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5月诗存

◎金辉



2021年5月作品

《蘋菓》


黑山县的朱尔屯村盛产白梨和苹果,
我们开车经过的时候,看见路旁
插满了出售的广告牌子。
但是他们把苹果的“果”字
写成了“菓”。其实也算正确。
“菓”字从北齐时期就开始出现,
《说文解字》里说:菓,木实也。
欧阳询在法帖《千字文》里
即将“果”写为“菓”。明代书家董其昌
在《临十七帖卷》里也将“果”字
写为“菓”。日本人还将这个“菓”
引入日语,并流传使用至今。
从朱尔屯村北行200公里,省城郊外
的高花镇也批发苹果,但是他们
既不写成“蘋菓”,也不写成“苹菓”,
只是无比正确地写为“苹果”。



《好看的女人》


快要五十岁的时候,我才忽然意识到
人群里只有个子高高的女人
才吸引人多看几眼,如果恰好
相貌姣好,那就更应该多看几眼,
虽然我会为此感到不好意思。
二十岁的时候我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一直觉得画片里的女人才好看。
但是现在我改了主意,虽然我已经
五十了。这个年纪的人一旦
认定的死理,即使到了八十岁
也不会更改。我依然会认为:只有
个子高高的女人才好看。



《关于天地不仁的注解》


有一次,天色将黑的时候,
我们的汽车在一处盘山道上抛了锚,
既看不见来路,也看不见去路。
半个小时后,我们想做最后一次尝试,
静静地坐在车里,虔诚地
祈祷上天帮忙,出现奇迹。
——天已经黑透了,地面上
连一只过路的蚂蚁也没有。
——是的,奇迹并没有出现。
我们终于体会到“叫天天不应,
叫地地不灵”的感受。
后半夜时,听着车窗外时有时无的虫鸣,
我思忖着:此时即便是生灵涂炭,
大概也接引不了天地共鸣吧。



《无妄》


忽然一日,乞丐顿悟到:这世人
待他极其不公,同样是讨饭吃,
和尚却轻省得多,且从不受人白眼……
于是他想到和尚那里找点麻烦,
再讨些东西。山门里,不待乞丐说话,
和尚就捧出了一堆乞丐从未吃过
的美味珍馐。可是等乞丐回到家里,
打开包裹时,却只是一堆香灰。
恼怒的乞丐杀回庙上,冲着山门
大喊了一声“呔”,预感不妙的和尚
又捧出了几件干净的僧袍。
可是等乞丐次日再去翻找那些衣服时,
却还是一堆无用的香灰。
第三次杀上山门的乞丐想好好教训一下
那欺人的和尚,但是看在和尚
赔罪的金灿灿的阿堵物上,
乞丐还是饶了他们。有了钱财的
乞丐不待回家就冲进了山下的欢乐场。
但是在那里,他同样发现那
还是一堆香灰。待疯狂至极的乞丐
再次冲进山门时,却发现那山上
根本就没有一座庙。



《犹大》


丁香花的花瓣是有定数的,偏偏有人不信邪,
在电视里有图有视频地告诉观众:
也有六瓣的丁香,谁说绝不可能有?!
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个人好似耶稣身边的犹大。
——遗憾的是我从来不看电视,
这段情节是一个路人讲给我听的。
临别的时候,他忽然好像犹大:
“我把它告诉你,你愿意给我什么?”



《残缺书》


据说拜伦的叙事体长诗《唐璜》
只完成了百分之十六、七。
紫式部在写作《源氏物语》时,
空白了第四十一章。
早逝的巴尔扎克的“人间”
永远缺失了其它四十六部“喜剧”。
曹雪芹的《红楼梦》为什么不能
只有前四十回?他应不应该痛恨一个
叫做高鹗的作家?!或许同样
作为作家的卡尔?马克思也仅被
《资本论》的第一卷所安慰。



《虫害》


连续几日,山民都见一位面目清癯
的老和尚,趺坐在一棵梨树下,
闭目和掌,嘴角微动,
不知在念诵什么……
有一天就要下雨了,
山民终于忍不住上前打扰,
问和尚是否在大彻大悟。
和尚说:不,是这梨树有了虫害,
就要死了,
我在为它超度亡魂。



《猫》


每逢初一、十五,佛堂里焚香的时候,
猫都会顺着门缝钻进来,
好奇地向上张望着,但从不跳上来,
或许它只是喜欢那气味。
从某种意义上说,猫可能是最通灵的动物,
并且还保有着高尚的情操,
在繁殖的季节,不管外面春风多么寒冷,
它们都会躲出去。但是万恶的人类
只会遛狗,永远把猫阻挡在
房门后面。其中一只好奇于
主人为何如此热衷宗教,尽管
所有的宗教都是研究死亡的艺术。
另外一只整日神情郁郁,偶尔闻闻檀香,
用以驱散心底某种神秘的情愫。
事实上,这两只黄色的猫——是一对兄妹。



《摩羯座》


九十年代我毕业的时候正好赶上
下岗潮,有人戏称曾经
无比辉煌的工人村变成了“度假村”。
(具体情景可以参看王兵拍摄的
纪录片《铁西区》。)
我去应聘的是一家大二型国企,
劳资科长是一位一脸横肉的中年妇女。
她把我的简历撇在一边忽然问我:
你什么星座的?
那时候刚开始时兴讨论星座,
在学校里我也知道一些,
就说我是摩羯座的。
他说:那你是个完美主义者啊,
在我这儿恐怕不行。
我说为什么呀?
她说如果倒退五十年,
你这个星座也干不了什么
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远不适合企业革新的需要。



《新生儿》


资深的妇产科护士告诉我:产妇的
年龄越大,新生儿越不爱哭闹,
年纪轻轻就做了母亲的,
总是被孩子没有眼泪的哭嚎
折磨得精疲力竭。
我问她这有啥科学依据吗?
她说这就是一自然现象,
或许神学能解释这个问题:
夏娃生了第一个孩子该隐,
但却是个凶儿,杀了他弟弟亚伯,
按照现在的律法,不是死刑就是无期,
但耶和华只是将他流放,
还任他生了自己的孩子……
时代不同了,作恶的代价也不同了,
那些迟迟才来到这世上的,
任谁不是乖乖的?



《昂贵的死亡》


一个声音对着一个已经爬上天台
跃跃欲试的男人喊:
在这个城市,你有自己的房子,
有自己的上下水管,有自己的电灯电话,
有南北通透的窗户……
你想想:活着的时候,你为水管里的流水
付费了吗?你为夏天的过堂风
付费了吗?你丢垃圾,你
付费了吗?楼下的花花草草,你看的时候,
付费了吗?这个城市多少人为了
保卫蓝天做出牺牲,你为他们
付费了吗?死,看起来轻而易举,
但是你死得起吗?



《他乡》


有人听说我打小是从农村长大的,
就问我农村咋样,农村好吗?
我就说好,啥都好。
可是每次他们的眉眼都告诉我不信。
每次回乡,乡人都问我:
城里咋样,城里好吗?
我都说不好,啥也不好。
可是他们干巴巴的笑声
明显告诉我不信。



《看天鹅》


过去几天,我们一直努力保持心情的愉悦,
我们就要去看天鹅,我们为此
感到高兴。我们给天鹅买了面包
和矿泉水,面包富含蛋白和烟酸,
矿泉水给它湿润喉咙。
前一天晚上,我们甚至做了一个美梦。
只是路上有点堵车,但是我们没有
因此而烦躁,我们努力保持一个好心情。
我们静静地等着行人走过去,
好像天鹅等着我们……
等我们看见水面的时候,并没有看见
天鹅,甚至天鹅的倒影。
空荡荡的水面上没有一只天鹅,
没有人告诉我们为什么,为什么没有
一只天鹅。但是,我们绝不为此
而懊恼,我们努力保持心情的愉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