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 ⊙ 红墙之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庚子春短简

◎陈俊



庚子春短简

1
大年三十的坟山,你以一束野菊安慰先人,山下的寺庙多么安静,禅师一言不发。
你以松涛和柴草的方式让日子充实,以雪花落尽结束豆芽或麦苗受戒。
花开花落,突如其来的寒潮,春风羁勒。
目光就掩在一树松柏后面,目测春天到春天的距离,一封信的距离。
你与春天构成的夹角,虚晃了一个阴阳相隔的星空的倾迷,斜坡之上道阻且长。
孤独是一副良药。守着孤独的人也是一副药。
2
从初一到十五,街道留下了许多空白,我一天两次穿过幽静的隧道,辽阔无言,在冬与春的路口,我必须停下,接受检测,我必须控制好自己的体温,我不能发烧,不能被隔离。我必须对自己一言不发,夹住自己快要崩塌的春汛。
与阻断的道路相似,目光就藏在一枚飘落的枯叶里,而远方不过更多了一些空荡罢了。
一些莫名的念头,像一只蛰伏内心的病毒,不能安静。安静就发作,具有极强的传染力。
3
你有一条短信悬空在路上。无法熟读大地的法典,一任江河在心中纵横。
你在远方损失了白云和风景,而我的黄昏有晚霞烧红的空洞和黑夜。
有一角破损的龟片,烙刻了甲骨的铭文,未深埋殷墟,因而无人发掘并研读。
4
我不在冬与春的争夺里。隔着一张空白的纸,字迹已然潦草。
我不在漩涡之中,已然不见你伸出的手掌。
我不着一字,你定看不到一丝破绽。冬天还未收网,春风还未来信。
落叶没有仪式感,一排站在风口的枯树没有仪式感。再大的风,心不会飘。
只想发一两个文字:安好。却怕带毒,在这传播季,大疫之中。文字总是无力或心有余悸。
5
所有的虫声都还睡卧泥土的深处,天地静谧如水。
洁白是我的神。
河水是清洁流畅的,一颗有所曲折和洞见的心也是。
恨不能让一身无用的文字披上白大褂,疗治人间水火。
我在内心里一遍一遍喊着春天,又一遍一遍把它退回,我要河水那岸,你的春天风清气健。
桃源人家,一尘不染。爱铺遍山间河谷,一片绿一片红。
回到我停车的路口,红灯多像你无言的闪烁。我停下,有一瞬间的温故和颤栗。
6
在热闹的街头,在人山人海的时候,无论我怎么转身,都很难觅到你清纯的身影,白衣之上的刘海,暗浮不易觉察的笑意,光线打磨的脸。而此刻空旷无人之时,你却扶云而下。
我借岁月隐身,你展开正月的画笔,已将我涂成一幅无题的油画。
路口上那个人一直向我微笑,他给了我一缕向前的春风。
隧道的出口处,突现一轮落日,我把它读成你的来信。
7
你果真发来微信,我听到寺庙的钟声。隔着江河,声音发冷又发热。我要对声音消毒,就像用一朵腊梅对寺庙的钟声消毒。对于刻骨铭心的不是惊雷,不是闪电,只是人间枯草一样埋伏着的小心意。
微信里飞出一只白鸽,盘旋不去。
我放下手机,春风开始浩荡。
从江南到江北,逆行的背影不要消毒,隔江而望的春风不要消毒。从二楼的窗户向外望,天空里多了飘荡的雨丝,我值守的一片天空,不须消毒,但我要时时把它擦得更干净一些。
8
今晨大雾,一如既往戴上口罩出门去,我遮住迫切和疲惫。
大雾是天地的呼吸,是天对地的耳语,你听到了吗?
每一天出门,我都带着自己的心跳和问候。雾拉近了离别的距离,雾的大口罩上面有一双眼睛和越过楼群电光一闪的眼神。
我的车出门受检,它没有懈怠。路上没有救护车,没有人踪和鸟迹,我却打开双闪,这绝不是一只风暴中发出SOS求救信号的孤船。
一只灯闪烁着“寻寻寻”,一只灯闪烁着“觅觅觅”。
有爱的日子都有光,我祈求大雾散开,山河现形。
9
春天的脚步不会停下,青鸟在路上,雁鸣在路上。
我听到了泥土之下冰层断碎的声响。雨水种花,浅梦酿酒。
和春风有关的诗句,写在勒痕的脸上。抹去泪,结队而来的流水,润湿一冬的河流。
你的针管扎进大地血脉,注入大爱和悲恸。
口罩下,白色的翅膀炼石补天,人间春色打转,涅槃。
――敞开怀抱相拥春天的日子终将如期而至。
20204期《散文诗世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