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水妖及其他

◎俞昌雄



水 妖

无名的水域,无名的波澜
长尾鸟的投影即将掠过卡夫卡式的
黄昏,我陪着你在深渊里歌唱

你是那从未沉溺的水妖
黛青色的眼瞳,长长的秀发
风吹过的峰峦薄似夕阳中的诗行

我在山中的样子宛如一棵
被掏空的悬铃木,它发出的声音
像水滴,垂挂着湖的倒影

我从未向任何人说起那座山的
清澈,也许再过大半个世纪
你还在,看树木生长,听鸟兽歌唱
2020.7.6




今天和往常一样

木棉花红透的时候,四月的流水
形同倒挂的雨帘,屠夫在偏远处喊叫
小巷里的女人正窃窃私语
她们多出的花裙子胜似三江口的
云朵。今天和往常一样
城墙上插着旗帜,虚拟空间里的脸
裹着侏罗纪世界般的光晕
谎言粘合着预言,那噏动的唇
悬在那儿,整座城市形同等待输入的
密码,被拆分,又复合
今天和往常一样,我吃甜食
在轻巧的风中模拟乌鸦的欢愉
读过的书皆已无用,而爱过的人
他们依旧谨慎,堪比雪中的
雏菊。只有这夜像老旧的键盘
月亮多么沉稳,指尖仍挂着遗世的
情人。今天和往常一样
水流总在不知名的地方埋下漩涡
枯死的树再次长出新芽
而那晾干的衣服
再也没有相同的人把它穿上
2020.4.23



冲天藤

不知年份的树,和我被喊过的名字
一样苍老。它们立在深山中
无数悬空的藤,从阴暗处升起
就是那样,也只有那样
我身体里的浮云才得以安歇

山涧的水声有过那么一个时刻
被它们带到高处,那与几百年前
对等的清澈,就落在我的眼瞳
我是深山里唯一含泪的植物
裹着光的鳃和暮色里尖叫的爪子

这些不可思议的藤啊,你要慢些
夜里总有异兽掠过苔藓和菖蒲
我在露水中惊醒,而那璀璨的星辰
多像华裳,一次次地
覆盖,视命运如时钟里的故人

当所有占据高处的事物露出原形
我才能摸到我的根须,在水边
到崖上,它们都把苍穹埋进梦里
学孤独的藤,肆无忌惮的藤
找虚无的梯子,和黑暗中的斧子
2020.6.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