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是不容辩驳的词语(四首)

◎叶明新



目录

 

雄辩家

一堵没有障碍的墙

郊外

停电的时候

 

————————————————

 

雄辩家

 

一个雄辩家

输掉了一场重要的辩论

他非常愤怒

多日来心情无法平静

他背着枪出门了

似乎子弹

是不容辩驳的词语

他要去杀人

还是去打猎散心

事情不发生

我们就无法预知结果

 

 

 

 

一堵没有障碍的墙

 

 

我的前面有一堵墙

但是没有障碍

可以看出去和走出去

这是我的渴念

在梦中实现了

 

我站在自己的生活环境里

空间被高度抽象

只剩下灶台和碗

大米和亲人都被边缘化了

成为模糊不清的部分

 

墙外是高大的巨石

它们是乡土的颜色

其间留出的道路

狭窄而光滑

可供一人弯曲穿行

 

 

 

郊外

 

有人去了郊外

已经数日没回

他的亲人在路口等他

在那条必经之路上

走着行色匆匆的异乡人

 

那个偏僻的郊外

我也去过

往东再走十一公里

可以看到闪亮的海

那次我独身前往

这个城市就是我的异乡

 

路上遇到一座旧寺庙

我以为有智者在里面修行

但庙是空的

庭院长满了荒草

如果有人需要指点迷津

也许应该朝着落日远行

 

 

 

 

停电的时候

 

 

停电的时候

我和朋友们正在楼顶喝茶

刚才还在比较哪一片区域更亮

突然就停电了

似乎回应

人间繁华总会落幕

 

四周变黑了

而我们的眼前还保留着一团白色

那是视觉残留

是瞬间的幻影

我们迅速隐没进黑暗中

 

那一刻我们都不说话

似乎说话必须看对方的眼睛

似乎没有表情的参与

所说的话就不完整

就有了残缺

 

后来自然界的微弱光亮

覆盖在我们身上

我们在阴影里显露出轮廓

重拾中断的话题

电突然来了

我们都像刚洗过一把脸

干净如新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