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 ⊙ 平生是平生的名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蚊子之死,或从语言的败坏中……

◎平生



 

蚊子之死,或从语言的败坏中……


学习赞美。一只蚊子,它蛰伏
或躺平,或平躺在
一堆堆堆砌的A4纸
最表面的一层。层层纸张祭奠
像等待一次古老的燃烧
熊熊烈火火焰使空气变形
扩张的体积上面真理挣扎出新的形象
它的两只触角内含着受热体
敏感于人的体温
复眼内侧是早已软化的刺吸式口器
一场刺戟以死亡换取意义
就会有一块黑色幕布
悬挂于群山之巅。一只独眼独自穿过雨季
云雾变化如一首诗的转折
如一出爱的哑剧。此刻我们哑口无言是不合法的
然而打印机的屏幕还在闪烁。像空中飞来
帝国的一纸命令。令
僵死之虫熠熠生辉。令
一只蚊子不再只是一具轻飘飘的遗骸
它从语言的败坏中涌现出所有的语言。学习赞美
扁舟一叶。而远去的河流有什么责任呢
扁平的正义对睾丸的结构大概一概不知
因此死因就不必追究了,博物馆里到处都是
练习死亡的技艺而我们对一切
尖锐的事物无往而不胜的事实
视而不见如同显微镜下的钉子
天风将树影吹至对面的墙上
雨期也会如期而至

2021.5.26




瞬间


有许多个瞬间,火车在发抖
而进入永恒的黑夜
我仿佛碎裂成时间细微的碎片
而抖落至窗外

冰川融化在枯水期
巨石陨落在急雨的夜晚
那些枝繁叶茂的根茎根植于陌生之地
在几何图形的有限空间里发动一场战争

村庄忽明忽暗的灯光,在镜中
隐现出一根根波动的线条,或是绳索
身体难以消失殆尽,总有顽固的神经血管
或骨头牵连空荡荡的祝福

残骸包裹着黑暗的内部,化为一阵乌有
最后一声颤抖也发出无声的声响
火车总是在不为人知的瞬间进入永恒
我愿意紧随黑暗有序的轨迹而肆意漫步

2021.5.21



病句


远处的声音分不清来自窗外
还是房间里未知的事物

作为不起眼的异乡人,我听得见一切
陌生的词语,但并不深究它们深晦的秘密

因为词语有自己白色的世界
每一种言说都会制造一种沉默

主人正努力治愈仆人的耳鸣
每一个世界都无法如其表面

白天不时遇见被毁弃的墙垛
阳光照耀影子,使我写下这一病句

2021.5.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