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也牛点评向天笑的组诗《小欣喜》

◎向天笑



小欣喜(组诗)

 

向天笑

 

 

▌小欣喜

 

正慈大和尚说

每天保持着小欣喜就行了

 

听到蛙叫蝉鸣

就听到小欣喜

看到蚂蚁爬行

就看到小欣喜

手抚栏杆远眺

就摸着小欣喜

 

原来小欣喜

就长在自己的身上

 

【也牛点评】为了扫除学人向外寻求的意念,禅宗将修行与生活一体化,反对外向修道,而主张内修。“原来小欣喜/就长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心里,就是如此:它是一种发现,一种悟入。要快乐生活,无非饥餐困眠、随缘任运,率性适意,“每天保持着小欣喜就行了”。诗人的身与心保持一致,日用间每一细节都成了人性纯真的表达,当赞许啊。

 

 

▌空坛子

 

慈光精舍里

看似随意摆放了一些空坛子

大大小小,高矮不一

其实正慈大和尚

是别有用心的

 

这些空坛子

平时装风装雨

也装阳光

 

他说火要空心

其实人也要空心

除了忠心、诚心之外

 

有的人来时装满心事

走时,心空如坛

不装风雨,只装阳光

 

【也牛点评】诗意的禅,首要在空静。它使审美创造的心境得到了更好的呈现,同时也使诗歌具备了更为空灵的神韵。“空”并非空无所有,而是空性,存在于现象中,“慈光精舍里/看似随意摆放了一些空坛子/大大小小,高矮不一”。《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又说:“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只有心灵呈现出虚空澄明的状态,方能在诗歌创作中,涵容无限丰富的境界与意象,从而形成生动、活跃的审美。“走时,心空如坛/不装风雨,只装阳光”,这是诗人的妙用,诗人心中欢喜,自然一脸灿烂,自然自在。

 

 

▌雨露

 

在慈光精舍

碰到一场雷阵雨

一边阳光一边下雨

有晴无晴,看你怎么看

 

只是雨后的地面上

倒立一座精舍

还有慈光反射上来

 

旁边老树的叶片上

还悬挂一滴雨露

迟迟不肯滴落

 

哪是雨露呀

分明是一只纯净的眼睛

 

【也牛点评】“哪是雨露呀/分明是一只纯净的眼睛”,要凸显一首诗的韵味和意境,往往诗人们要用远取比的修辞手法来达到效果,增加语言的张力。该诗作者写“在慈光精舍/碰到一场雷阵雨”,雨中“还有慈光反射上来”,分明心中喜乐,慈光熠熠;有拔苦之意,方显悲起。一切唯心现量,皆因慈悲于心。

 

 

▌停电的五祖寺

 

雷雨大作时

突然停电了

五祖寺陷入一片黑暗

 

像时光倒流

回到五祖寺还是东山寺的时候

那时我不知在哪里

只知道弘忍在这里

 

我独坐在黑暗里

似乎看见他在窗外

像一道闪电,一闪而过

那一刻,我的眼前一片光亮

 

【也牛点评】有一个故事:僧问一个盲人:你见到什么?盲人讲:我“见”到前面一片漆黑。一片漆黑那还是在见啊!是不是?只是没有相而已。眼根坏掉,不影响到我们的心性的。眼睛睁开是见,闭上还是见,见到一片漆黑嘛。就是说,见性无关于尘,无关于根,六根、六尘、六识完全都是心在作用。万法唯心现量,所有的法都是你自已在起心动念,境界本不存在,心外无境。“我独坐在黑暗里/似乎看见他在窗外/像一道闪电,一闪而过/那一刻,我的眼前一片光亮”。诗人在五祖寺停电的瞬间,破除“三际”,当下提起,见到见性,即是“顿悟”!

 

 

▌独坐五祖寺

 

一棵棵水杉高入云天

好多鸟无事生飞,没有半点响动

那静悄悄的飞翔

不留任何痕迹,让我神往

 

肉眼看不见菩提树

但能看到阳光里飞舞的尘土

堆积在一个人的心里

会慢慢高过莲花峰

 

独坐五祖寺

也不渴望东山再起

只望上苍伸出大能的手

拂拭我心灵的尘埃

 

【也牛点评】“肉眼看不见菩提树/但能看到阳光里飞舞的尘土/堆积在一个人的心里/会慢慢高过莲花峰”。这些尘土与尘世之烦恼,障蔽了我们那颗晶莹剔透的心,如果我们不“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我们的“如来藏性”就不会现前,就不能于六根门头放光动地,我们就活在愚痴里。“独坐五祖寺/也不渴望东山再起/只望上苍伸出大能的手/拂拭我心灵的尘埃”,这是诗人的愿望,也是每一个学人的愿望。在这里,诗人最大的收获是觉察到了“烦恼”本身,也觉知道了“破迷开悟”的方法,这本身是一种“解悟”。如果能依此修行,自性自修,不假外援,定能“明心见性”写出更多更好的现代禅诗来。

 

 

▌东山阁

 

许多人都不知道

五祖寺原来叫东山寺

站在东山上

都不知道是东山

谈何再起

 

水往低处流

人往高处走

那么多人爬上阁来

就是为了东山再起吗

 

许多人烧高香

顾不上看看山下的远处

光芒闪烁,像巨大的杯盏

 

我坐在东山阁上

低头看一只只蝴蝶飞舞

一会儿漫山遍野,飞满心空

 

【也牛点评】法眼文益禅师玄机一发,杂务全都舍下,振锡南下抵达福州长庆法会,虽然攀援之心尚未泯绝而海众广为推举。不久便与道侣结伴打算前往湖外,已经出发,适逢天降大雨,溪流暴涨,暂住城西地藏院。以此机缘参学罗汉桂琛禅师,琛禅师问:“上座要到哪里去?”文益禅师曰:“逦迤行脚去。”琛禅师曰:“行脚干什么?”文益禅师曰:“不知。”琛禅师曰:“不知最亲切。”文益禅师豁然开悟。

        这个公案很有意思,"不知最亲切"和"行脚是什么意思?"连起来看,可以使我们有两个思考,一就是六祖慧能回答惠明"还有密意否?"的问题,他说:'密在汝边。"自性的密意不是行脚可以得到的,而是在自己的心田。它没有什么秘密,也不在遥远的地方

  二就是四祖道信说的:"大道虚旷,绝思绝虑。"心地的光明不在知见上,不在是非观念,惟有超越了知见才能回归到与自己最亲密切近的自性光明呀!

    "不知最亲切"强烈的表达了禅的超越与实践精神,对于想得到真实智慧的人,世间的"知"反而令人走向远离之路。

一个十方行脚求悟的禅者,想要追求佛的知见,却突然听见"不知最亲切"这五个字,真有如万里晴空中忽然听见天边轰然的响雷一样,智慧之门突然顿开,自性光明骤然涌现。“许多人都不知道/五祖寺原来叫东山寺/站在东山上/都不知道是东山”“五祖寺”“东山”等等,都是假名。

“我坐在东山阁上/低头看一只只蝴蝶飞舞/一会儿漫山遍野,飞满心空”,显然诗人心中有悟,又不便强说,以此诗境,只是呈现。禅心、诗意机巧合一,境界自然不同了。

 

 

▌五祖寺禅茶

 

坐在东山阁下面的茶室

头顶一池清水

看禅师把树叶泡成一壶好茶

一盏又一盏

连续七盏

 

深吸深呼,深呼深吸

仿佛茶叶可以在小腹里复活一样

吞吐出青枝绿叶来

 

头顶在流水

身上在流汗

口里留有味

 

【也牛点评】“头顶在流水/身上在流汗/口里留有味”。这是禅茶一味无分别,身心合一的坦然。人间有味是清欢,“一盏又一盏/连续七盏”慢慢入静。“深吸深呼,深呼深吸/仿佛茶叶可以在小腹里复活一样/吞吐出青枝绿叶来”我与茶香共此时,陶然自忘机。

 

【也牛】本名刘勇,男,生于1965年8月,现居成都,《诗刊》“第一届:纸媒与网络论坛”成员,现代禅诗研究会成员,代表诗人。在《诗刊》、《星星》、《绿风》、《诗潮》等刊发表诗作。有作品收入《世界现代禅诗选》《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等选本。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诗集《莲子初啼》《只手之声》二部。主编并出版《现代禅诗流派诗人十二家》《现代禅诗精品赏读》二部。2020年10月,荣获第三届国际微诗奖:铂金写手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