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下旬诗作

◎巴枣



骑自行车好

晚上快八点
骑自行车
从父母家回来
进入家属院
遇到邻居老何
冲我呵呵笑起来
“骑自行车好啊
当年王兆国
当团中央书记时
就一直坚持骑自行车
上下班”

2021/05/21


上梁不正下梁歪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小区南区
一个中年女人
看到后
跟我搭讪起来
“你真是个好儿子哟
一个家里
长子如果不讲孝
那就会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们家老太太
躺在床上几个月
她大儿子都不管
带着我们也不讲孝
遭人骂哦”

2021/05/21


母亲的说词

每次回父母家
侍候好父亲
打算再陪母亲
坐会儿时
母亲便急着赶我走
“你都回来一大天了”
“你都回来大半天了”
“你都回来几个小时了”
“你都回来两三个小时了”
“你都回来一个多小时了”
“你都回来快一个小时了”
“你都会来半个多小时了”

2021/05/21


母亲有气

母亲对我主动申请
退二线这事儿
耿耿于怀
我安慰她说
早点儿退下来
可以好好陪陪她和父亲
母亲一听更来气了
“要你陪个鬼啊
都一把年纪了
又不是死不过
我和你爸
趁你们几个
年纪不大时走
看着你们身体好好的
眼睛都闭得快些”

2021/05/21


母亲吃剩菜有理

晚饭回父母家吃的
母亲把她和父亲
中午没吃完的剩菜
一股脑儿
扣在她碗里
“剩菜盐淡些
我吃
新鲜菜盐撒多了
我吃下去胃受不了
你把它们都吃掉吧
留到明儿
又得放坏了”

2021/05/21


不用计较

一边给父亲喂三七粉
一边跟父亲说
“爸爸,国家让您老人家
还活10年”
邻居老万
打门前走过
“再活10年
就90多岁
活那么大年纪做啥哟”
哦,不用跟他计较
他已被医生判了死缓
膀胱癌晚期
最多只能活3年
他还小父亲4岁呢

2021/05/21




楼道天花板上
预留穿管线的孔洞里
又有小麻雀唧唧叫着
担心又跟往年样
小麻雀爬到洞口
掉下来摔死
我想在洞口
钉块木板
妻子说
麻雀跟人样
出生在什么样环境
都是命中注定的事
你最好不要去
干预它

2021/05/21


外孙的纸尿裤

妻子想把外孙
抱下楼去
跟院里的老姐妹们
一起玩会儿
女儿坚决不让
妻子只好去逛超市
下楼时
将外孙刚换下的
一条纸尿裤
拎下楼去了

2021/05/21


妻子和母亲

早上快9点
才到单位
迟到近半小时
10点半不到呢
妻子微信上
发来信息
“记住
你已经退二线了
11点你就回家去
帮女儿带外孙”
不禁想起
昨儿母亲
叮嘱我
要按时上下班
莫让人说闲话

2021/05/21


不胫而走

多年不见的
一个部门负责人
到单位来办事
见面第一句话便是
“祝贺你光荣退下来”
我操
头天
组织才跟我谈话
他第二天上午
便知道消息
回家跟妻子说起
她说
“这说明有人
早就巴不得你
快点儿退下来”

2021/05/21


迟到

早上7点42
跟往常一样
打算出门上班
妻子一把拉住我
“组织都让你
退二线了
你还去那么早干啥
你只管过了8点半再走”
想想也是
于是
破天荒地
在家拖延
一直等到8点36
才慢吞吞下楼

2021/05/21


胆小

外孙半岁了
经常被冷不丁的响动
甚至一句话
就能吓得哇哇大哭
妻子说
“这孩子胆子太小
以后长大了
跟你一样
没啥出息”
心说
那又怎样呢
做个老实巴交
遵纪守法的人
有啥不好吗

2021/05/21



给父亲喂食

给父亲喂食
想尽各种办法
他依旧不知道
张开嘴巴
每次饭勺
靠近父亲嘴边时
旁边观望的母亲
倒及时配合着
将嘴巴
张得大大的

2021/05/22


陈年种子

小区南边
一口池塘
前几年
年年长满芦苇
今年开春
清淤过后
芦苇不见了
长出一塘野菱角
哦,那是N年前
埋下的种子
又被翻出来了
正如我
中断10多年后
又开始写诗
而且
一发而不可收拾
10年写出
近4万首

2021/05/22


邻居口里的好企业

已经不止一个邻居
在我面前说起
小区附近的
一家企业
不仅办得好
而且讲信誉
理由是
员工入职时
缴纳500块钱
统一着装上岗
以后如果离职
要求退押金
无论什么时候
无论工作服穿成啥样
都给退
一分钱不扣

2021/05/22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转到南区东边
一个大婶
跟我搭讪道
“老人怎么了”
“老年痴呆”
“我知道
这病不好治
也不好服侍
说句不晓事的话
还不如早点儿死了
他好你们后人也好”
“可他年纪不大啊”
“有70几呀”
“81”
“天啊
他都80多了
你还不想他死呀”

2021/05/22


拉稀

小外孙半岁了
改吃二段奶粉
10多天
一直拉稀
忽然想起
老家一个邻居
从偏远山区
入赘过来后
因为饮食
突然变好
一直拉肚子
一个多月后
才适应了

2021/05/22


时间差

午休醒来
看到大学女同学
发了一条朋友圈
“发袁隆平
去世消息的
你们可以删了
老人家还健在
(已辟谣
已辟谣
已辟谣)”
心里不禁
惊了一下
赶紧打开百度

新华社已播发消息
袁隆平13:07去世
就在我刚才
看那条朋友圈时

2021/05/22


枇杷丰收了

母亲说她牙不好
胃也不好
吃不了枇杷
不能眼看着
一树的枇杷
就这么糟蹋了
硬要我搬梯子
把熟透的枇杷
摘下来
“你们吃不完
可以带回去
送给别人吃嘛”

2021/05/22


幸福的一代

小区广场上
4个打篮球的
6个打乒乓球的
2个玩健身器材的
1个骑自行车兜圈的
总共13个男孩中
最瘦的两个
比我小时候
整个村子里
最胖的两个
还稍胖
其中5个
绝对需要减肥

2021/05/22


樱桃

外孙长得
的确人见人爱
但带外孙的活儿
并不轻松
我跟妻子面前
叫苦时
她呵呵一笑
“有句歌词不说
樱头好吃
树难栽吗”

2021/05/22


过马路

人民医院南边十字路口
一个中年男人
骑着一辆两轮电动车
从10多厘米高的
马路牙子上
一冲而下
哦,前面绿灯
还剩下2秒钟了
他要横穿到马路对面去
本以为他
即使不摔倒地上
电动车也要硌坏
没想
电动车性能还不错
只是轻轻颠了两下
便顺利冲到
马路那边了

2021/05/22



二伯父之死

1978年夏天
远房二伯父去世
那时还没有冰棺
只好把他尸体
搁在门板上
下面摆个
做豆腐的
大木盆
然后往里面
倒入3担井水
从那以后
每到年底做豆腐
看人往盆里倒水
眼前就浮现
二伯父尸体
再后来
有好些年
甚至发展到
连吃豆腐时
都会想起他

2021/05/23


报应

1978夏天
祖母在生产队干完活
见天已经黑下来
便去瓜地
顺了一条菜瓜
担心人看见
慌慌张张的
不小心摔了一跤
将右边手腕摔伤了
到家后
看手腕渐渐肿起来
祖母照着自己嘴巴
使劲儿扇了两巴掌
“叫你好吃
叫你偷瓜
这就是报应”

2021/05/23


一道数学题

妻子说她早上
称体重
89斤
吃了碗面条后再称
一下子涨到92斤
10点多
解了个大手
又称
88斤
面条和大便的重量
有那么重吗

2021/05/23


地道战

小妹夫这些天
一直没活干
每天花20块钱
到附近水库钓鱼卖
多则能卖个七八十
少则卖个三四十
没想今儿一整天
只钓到一斤多鱼
亏本了
母亲说
“你天天上那儿钓
把鱼都钓惊了
所以再也钓不到
应该钓一天换个地方
你小时候
没看过《地道战》吗
人家打仗都讲究
打一枪换个地方呢”

2021/05/23


不认人的狗东西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遇到二婶迎面走来
正要打招呼
她却弯下腰去
捡起一块石头
扔向一条流浪狗
“你个狗东西
完全不认人”
猛地一下想起
去年她孙女考大学
二叔请我去喝喜酒
我没去

2021/05/23


寓言故事

从前
一户人家儿子
在外面打架
把人给打死了
村民纷纷站出来
支持被害人家属
要求赔偿
那户人家说
赔偿没问题
先得弄清楚
那人是怎么死的
然后他兄弟出面
对事件予以调查
最后得出结论
是那人自个儿
脚底拌蒜摔死的
非他侄儿打死的

2021/05/23


白癜风

邻居白癜风
发病快10年
母亲问他
啥时能治好
他哈哈一笑
“哪天送进炉子
哪天就会治好”

2021/05/23


残疾鬼

父亲双腿
长期没走路
已经伸不直
我试图帮他
拉伸筋骨
他一直喊疼
碰都不让碰
母亲冲他吼道
“你活着时
若不把腿弄直
赶明儿到那边
就会变成残疾鬼
有的是罪让你受”

2021/05/23


老虎

中午给父亲喂饭
他不知道张开嘴巴
只露出一条小缝儿
饭菜喂不进去
我把嘴巴
张得大大的
让他学着我做
父亲突然问我
“跟老虎样吗”

2021/05/23


杂交稻

从1981年
分田到户后
我们家栽种过
两年双季稻
早稻和晚稻
加在一起
亩产也难
达到800斤
从1984年起
栽种杂交稻
只需忙一季
亩产就有1000斤
后来逐渐增加到
1300斤
每年收割稻子时
父亲就夸现在科技
越来越发达
当时我们都不知道
要感谢的那个人
叫袁隆平

2021/05/23



布谷鸟

早上醒来
听到布谷鸟叫
“布谷布谷”
听着听着
忽然想起
我住的这片地方
退回到30多年前
还是小姨家稻田
后来城市扩张
慢慢盖起了
一幢幢楼房
谷种早已
布不下去了
哦,是我听错了
它们现在叫的是
“不谷不谷”

2021/05/24


第8支玫瑰

一个星期前
妻子学校
毕业班
合影留念
给每个老师
发了支玫瑰
合影完男老师们
不好意思带走
都送给了妻子
8支花带回家
插在花瓶里
7支
已打蔫儿
只有1支
开得正艳

2021/05/24


预兆

见一只斑鸠
在窗台上逡巡
一家人
生怕吓到它
都不敢动弹
连喘气儿
也小心翼翼
良久
它还是飞走了
妻子一下子放松下来
叹气道
“唉!都说鸟往旺处飞
看来我们家的霉运
还没走到尽头”
我随即想到
她的高级教师
好些年都还没着落
女儿女婿的公益机构
这两年资金短缺
把积蓄都搭进去了
我的诗歌
也无人推送

2021/05/24


冲击钻

午饭后不久
正要午休
楼下突然传来
冲击钻的声音
没法儿睡下
只好划拉手机
大约10分钟后
声音消失了
又等了会儿
看没有动静
这才躺下
约莫半小时后
醒来
好巧啊
楼下冲击钻
又响起来了
而且一发而不可收
隔几分钟就来一次
一直没停下的意思
感觉我的睡意
太他妈幸运了
居然找了
一个窗口期

2021/05/24


辅食

女儿今儿正式
给外孙喂辅食
看小家伙只会吮吸
不会用舌头搅合吞咽
我提议改用奶瓶
女儿叹息道
“爸爸嘞
你不知道吗
用勺子喂辅食
目的就是要让他
慢慢丢掉奶瓶子”
哦,这一刻
我才知道
作为一个父亲
作为一个外公
我是多么地
不称职

2021/05/24


解梦

昨夜梦见
项目评审
十点半
便接到建工局
原局长老侯电话
邀请我明天下午
参加某乡镇
综合整治
项目评审

现在退二线了
工作上也没什么
需要我发挥能量的地方
唯有在当专家这条路上
还能证明我
有技术实力
还能帮外孙
赚点儿奶粉钱
心里一直
惦记着呢

2021/05/24


她们夸我比女人还细心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接到女儿电话
家属院门房
有她一件快递
让我顺带回家
推开纱帘
门卫师傅不在
拿上女儿的快递
退出来
见纱帘没合拢
只得停下来
从上到下
一点点
让磁碰吸在一起
家属院门口
跳广场舞的大妈大姐们
突然哄笑起来
“看老巴哦
一个大男将
比个女人还细心”

2021/05/24


星期三有大雨

看手机天气预报
后天星期三
有大雨
猛地一下想起
诗人里所的那首名诗
《星期三的珍珠船》
最后两句
“我必定会在某一个星期三
等到一艘装满珍珠的船来”
哦,那天贩卖珍珠的人
又得做折本买卖了
跟我们家以前卖菜样
菜价太贱时
再好的菜都得倒掉

2021/05/24


习惯了

早上刚到单位门口
碰见下属老黎
坐着女同事X电摩
从后面超车过去
他跟我打招呼道
“领导不是退二线了吗
咋还来这么早呀”
心说
是呀
我咋还来这么早呀
经他这么一提醒
连我自个儿
也感到意外
只好回说
“习惯了”

2021/05/24


为让结果更加真实可信

今天从女同事Z嘴里
意外得知
上次单位推选
职级并行人员
一把手
给所有中层干部
都提前打了招呼
在确保推选他
和另一个同事情况下
还特意安排了两个人
推选我
尽管他跟我做工作
让我主动退出了

2021/05/24



白色小狗

外孙早上排便
弄到我睡衣上
当即洗了
晚上穿时
发现上面还有
没消化完的米粉
不禁想起10多年前
家里养的
一条白色小狗
女儿给它取名
“葱油”
只因为
喂它吃葱油饼干
拉出来的粪便
还有股子
葱油饼干味儿

2021/05/25


评审意见

项目评审会上
综合各位专家意见
拟好打印出来后
老侯过目时提出
“对设计说明部分
予以适当增减”
这句话不完整
还要增加两个字
于是这句话变成
“对设计说明部分
予以适当调整增减”
心说
他年纪大
又是专家组长
咱就依他一回吧

2021/05/25


出场费

下午评审会
赚了800块钱
妻子说
“你赚钱真容易呀
我给人家补两节课
最多200块钱”
女儿笑着说
“你学的文科
爸爸学的理工科
而且文科也不弱
出场费
自然高些”
妻子哈哈笑起来
“如果他跟人说
他还是个诗人
出场费不得更高吗”

2021/05/25


一袋蚕豆米

趁我给父亲
擦洗身子
换纸尿裤的工夫
母亲把一袋蚕豆米
剥好了
要我带回
“这是今年最后一批
再要吃
就得等来年了”

2021/05/25


孙子

评审会间隙
老侯问我
“你孙子
还在这边吗”
问得我一愣
“哦,在呢
我习惯叫外孙”
“我们这一代人
都是一个孩子
哪还区分
外孙里孙呀”

2021/05/25


收工

傍晚
在家属院施工的
几个工人
开始收工
临走之前
把他们的工具
全都塞进了花坛里
邻居跟他们开玩笑说
“你们搁这儿
万一被人拿走呢”
“不可能
知道我们藏这儿的人
谁也不会要它们
想要它们的人
又不知道藏这儿”

2021/05/25


摔东西

为衣服没洗干净
妻子跟我拌嘴
生气了
把我换洗的衣服
扔得满地都是
之前
她还扔过
我床上的
枕头
被子
以及带回家的
公文包
总之都是些
摔不坏的东西

2021/05/25


洗不掉

穿上衬衣
要出门
突然发现
胸前几个污点儿
没有洗干净
问妻子
“这几个污点儿
你洗过没”
“洗不掉”
想想不对劲儿
普通油污
咋会洗不掉呢
“你到底洗了没”
“跟你说了
洗了
洗不掉”
“仔细搓了没”
“没搓”
“没搓过
你咋说洗不掉”
“我的确洗过
可它就是
洗不掉嘛”

2021/05/25


以外孙的名义

晚饭过后
匆匆赶往父母家
路过时代广场时
看商场门前的
娱乐吊桥上
两个年轻姑娘
面对面
背着手
站着摇晃
身姿优美
禁不住动心了
啥时候
等外孙会走路后
一定带着他
到上面晃一晃

2021/05/25


无题

服侍父亲睡下
从父母家出来
跨上自行车
刚要启动
母亲送了出来
邻居万老太太
跟母亲说
“这孩子
两头跑
一头是他爸
一头是外孙
这段时间
整个人
都跑瘦了哟”
母亲眼泪
一下子流下来
万老太太那句话
仿佛一根木棍儿
戳到母亲眼睛了

2021/05/25


纸尿片

给父亲换完纸尿裤
发现他身子下面
垫着的纸尿片
打湿一小块儿
我要拿去扔掉
母亲一把扯过去
“才打湿了
这么一点点儿
等明儿晒干了
还可以用呢”
“便宜东西
用不着
这么节约”
“再便宜
也值两块钱呢”
哦,望着这块
灰绿色的纸尿片
我一下子想起了
消失已久的
两元纸币

2021/05/25



反客为主

下午没上班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广场上转悠
遇到几个贵州女人
带孩子玩耍
本地人
反倒
没见着一个
听他们讲话
恍惚间
身处异乡

2021/05/26


姿势

妻子抱着外孙
站在阳台上看风景
女儿找出当年妻子
抱她的照片
两者如出一辙
如果妻子
不显老的话

2021/05/26


舞姿

傍晚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广场四周
转悠了几圈回来
我跟母亲说
“真没想到啊
方琴婶子广场舞
竟然跳得那么好”
母亲说
“她年轻时候
做农活的动作
就跟跳舞样好看”

2021/05/26


门卫夫妻

家属院门卫
是一对60来岁的
夫妻俩
平时
女的看门
男的开三轮车拉客
每天午饭过后
便钻进三轮车里
打个盹儿
为这个
女的没少骂他
“真是个贱大爷
屋里又不是没床
咋偏要到车里睡呢
赶明儿死了
再大的骨灰盒
也没这么大呀”

2021/05/26


摆设

去市发改局开会
走进一楼大厅
迎面一堵影壁
绕过去
楼梯口当面儿
摆着一张桌子
上面搁着
消毒液
登记薄
一次性口罩
一次性手套
楼梯入口侧面
架着一台自动测温仪
同来开会的老侯说
“本来没有疫情
但看了这儿的摆设
让人一下子
就警觉起来了”

2021/05/26


去意已决

上午下班前
去行政办公室
逗留了下
办公室主任说
“你退下来后
赶明儿
遇到个什么事儿
想找你说个话儿
都不方便”
我当然知道
这绝非恭维话
反倒是大实话
因为单位领导
班子成员间
尔虞我诈
只有在我这儿
大家才能找到
稀缺的人情味儿
这也是我
为啥不愿呆下去
要主动请辞的原因

2021/05/26


手心手背

我把采摘的枇杷
一分为二
一袋准备我带走
另一袋留给大妹
等她待会儿拿走
母亲走过来
从大妹那袋里
捧起一捧
放进我这袋里

2021/05/26


2103675

这是我昨日
漏接的
一个电话号码
见它没有重拨
便没当回事儿
今日闲下来
再次看到它
不禁嘀咕道
这到底是谁
打过来的呢
出于好奇
百度了下
发现它
被人标注为
“广告营销”

2021/05/26


一把雨伞

半旧不新
有一次
搁在自行车前篓
在楼下放了两天
忘记拿回家
也没人要
后来
它被遗忘在
车篓里的次数
越来越多
终于有一天
不翼而飞了
今儿出门
看着雨丝
方才想起
这把雨伞
此刻很可能
正在别人手里打着
哦,这样也没什么
不好

2021/05/26


天气预报

凌晨1点醒来
看天气预报
原本晚上预报
这个时候有雨
现在预报没雨
外面也的确没下
没想
刚躺下去
却噼里啪啦
下起来
再看天气预报
果然改过来了
雨正下着呢
不禁想起
以前读书那会儿
经常考试答题
本来答对了
却没把握
想来想去
把它改掉
后来瞥见
旁边同学
都这么答
于是又把它
重新改回来

2021/05/26


学习强国

偶然发现
学习强国
10多天没学
排名定在24
这么说来
全系统106人
只有前面23人
在努力学着
积分排名
你追我赶
仿佛
一场长跑赛
跑了几圈后
后面人慢慢
都退下去了
前面的人
还想着
拿个好名次

2021/05/26



剪纸艺术

父母住的小区
南区出口附近
路边花坛里的
石楠叶子
全都变得
棱角分明
仿佛
另一种植物
仔细瞅了一眼
哦,它们出自
蜗牛之嘴

2021/05/27


喜鹊叫声

早上女儿突然问我
外面是什么鸟儿在叫
听了几声
我说
“喜鹊”
“啊
你没搞错吧
喜鹊咋叫得这么难听
像铁皮夹子一张一合
发出来的声音”

2021/05/27


自命不凡的诗人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遇到城市规划局李副局长
尽管他迅速扭过头去
没打招呼的意思
想着之前
业务来往多
人太熟
决定还是打个招呼
“李局长好”
没想
他看我一眼
只轻轻嗯了下

前段时间听人说过
他在本地日报
文艺副刊上
刚发表过几首诗歌
那种组词造句式的
已经成了
自命不凡的诗人

2021/05/27


晚饭

晚饭跟父母一起吃
母亲把饭菜做多了
剩下的让我包圆儿
我说吃不下去
母亲笑着说
“老坐着吃
肯定吃不下去
你一个大小伙子
站起来走一圈儿
就能吃下去的”
于是
我站起来
走了一圈儿
把剩饭剩菜
吃了个净光

2021/05/27


学好不学坏

申请退二线后
单位允许我
上半天班
另外半天
回家照护父亲
可母亲不放心
怕我丢了工作
到老生活没着落
逼着我全天上班
缓和了几天后
我跟母亲说
单位另一个退二线的
上午10点半就走了
下午他压根儿不去
意思是我也可以不去
没想母亲说
“你跟我老老实实上班
人家怎么做
随他去
你别学”
停了下
又叨叨了一句
“难怪别人都说
好的学不会
坏的一学就会”

2021/05/27


保质

母亲胃不好
吃不得冰箱里
存放过的食物
买回一个猪蹄
得几天吃完
保质的办法
传统而古老
整个猪蹄剁好之后
在锅里翻炒一遍
每天炖几块吃
剩下的
一天翻炒一次

2021/05/27


关系

下班路上
遇到个跟我年纪
相仿的中年男人
一走一瘸
一看就知道
中风后遗症
他后面
跟着个古稀老人
不知两人啥关系
但从老人亦步亦趋
可以判断
他们俩
肯定有关系

2021/05/27


燚字

在马非诗里
看到个生字
“燚”
不知怎么读
更不知其意
于是顺手查了下
“燚是中国汉字
由四个火字组成
读音为yì
有两个意思
一是指火貌
(新华字典解释:
形容火剧烈燃烧的样子)
二是在人名里
有平安的意思”
不禁纳闷起来
火剧烈燃烧着
人咋能平安呢
最后想通了
但不好意思
说出来
怕招人骂

2021/05/27


客气

父亲痴呆症
越来越严重
由以前不认得人
发展到现在不知道
他自个儿叫啥
但我每次给他
擦洗或者喂饭完
他都会对我说声
“谢谢您老”
小妹解释说
“爸爸对人客气
是发自骨子里的
不管是年纪大的
还是年轻的
他都您老前
您老后地
称呼别人”

2021/05/27


让路

每次在楼道
遇到邻居
我都站在平台那儿
给他们让路
唯有两个人例外
一个是5楼陈婶
她长得太胖
走路实在太慢了
另一个
是3楼的卢大姐
她右边腿脚
不方便
一走一瘸

2021/05/27


祈福

妻子手机上看到
一个谈命相的
小帖子
拿给我看
重点不是帖子
而是底下网友留言
“为属猴的儿子
接福
接财神
接好运
菩萨保佑
愿财源滚滚来
财源广进
万事如意
正财
偏财
横财大发
心想事成
一顺百顺
鸿运常伴
万事亨通"
后面跟了
8个祈福
表情包

2021/05/27



认输

晚饭
母亲又把饭菜做多了
吃到最后
还剩半碗鸡蛋瘦肉汤
我说实在喝不下去
倒掉吧
母亲说
你不吃的话
那只有我把它吃了
心说
母亲胃不好
白天都不能多吃
更别说晚上了
她老人家
这不是将我军吗
好吧
我认输

2021/05/28


大侄子

在小区广场上
遇到远房大侄子
看他呲牙咧嘴的
我问他
“你咋的了”
“最近老腰疼腿疼的”
“那得赶紧上医院
找医生看看啊
你才刚刚50岁
上面还有两老的呢”
“别跟我提两老的了
我浑身上下
这儿疼
那儿疼
不都是小时候
他们没好好养我
才落下的呀”

2021/05/28


事不关己

轮椅推着父亲
在家附近
转悠一圈回来
这才发现父亲
一口痰没吐到地上
一直挂在嘴巴下边
忽然想起
刚才遇到几个人
甚至还有两个熟人
都没谁跟我讲一声
进而想起
几天前
骑自行车上班
看见前面一辆
快递三轮车上
掉下一件物品
我一路猛骑
在红绿灯前
赶上快递小哥
告诉他有东西
掉后面了

2021/05/28


打包

小妹夫跟朋友俩
在外面吃饭
打包回来
一盒瘦肉笋丝
小妹问他们
点了几个菜
咋没吃完
妹夫说
就点了两个菜
还有一个炒瓠子
小妹一听来气了
哄鬼吧
两个菜
你们还有剩的
还偏偏剩下带荤的
不消说
又是你买的单吧
妹夫半天不做声
站了会儿后
默默走开了

2021/05/28


理是这个理

小妹公公婆婆
都去世了
房子一直
被他小叔子家住着
小妹担心天长日久
被他一个人独吞
希望立个字据
那边亲戚
都向着她小叔子
说这房子不值钱
你有那么宽敞的房子
何必呢
小妹说
我的房子
是我娘家给的
再多跟他无关
这房子
不管值不值钱
就是一根稻草
也得有我们家
一半儿

2021/05/28


牛奶

母亲给父亲牛奶喝
父亲含在嘴里不吞
母亲说
你怕我罐药
闹死你呀
如果我有这个心思
早八百年前
就把你闹死了
父亲吞下牛奶
含着眼泪跟母亲说
您老喝
您老喝
别都腾给我喝

2021/05/28


退二线

早上到单位大院
赶上下属单位
两个同事
到机关来办事
老远我就打招呼
没想
两人装作谈工作
齐刷刷没回应
哦,咱已是
退二线的人
继而想到
其中一个
曾经有年
还拎着酒
到家里给我拜过年
后来见我不吃这套
没给他半点儿好处
就再没去了
他这会儿
该不会猛抽
自个儿手吧

2021/05/28


现象

在朋友圈
读到伊沙的
一首《点射》
“根据一种观象
可以创造一个词组:
‘诗坛红的坏诗人’”
还有下面
诗评家李锋的疑问
“观像?”
以及伊沙的回复
“现象”
我操
打一开始
我就默读成现象
这是个啥现象呢
显然不能说我
心不在焉啊

2021/05/28


喜糖

单位小李子
送来喜糖
“我结婚了”
“啥时办酒席”
“上个星期天
已经办过了”
“你咋没吱声呢”
“都没邀请”
但我心里头
还是觉得
欠他一份人情
嗨,其实压根儿
犯不着啊
工作30多年
仅在2006年搬家时
几个要好同事见我
一直没办什么事儿
趁我在党校学校期间
悄悄替我把请柬发了
才终于收了一次
份子钱
咱一直就
不欠谁的
很多同事
我都送过3次以上
到目前还暂时没发现
谁没送过

2021/05/28




给父亲网购的
粘贴式纸尿裤
不太好用
扔了又舍不得
每次更换时
母亲都要扒开袋口
数一数袋子里面
还剩多少条

2021/05/28


练步

昨日路上
遇见一老一少
少的中风前面走
老的在后面跟随
像一对父子
今日又遇见
两个老头
走在前面的
个高体胖的
也是中风
一走一瘸
个矮体瘦的
在后面照护
无论看长相
还是看两人举止
一点儿不像哥俩
像病人和护工

2021/05/28



故人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遇到一个
陌生女人
跟我打招呼
听她叫我小名
不禁愣在那儿
正要问她是谁
突然看到
她嘴唇上的
那道显眼的疤痕
哦,想起来了
这是本村的出嫁女
她小时候长着兔唇
直到16岁那年
才做修复手术
“啊,是小莲呀
猛地一下
没看出来”
在我说话之际
她已举起右手
把那道疤痕
给遮住了

2021/05/29


赞美诗

骑车走到北郊大转盘
后面上来一辆大货车
一路开着警示喇叭
“车辆右转弯
请注意安全
车辆右转弯
请注意安全
……”
哦,听得我起了
一身鸡皮疙瘩
心说
回家以后
我得为这辆车
写一首赞美诗

2021/05/29


人靠衣装

妻子说我每天
骑自行车在外面跑
不能穿得太随便了
一定要好好
打扮打扮
不然
人家瞧不起你的
衣服穿好点儿
那就不一样了
别人会认为
你骑车
是为了健身

2021/05/29


蚕豆种

母亲把她留的蚕豆种
倒在门前水泥地上暴晒
看有的豆种
不怎么好
我要挑出来
母亲说别挑了
赶明儿下种后
长不出来的话
就让它做肥料

2021/05/29


年龄不是问题

远房侄儿
找了个女朋友
堂嫂一开始不同意
嫌她年纪大侄儿4岁
侄儿反问堂嫂
凭啥你就该
大我爸3岁呀

2021/05/29


称呼

小妹问我
外孙怎么称呼我们
是叫外公外婆
还是叫姥爷姥姥
我开玩笑说
你说怎么叫
就这么叫
小妹说
我觉得应该
按照湖南的习惯叫
毕竟他是湖南人

2021/05/29


礼包

昨天下午
回父母家
走到肖家台社区
看到一群家长
接幼儿回家
一人拎着个
统一制式的
可降解布袋
上面写着
“床上用品”
猜想半天
也没想明白
这拨神操作
出于何意
今儿看到
六一宣传
突然想起
再有两天
就是儿童节
那个布袋很可能
是幼儿园发的
节日礼包
哦,怎么可能呢
现在不都说
孩子钱好赚吗

2021/05/29


一毛钱

前段时间
小妹在超市
买东西
手头没零钱
收银员正好是
后面楼里邻居
说她替小妹
出那一毛钱
小妹说
两个多月来
每次看见她
都觉得欠她
一份人情
今日去超市
总算遇到她当班
把一毛钱还上了
走出超市后
感觉整个人
突然轻松多了

2021/05/29


呆脑筋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附近转悠
遇到收破烂的老王
他问父亲还记得他吗
父亲只一个劲儿笑着
不知道答话
回家跟小妹说起
她说父亲以前打铁
没少在他那儿买废铁
停了停
小妹接着说
父亲也是呆脑筋
完全没生意头脑
不然
在自个儿铁匠铺跟前
支一个收废铁的牌子
既能节约成本
说不定还能
闯出一片天地
成远近闻名的
破烂王

2021/05/29


樱桃

我在卧室午休
母亲跟小妹
在客厅说话
“早上去超市
里面的红果果
不知道多少人
都抢着买”
“您老说的
是樱桃吧”
“不知道是什东西
我想拿一棵尝尝
又不好意思”
哦,母亲忘了
这东西她吃过
前年妻子学生
送来一盒车厘子
她老人家尝了两个
说胃不好不敢多吃
如果再多吃几棵
估计就记得了

2021/05/29



拒乘

从父母家回来
走到肖家台社区
看见一辆
后挡风玻璃上
贴着纸质牌号的新车
在两个路人跟前缓缓停下
想拉客
被拒绝了

2021/05/30


旧衣服

母亲从家里
清出一包旧衣服
让我拿去扔掉
我都走出家
快20米远了
母亲撵上来
叮嘱道
“记住
一定要扔进
回收箱里”
“咋啦
搁旁边不行吗”
“那怎么行呀
万一小区人看见
扒开一瞧
不就知道
你扔的啥东西吗
遇到爱嚼舌头的
到处跟人面前
广播
说你家有钱
好好的衣服
都舍得扔”

2021/05/30


突然死亡

母亲从超市
买菜回来
邻居周婶
问母亲买
啥好吃的
母亲说
砍了根排骨
煨汤父亲喝
周婶眼圈
一下子红了

你老头划得来
该吃的该喝的
都吃到了
喝到了
不像我老头
走得太突然
啥都没吃到

2021/05/30


兽医

本地老兽医
得了癌症
医生说他
活不了几年
他跟家人说
放弃治疗
回家后
又不甘心
让家人四下里
抓癞蛤蟆生吃
想以毒攻毒
不到半年
还是就走了

2021/05/30


不想死

父亲躺在床上
不愿起来吃饭
母亲生气说
“你不吃饭
就只能等死”
父亲笑呵呵问道
“你们为什么
都要吃饭呀”
“我们不想死”
“我也不想死”

2021/05/30


13分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遇到4个小学生
边走路边互相
考英语知识
不禁想起
1980年代初
我参加中考
仅仅考了26分
对半计入总成绩
变成了
13分

2021/05/30




邻居从门前走过
说父亲照护得好
气色看着不错
母亲说
那是哟
说句不该说的
天天侍候他
就跟喂猪样
总是变着法儿
往食里加饲料
生怕它掉膘

2021/05/30


银行的星期天

下午3点半
去银行办事
带错证件
要赶回家拿
工作人员说
来不及了
你明天再来吧
今儿是星期天
我们银行下班
比平时早
4点钟
就不受理业务

2021/05/30


旧身份证

去银行办事
打算把父亲两笔钱
转到弟弟户头上
工作人员说
父亲身份证
是旧证
不能用
哦,是我大意了
父亲身份证不见后
重新办过一个
后来
之前这个又找到了
记得上次来这家银行办事
也拿错了
一个年长的工作人员
破例办理之后
提醒过我
这个旧证
以后不要用了

2021/05/30


女儿遇到大骗子

女婿创办的
支教机构
这两年
资金短缺
他和女儿两人
一分钱生活费
都没领取不说
反倒搭上
多年积蓄
外孙奶粉钱
都没有着落
女儿让女婿
暂时缓一缓
去赚点钱儿养孩子
女婿一直割舍不下
总说马上就有转机
一而再再而三
两人电话里吵起来
女儿在她房间里大骂
“你个骗子,大骗子”
吵完从房间出来
又在我面前说
女婿也是没办法
让我们别给他压力

2021/05/30


大姐进城

拦下一辆出租车
刚上去坐下
后座上大姐
正好下车
伸手丢驾驶台上
两块钱
司机转身看着她
“得十块钱”
这位大姐
一边拉开车门
一边说
“从三皮坐车到城里
不都是两块钱吗”
然后径直下车
扭着屁股走了
别说那个司机
连我都石化了

2021/05/30



早到

下午评审会
又到早了
想着每次
都是我早到
决定先不上楼
溜达到天燃气公司
查看父母家燃气费
收费员说
还有395块钱
心说
总不能白跑一趟吧
于是掏出500块钱
交了

2021/05/31


药膏

给父亲敷褥疮的
两盒药膏
全都用完了
把买气垫床时
厂家免费赠送的
另一个牌子药膏
拿出来用
母亲看了后
不禁担忧起来
“你说两个牌子
成分差不多
我看未必
这个牌子药效
肯定没你买的好
它颜色
明显要浅些
别用出问题来哟”

2021/05/31


躺枪

下午评审会上
报告写得太差
专家们建议
今儿就不给评审意见
让编制单位修改过后
再组织一次评审
组长做大家工作
说领导打招呼
要赶工作进度
今儿无论如何
得让项目通过
之前
另外一个部门
已批准实施方案
让报告编写单位
把那个意见
作为附件
放在报告后面
今后万一有问题
要追究责任的话
那个部门先批的
该他们先躺枪

2021/05/31


表亲

回父母家路上
遇到大舅表叔
我问他身体
还好吗
见他连说
几个好后
再没多余的话
便借故离开了
回家跟母亲说
大舅表叔
最近衰老多了
声音没以前洪亮
母亲说
“他问你爸没”
我说“没有”
“不问还好些
省得欠他人情
一代亲二代表
三代不见了
以后看到了
最多打个招呼
谁也没指望着
跟以前样走动”

2021/05/31


烫伤

最近一段时间
给父亲艾灸
隔几天
便烫他一次
看我很懊悔
小妹劝慰我
“常在河边走
哪能不湿鞋”

2021/05/31


奖赏与惩罚

我跟女儿说
当初外孙出生时
单位女同事D问我
生了个男孩女孩呀
我说男孩
她说你女儿女婿
都是做公益的人
老做好事
老天爷自然
不会亏待他们
女儿反问我道
难道我妈妈
生我之前
尽做坏事吗

2021/05/31


赚钱要紧

早上接到邀请我
去当评委的电话
我说下午没时间
要帮女儿带外孙
去打防疫针
妻子在旁边
边捅我边说
“别啊
孩子防疫针
早一天打
晚一天打
没有关系”

2021/05/31


关于生育

女婿外甥女说
她以后结婚生孩子
最好能跟女儿一样
先生个儿子
免得后面二胎
生出儿子
别人还以为
她想要儿子
才生二胎

2021/05/31


洛川苹果

那个陕西洛川人
又到小区推销苹果
母亲说他苹果
保鲜不错
吃着挺脆
拉上小妹
又买了袋回来
小妹说
他要22块钱一袋
本打算给他20块钱
看他铺盖行旅
都搁在车上
想着他
跑这么远来卖
也真是不容易
便没好意思
跟他磨价

2021/05/31


小妹说堂妹用计

堂妹给小妹家
先送去两板鸡蛋
后来又送两只鸡
小妹说
这些鸡蛋和鸡子
都是人家养鸡场
送给她家的
堂妹夫开饲料厂
跟养鸡场有业务
他们家不想吃
所以到处送人
她前后两次来
都带着孩子
肯定以为我
要包一个红包
给孩子上门礼
相当于
把鸡蛋和鸡子
卖给我们
她把钱财看得太重
早就不想跟她来往
所以没理会
她这会儿肯定气死了
心想一计不成
再生一计
没想还是落空了

2021/05/3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