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此时向一棵稻子低头膜拜(外二首)

◎阳阳



              ——祭奠“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你将人间成熟的稻子都带入天堂
以一种别样的方式和母亲相见
跪在床笫前,诉说一生的爱与愧疚
对她表白:“妈妈,稻子熟了,我回家了!”

我还相信一个真理——
天堂的田亩,定会连年丰收
因为此时的天堂有你
如同有你在的人间

仓廪实而知礼节
你手持一棵稻子,这般简朴的兵器
击败一个国土的饥饿
雄鸡高唱,她的人民头颅高昂
如皓月,似星辰,普照东方大地
袁隆平,日夜躬耕于田亩的父亲
你是否依然惦记着这个世界
田畴间,那些遍布的正日夜成长的儿孙

我也是禾穗间长出的一只飞鸟啊
历经多方位的雨打风吹而挺直身躯
立于国土,远离家园
但此时唯有收拢翅膀,低头,匍匐于地
向一棵稻子合十膜拜,向一个
头戴竹篾斗笠的身影合十膜拜
一连数日的瓢泼大雨述说天空与大地的祷告
而我除了滚圆的雨珠,还全身回潮
全身生长灌浆的稻穗
2021、5、26

◎去窗口等一首诗出现

初夏的热与盛夏有所不同
还伴有烦闷,无聊,失语
去窗口等一首诗
出现,如等一枝荷
抖一抖心境——
昨日的雨来过一遭,今日的还没来
或者根本就不可能来
对面的住户大都敞开飘窗
人影在晾晒的衣裤、被单间时隐时现
像是月下觅食的老鼠,窸窸窣窣
他们极力洗刷时光的霉味
而我,始终未能
在窗口盛开
2021、5、14

◎这个正午与雨声相拥而眠

这个正午与雨声相拥而眠
夏热为梦清洗,一遍又一遍,故乡
走出母亲的背影,发绪依稀
一路播撒雪白的桐花
我分辨不出她前行的方向

池塘怀抱一汪清水,守身如玉
水鸭嬉戏,青石板上棒槌声声
我最是着迷于岸边洗衣的亲人
她唱出四溅的水花,令今夏的村庄
向内闪烁清澈无比的光芒

雨不停歇梦不醒
一匹马在正午自由飞奔
随处皆是草原,亦是故乡
2021、5、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