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诗

◎纳兰寻欢



《那么拼命》

 
我常常想
人在世间
就一百年
何必为了
那么点钱
那么拼命
但又为了
那么点钱
那么拼命
 
 
《如果我有五十万》
 
那就和你
去沙漠
一次性花完
再回来
但话又说回来
在沙漠
钱都花在哪
 
 
《堵车》
 
问了好多人
没人能解释
为何一下雨
就堵车
 
 
《上帝》
 
一个表面温良
敦厚的所谓诗人
突然在你面前
露出狰狞
傻逼的本来面目
你狠不得一杆子
把它从地球上
duó丢下去 
 
 
《床号22—29》
 
这个三岁
左右的小男孩
在玩病床
他试图将病床摇起来
但没有成功
便跑了出去
病床上没有人
不知道住院的是他的父母
爷奶
还是什么人
我身后
父亲刚打了退烧针
现在安静了些
之前他总说
估计就这样了
估计就这样了 
 
 
 《前天在我一个二哥家遇上陈昌兵我们都很淡漠了》
 
为了尽早
赶到家我们
在厚厚的冰面上
追赶运煤车
最后只有
陈昌兵爬上了
车箱向我们
嘻笑着挥手
扬长而去
留下我们一会儿
就被墨黑的夜色
淹没了
这之前和之后
很多细节我
都忘记了
那个冬天
我除了作文
其它都在下降
 
 
《不知为什么》
 
有个人
在客厅打猫
猫被他打得
喵喵喵叫
他打累了
猫一下子
窜到街上去
 
 
《空气流动它有多重要》
 
打开车窗
打开车门
仍感觉像坐在
天大的蒸笼里
车一出动
瞬间凉风习习
 
 
《前戏后戏》
 
我跟他们说
我好像跑伤着腰了
今天休息下
应该是缺乏指导
跑猛了点
加上前戏后戏
不足的缘故
 
 
 《数字20-27》

有时间时随意写的一种实验
碰到一句就写下去

20
 
终于廋了下150斤来
值班去
2021.5.3
 
21
 
从酒店出来
走在初夏的冷风中
满街的灯火里
突然很孤独
突遇两个少妇模样的女子
凑过来说叔叔,大哥
您能跟我们买点吃的吗
我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然后扭头错过
 
22
 
梦见没穿裤子
在一群女人中间窜来窜去
害羞死了
虽然贼心还在
贼胆早已躲进厚厚的龟壳
跑遍整条街
没有看见对头的店面
 
23
 
进入2021
或许是到了局长位置上
工作忙
他的诗写得少了
刚刚跑完步回来的路上
想到自己已经40多岁了
(为了表示自己还年轻
不说快50了)
刚刚听晴朗李寒的诗
突然一首诗从脑际飘过
他也不可惜
 
24
 
我们都是蜉蝣
 
25
 
如果一本诗集
或者一个公号
尽量覆盖更多诗人
那么就像一首追赶时髦
时事热点的诗
质量往往
不会太好
 
26
 
深夜的路上
他突然想
“所有人都胡过我青一色”
他不禁有些后悔
的士空着车在不远处疾驰
 
27
 
我喜欢这种技术
我就去学习这种技术
我一个人蹲在一棵树下
或一块石头上
专心地学着这种技术
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过去的一切
在我的一生中
我不会再害怕去抄袭
我怎么可能去抄袭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