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党生的电话(外十首)

◎芦哲峰




《不值得》

我在一个
以英雄的名字
命名的学校里读书
英雄的墓
就在校园内
每天上学放学
学生们都会
从那座墓前走过
它就像一个背景
默默杵在那里
每年只有清明节这天
才会属于它
学生们排着队
去敬献花圈
完成学校布置的任务
心中却都在为
半天的休假而窃喜
那时我就觉得
当英雄太不值得

2021.4.2




《文明祭祀》

清明节这天
小亮去爬山
拍了几张照片
说:
文明祭祀
不烧纸了
空气太好了
我说:
不烧纸好
进步了
邢东说:
乡里管的
烧纸
派出所抓

2021.4.4




《咯噔了一下》

桔子回我的一首诗
说当时读的时候
心里咯噔了一下
周晋凯回桔子
看了,咯噔一下
桔子问周晋凯
你也咯噔了一下
周晋凯说是
桔子说
那咱俩都咯噔了一下

2021.4.10




《逛空寺》

有一年冬天
去逛万佛寺
门开着
没有人
殿前铜炉里
也没有香火
空荡荡地
转了一圈
心里面有点沮丧
毕竟爬了很久的山
感觉扑了个空
转念一想
空山不见人
很有几分诗意
又想到
云深不知处
连禅意都有了
正在得意时
脚下一滑
啪叽
摔了一跤
顿时诗意
禅意都没了
爬起来
一瘸一拐地
下了山

2021.4.12




《1996年6月20日的抒情》

乌青写过一首诗
《1996年9月20日的抒情》 
全诗只有两行
“啊—— 
我真想一口咬死十个人”
我不知道他因为什么想咬人
也记不住那一天我在干嘛
但我能想起来
1996年6月20日我在干嘛
因为那是我告别处男的日子 
所以我打算写一首
《1996年6月20日的抒情》
全诗只有一行就够了
就是乌青那首诗的第一行
“啊——”

2021.4.12




《采耳》

给我采耳的
小姐姐
99年的
媳妇说
你要是有个姑娘
也得这么大了
我说嗯
比她还得大

2021.4.17




《管党生的电话》

有一年
管党生给我打电话
电话通了以后
管党生说
我是管党生
我听成了管文生
我有个同学叫管文生
接下来的对话
完全是驴唇对不上马嘴
我问管党生
你在哪呢
什么时候回来啊
最后我说
等回来了咱们聚啊
撂下电话之后
我才反应过来
对方不是我同学管文生
而是诗人管党生
我有点不知所措
管党生心里八成会想
这个芦哲峰是个精神病吧
果然他再也没给我打过电话

2021.4.20




《读诗会》

她包里装着
两只打火机
一管口红
和一本《新世纪诗典》
去参加磨铁读诗会
准备读一首
自己写的
口语诗
路过一个地摊时
看到一只蝴蝶
在贴地飞行

2021.4.21




《和一个人聊到另一个人》

他原来卖酒,不行
后来卖牛肉

这回行了呗
还不行

之后又卖过很多东西
都不行

最后没办法
开始写小说,卖字
这回才行了

2021.4.21




《不可尽信》

媳妇出差几天
怕我饿死
网购了几袋
速冻饺子
让我按照包装袋
上的说明操作
到了中午饭点
我拿出来一袋
饺子是500g的
要求用5倍以上的水煮
我用家里
最大的锅试了试
装了5倍的水
几乎就满了
没有地方下饺子
我只好发微信
向媳妇请教
媳妇指示我
用3倍的水煮
煮好之后
我边吃边想
古语云
尽信书
不如无书
看来尽信包装袋
也不行

2021.4.22




《卢与芦》

我叫芦哲峰
经常会有人
把我写成卢哲峰
这不怪人家
我自己在24岁以前
也写卢哲峰
小时候刚学字时
卢比芦简单一点
就用了卢
家人的观念是
卢芦通用
也就没人管
我第一次意识到
卢芦不同
是在一个诗友
自杀后
几个朋友搞募捐
我汇了100元
结果他家人
没要这笔钱
于是我的钱
也被退了回来
我去邮局取款
邮局的工作人员
很认真地拒绝了我
因为我身份证上
是芦哲峰
而汇款单上
是卢哲峰
这时我才知道
原来这两个字
并不通用
我先是震惊
随后想到
如果这样的话
那我学生时代的
所有档案
就都不属于我了
属于一个
叫卢哲峰的人
而我叫芦哲峰
有身份证为证
就这样
一个叫卢哲峰的人
活到了24岁
就不见了
而另一个
叫芦哲峰的人
一出现
就已经24岁了

2021.4.24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