜园
13、肉虫葬埋在虫洞
14、世事如烟
15、瞌睡
16、长日照当归
17、夏日鸣蝉
18、将饮茶,兼寄霜白
19、天湖
20、归山记,悼空瓶子



▌睁大眼睛活着,或者去睡觉




放下手机,我去睡觉吧。
抽一支烟,我去睡觉吧。

“妈妈。妈妈。妈妈。等等我……”
追着运尸车的女孩儿啊,愿你一生平安喜乐。



春暖花开了,病毒你什么时候才消失呢?
人说我没钱用了。人说我想出门挣钱去。

人通过劳作肯定自己存在的必要,
通过死亡,返归自己曾经的生活。



网报:1716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肺炎,中有6人已病亡。
网闻:逾4000亿只蝗虫成功抵达边境。

疫区的日报评论员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可耻的。
我想我当继续可耻下去,过完这可耻的人生。

2020年2月14日。



▌已经确定的事


我很确定,我每一天都在死去
我听见有人在哭我
哭着他
哭着你

像在黑的秃枝上绽开一粒新芽
我们在街边相遇了
点点头
后各自离去

这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死亡不是一件轻易的事
那么多人,肩上披挂着不息的雨水
等着被清算
等着回煞的日子降临

2020年2月20日。



▌乘旧火车远行


在黑的夜里,找一个老嫂子打架
她不认识你
她选择,和你的影子打架
打累了,她就去睡觉
打烦了,她把一个人的影子吊挂在树杈上
一只死老鼠在一间房里啃一枚老核桃

旧庭院。一棵香樟树在,飘落着旧年的老叶子
海棠日火,阳光盛大,在庚子年的春天
一个人乘一辆旧火车,在外省游山玩水
一个孩子哭嘴。蹲在树下,一片片捡拾老香樟树的老叶子

2020年2月24日。



▌青山高


一个好的。长大了的。清俊男子下山去了
他赤着身子,走出莽荒山林

他是干净的。身上散发着原木的味道
和山核桃油油的清香

一个好女子过了桥,经过清俊男子的身旁
她从清俊汉子的身体上,摘落一片枯草屑

2020年2月25日。



▌人间很大,路上有钉子


守在一间房里,我有一罐糖水梨子的寂静
我等着你的开启
罐子是玻璃罐子,反射着一些光亮

在一首诗里,我想写下山泉这个词
我确定我们曾去过山里旅行
在冰雪世界,我们的女儿手里捧着一块冰

我不敢确定,我是否饮过一捧山泉水
山泉水清冽。甘甜。我知道
我相信。爱是美的,自带一缕摇曳的白光芒

把我砌进一堵墙吧,我将在墙体里直直地站立
你是我的女人,睡着时有轻微的鼾声
我是你的哨兵。我将在墙体里练拳,淬炼你喜欢的身体

我爱着。我不是不明事理。我遗存的爱
已是一罐过期的糖水梨子
但,臣服于一个女人的怀抱并不是一件羞耻事

人间很大,路上有钉子
一个荒蛮的汉子需要你的怜悯

2020年2月26日



▌寻一棵紫叶李花树,在其树心住着


寻一个日子,云白天蓝,2020年2月29日就是了
油菜花黄,禾麦鲜绿,春光烂漫着
玉兰花白白地盛开
在柏油路边,一树紫叶李花开,不白不紫乌糟糟,繁盛的样子

紫叶李别名红叶李,蔷薇科,李属落叶小乔木,孤植群植皆宜
其叶紫红,万绿丛中,一株株如永不败的花朵
还有贴梗海棠一树红火
还有天竺桂绿着,一棵棵银杏树孤硬着枝条

我曾栽植一亩地的紫叶李。两亩地的紫叶李
三亩地的紫叶李。四亩地
五亩地。六七八亩地。九亩地的紫叶李
一棵棵减少着。在初春时日,一块田地的紫叶李,花开成海洋

紫叶李花瓣细薄,淡白中有些芜秽。寻一棵紫叶李花树住进去
紫叶李的花瓣纷纷飘落。像一场大雪淹没
结一粒果实乌紫,酸涩着
可食,可扔向天空击落一只麻雀

2020年2月29日。



▌银杏树果坚白味苦,润肺定喘

            梅菲斯,人就是病毒,侵占是病毒存在的唯一法则。
                            ——电影《黑客帝国》对白。




天尚未黑下去。但。我已经老了,
我须刮光脸上的须胡。后戴着口罩。再走出家门,
这是女儿的律法。和规制。作为一个老了的父亲,
我必须遵照执行。

我从未听闻蒲阳河的波涛,它清澈着,
在二月收敛了波光,
静静流。一座江河小城。一座小水电站,在源头的暮色中
静静地发电。

银杏树,在观景路的两岸边站立。
一根根枝条,我看得清楚。
一棵银杏树向天空伸出多少枝条?
一根银杏树的枝条育着几多芽孢?



四月天清明,银杏树就把芽苞打开了。
但人见过银杏树的花开吗?
一棵棵银杏树男,在新叶初生时抽出细长的绿色花穗,
风吹一条条绿色花穗,把银杏树男的精胞吹落在银杏树女的身体。

银杏树女深藏着花蕊
在清明风中绿着
在银杏树女荫蔽的世界,人忙活着
沐浴银杏树女清润的体香

银杏树果圆润,有漂亮的橙黄色
它的肉是臭的
坚壁之内,它的果仁莹白,种芽青绿苦涩
鸟儿要吃银杏树果的臭肉吗?

银杏树果压弯银杏树女的枝条。在风中坠落
有谁携带着一粒粒坚果,跋山涉水,去异地
生根发芽。
人在树下捡拾坚果,蒸炒煮食后,润肺定喘



银杏树,又名公孙树。裸子纲。中生代孑遗物种。成都市的市树
一棵银杏树历经千年,在青城道观活着,人在树干系鲜艳的红绸

一棵银杏树挺立在老家祖屋旁,守着荒冷的墓坟,等着叶落休眠
十年前价值四万元,现在估值九千九百元
我不过是一个穿着旧衣的糟老头,我没必要担心将死无葬身之处

满城河风紧
再无打更声

一个程序在帝国运行。人须在白天发热电,在夜里发光
我不敢凸脸秃头。撕裂。或者砍伐
萃取后火烧
在清晨抱紧一棵银杏树

2020年3月2日。



▌石头葬埋进泥土


我想对一个人说:如果不写诗
你何以渡过灰暗、苍白的一生
活着,每一天都是多余的日子
每一天都值得庆幸
我们平安地活着,吃粮食和猪头肉
牵挂一些素未谋面的诗友
在脑子里想象他们洗衣,一个人烧饭和
吃饭。前几天,你在拼多多
一次就拼购了五双鞋,花费一百二十元
一百二十元,你可以买多少次猪头肉呢?

一个不写诗的老男人,在拼多多花费同样的钱
拼购了五双男人穿的鞋子
和你一样,他在灰暗的尘世慢慢过着日子
你们是一类人。你们之间的区别是你写诗
他不写诗。也聊微信
喜欢吃猪头肉。他或许比你大一些年岁
清瘦,寡言
把石头埋进泥土

我们不可企及的远方,活着神父,和其教众
他们正经历着一场劫难
我们正经历着一场劫难
他们在棺材上放着一支红玫瑰,棺材安置在教堂
我们在火葬场排一条长龙,取我们的骨灰盒

一个年轻帅气的意大利男人,在医院休息厅拥着他漂亮的妻子。
这离世前最后的合影,夫妻俩已经奋力抢救了134名新冠病人。

2020年3月26日



▌人间荒寒,病房空静,像雪一样白着


进到病房,已经没有一个病人
病人已经被医生养熟了
现在病人是医生
穿一件白大褂在医院的过道里晃荡

一些病人医生不在过道里摇晃
他们在养花。一些医生病人是花朵,在自己的季节里开着
开够一个花期后,一些医生病人被风吹着凋落
一些医生病人,在一根生着铁锈的钢索上垂挂

他们一直垂挂
戴着白帽子的脑袋在自己的胸口垂挂。干净整洁的病房空着
像雪一样白。在一棵梧桐树的枝杈,一只黑魆魆的野猫趴伏
叫唤春天

野猫跃落,在坚硬的水泥地坪。玻璃窗清光亮
野猫踱入肃静的病房
在一只脚掌上啃噬。梧桐树孤立着,应时展开鹅黄绿的芽孢
风吹着三两片去岁的梧桐叶落,翻滚,在医院的空地坪卷曲

2020年4月5日。



▌人间四月清明天


四月天的阳光清亮,草绿着,树也绿着
紫红鸡爪槭的叶子太红了,跳荡着阳光

古城的公交车停靠站古香古色,三个老人在碧瓦下静静地坐着
环卫清洁工人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女人,在银杏树荫下埋头瞌睡

阳光突然闪一下
又闪一下

一个男人太妖娆,卖弄着风骚,一身灰衣轻飘飘走在斑马线上
被阳光照亮。他像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感觉到了身体的暖和

2020年4月8日。



▌人间需要一盏盏灯亮


香烟,和一朵菊花茶
还有那勺兄弟
在外省乘坐一辆公交车,胡乱地写着一首致李敢的诗

这便是幸福的人生吗?
窗外,有汽车在外二环线上轰轰隆隆地奔驰
有叫不出名字的细虫在绿草林荫下声声嘶鸣

透过窗帘,我看着别人家屋里的灯
仰着头,我看了看自家的灯
天确实是黑了
这人间需要一盏盏灯亮

2020年4月8日



▌马蹄莲栽植在菜园


一棵马蹄莲,开着一朵马蹄莲
在屋门口,在菜园
菜园里种着什么菜,种着一垄茄子,一垄辣椒
一垄韭菜,一垄圆白菜
辣椒开白花,花朵细细,结红红的辣椒
茄子开淡紫色的花朵,结紫黑色的茄子,又肥又大
茄子清鲜,辣椒香辣,是活路干完后吃饭时的绝配
菜园是一个老头子在打理,除草,施肥
一蓬马蹄莲,叶子又肥又绿,花朵雪白
是老头子的孙女儿栽培
一朵又大又白的马蹄莲花朵
老头子看着,心里也欢喜着

2020年4月23日。



▌肉虫葬埋在虫洞


翻盖屋顶的人。撬挖紫薇花树的男女
清晨,银杏林荫地上阳光抛洒着
银杏树一直向上生长,枝枝叶叶争抢阳光。没有人施撒过化肥
风吹青草绿,打一遍除草剂
紫薇花树,桂子树,垂丝海棠花满树
谷雨时节,广玉兰花树初生新叶
紫叶李,罗汉松,红梅花树,小叶桢楠,樱花漫天漫田飘落着

在树干上。在枝杈处。有虫洞生着,针管喂无骨的肉虫农药液
肉虫葬埋在虫洞
翻盖屋顶的人说:花撬,编织袋,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火三轮转运后,卡车载运到城里
喷雾器,拖拉机耕地,阳光和雨水不欺人
人就一辈子,搞生搞死。把活路做扎实后
不偷奸耍滑,树在城里一样活着。花圃喜庆,行道树端正

2020年4月24日。



▌世事如烟


我确定今天。在一盒香烟上面有阳光
我吸着一盒香烟中的一支烟
我确定着自己。吸着一缕缕阳光,在房间中飘散
我不知道是谁,将一片片阳光,压进一缕缕蓝烟
我知道一盒香烟上的阳光。意味着
在一盒香烟明灭的星火中,生活着一个个人
一个个生活着的人必是男人和女人
在男人和女人之间必定生发着一些故事
我需要给故事的必然性以生发的天地。在这片天地
筑造一栋房子,开辟一条道路
引一条清清的小河流,河中将游着一些青鱼
我需要一个男人,带着他的儿子在河里捕鱼
他的女人在自家的花圃里,低吟着一支歌谣
阳光照亮一个路过的陌生汉子
他伸手自花圃中摘一枝花,在篱边风影中伫立

2020年4月29日。



▌瞌睡


每时每日,我瞌睡
在早晨打瞌睡
在中午时,我一边吃饭
一边瞌睡
一个具体的人。他睁着两只眼睛,清明
即是在犯罪。在傍晚时
我坐在椅子上瞌睡
我没有吃过晚饭,皮囊空空
在床上。睁着两只空洞的眼睛,太可怖
我在夜的墙壁,画一匹山
画两只蚂蚁在草丛,搬运着蝴蝶的翅翼
画孤舟蓑笠翁,九只水老鸦恒久地直立
蚊子在飞。一直在飞
它们唱着一个国家的颂歌
咬我的手。咬我的脸
和耳朵。一只蚊子在背梁吸足血
已经飞不动了。我无法反手
气昂昂地走过去,轻手轻脚
将其拍碎。转过身体
我发现我,没有背影

2020年4月30日。



▌长日照当归


傍晚的天光,灰的云和黑树
我需要归林的鸟啼
种植当归的人洗净脚板,已经回到屋子
他要关门吃饭,在椅子上坐着抽一支烟

2020年6月4日。



▌夏日鸣蝉


在枝头上,鸟儿鸣啭时,会被人听见
树的叶子在风中一片片飘落,落叶不会被人看见
一粒蝉在一栋楼的后面
声嘶力竭地叫唤。一条路在楼的外面

一条路的两边栽植着香樟树,间植着几棵红叶李
香樟树下,垃圾桶立着

2020年8月2日。



▌将饮茶,兼寄霜白


宝瓶口流下去的江水,和远山峰顶的夕光
都江堰大道两岸边的行人
与车辆,汇成一条人间的江河奔涌

我燕国的兄弟,他手抚着一把锈损的铁剑,与这苍茫的旧人间
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古老的敌意
怀着疲惫而焦灼的念想,穿一件新时代的旧T恤衫

和他一样,我有一具肉身在光阴中缓慢地消磨。容器中的粮食
一驾驾马车的车轮从旧时代的车辙深深地碾过
仿古的城门楼。都江堰的白云和燕国的白云一样,有着一张纯真的老脸庞

将饮茶。一片墨云在天边独自忏悔。我燕国的兄弟
不必再怀念那些写书信、读书信的旧时光
我想和你在都江堰的一条江岸边,在寻茶店铺喝一杯普洱茶

2020年8月24日。



▌天湖


今天是庚子年的阴历七月十三
生活在另一重空间的人
相伴着,降临在我们活着的空阔的人间

在傍晚时分,他们叫我看见了
那属于另一重空间的澄澈、清亮的湖泊
人间的高树向着冥茫苍穹,枝子已探进渊深的湖泊

我没有准备纸钱,在微火中卷曲着燃烧
风从湖面上吹过来,吹散了流云
吹拂着人间高树,吹荡着我的大裤衩子,和白旧的衬衣的袖口

我需要饮一杯薄酒。细细地咀嚼一片冷肉
一碟花生米,一碗水饭在他们的肠胃
在我空荡荡的肠胃葬埋。我需要请一挂人间的炮仗在天空炸响

2020年8月31日。



▌归山记,悼空瓶子


喝光水之后,在空瓶子上插一枝花
喝干了酒之后呢?我们就在一个空酒瓶子中
装满风声,和一些鸟鸣
透过一个空明的瓶子,我们看见黛青的远山
白云在一个空瓶中像棉花一样

核桃落空山。山里的汉子在核桃树下抽烟,喝烧酒
那浑朴的原生的野腔野调,在一个空净的瓶中回鸣

2020年12月5日。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