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诗之炬||2021年5月诗歌32首

◎刘傲夫



《无题》

每天在头条
都会拉黑一些
过来骂的
账号
我是这样想的
太劣质的
粉丝
不要也罢

2021.05.27 


《无题》

每一个发诗平台
都是一杆枪
都在力争做到
弹无虚发

2021.05.26


《摘桑葚》

由细细的枝尾
向粗壮的枝干
将熟透的它们
一一摘下
这有点像
给身戴各种饰物
的你
瘦身
当我将树上的果实
全部摘下
我听到了你
轻喊了声
“哎呀,现在可
轻松多啦”

2021.05.25 


《无题》

自从他迁入
新居
拥有自己的
独立书房后
每次写作
他都习惯
把门反锁
然后脱掉
全身的衣物
他美名其曰
“我不仅要让
读者
接受我的灵魂
也要让他们
接受我的肉体”

2021.05.25 


《回信》

尊敬的刘老师:
您是否可以开发一个
新的平台
将不达推荐标准
但又是不错的
若干诗
选发一下
以鼓励学生们的
创作热情
并更好地
交流学习

诗社大家都有
自己本职工作
要做
没时间这么


2021.05.25


《无题》

别跟骂你的人

把他们当蚊子
如果他们
的确影响到你
的睡眠了
那你就
拉起蚊帐

2021.5.24


《杂交水稻》
        ——悼袁隆平


每年冬季
父亲都会去乡里种子站
买回杂交水稻
那金黄的
粗大饱满的
粒粒种子
来年春季
他就会把它们
撒播在已整理好的
肥沃秧田里
秧苗青青
很快就被拔起
由大人们插播到
我家的
其它水田里
有一年我家盖新房
全家无暇顾及
田里的水稻
即便如
那一欠收的年份
我们家收割的水稻
还是管够
全家九口
人的肚子的

2021.05.22


《再悼袁隆平》

今晚如星空璀璨
那一定是谷子黄金
如天空黑暗
那请去地天相接处
一定有夜虫在喑哑

2021.05.22 


《诗之炬》

湖南衡东的
60后女诗人
冰何
给我留言
“感谢傲夫社长
没有您
就没有今天的我”
这句话咋一听
怎么这么熟悉
记起来了
这话我曾经
也对伊沙老师
说过
这不由让我想起
我研究生母校
北京电影学院
的校训来:

尊师重教
薪火相传

2021.05.21 


《名字》

国泰良辰
国泰百货
两楼夹着的
那栋楼
一开始叫
大角生活广场
后来叫
爱悦城
现在叫
瑞国中心

2021.05.21


《光头(11)》

剃光头
是二十多天前的
事了
现在我的头顶
已经返青
小齐今天
跟我说
你以后别去
理发店了
我每月可以用
闹闹小时用的
电推子
给你推 


《时代•拆》

黑暗中
又有一家
写着“帝国大厦”
的土坯平房
被推土机
给推倒了
一个穿着“燕山中学”
的男生
从共享单车上
下来
在进入小区前
他往田那边的
响亮处
看了看

2021.05.19 


《无题》

一个新人
诗写得一般
量还很少
这样的新人
就没有
发现的必要

2021.05.18


《劝》

老妈昨天居然
没去浇菜地
也没有通知
我去浇
我说
你可以生我
岳母的气
但不能生她
从泰安
带来的菜苗
的气啊

2021.05.18 


《未能免俗》

拿到主持人
稿后
我找了找
女儿的姓名
发现她名字后的
话有不少
我也就放心了

2021.05.16


《淄博老太太》

她的背驼得
都快要接近地面了
但女儿搬家
她也不敢闲着
时不时地
过来将一些
打包好的物件
拖进到电梯里

东西终于搬完
老人却在阳台
久久未见动静
我走过去探问
只见她在门的那边
不好意思地
向我挥了挥
手中的一根香烟

2021.5.12 


《搬家有感》

小方家那些
打包好的物件
都张着小嘴
吮吸着我
我是被抽干后的
一沟水渠
我诗歌的小船
今日怕是
无法在上面
漂啊漂了

2021.05.12 


《60后新人》

很多人都知道
我在为中国诗坛
输送很多新人
我将这一事实
说出
也不是在炫耀什么
我觉得这也
没什么可炫耀的
时势推你
你自然必须接棒
这次我想说的是
我推荐了好几个
60后
他们的朋友圈
都停留在好几年前

2021.05.12 


《有关诗歌的“文学性”》

当这“文学性”
给诗歌内在的


带来伤害时
我宁愿不要这
“文学性”

2021.05.08


《陪女儿练舞蹈》

我说
每天都练功打卡
太累了
今天就不练了吧
闹闹说
大人也偷懒啊
我说
大人也是人

2021.05.08 


《约定》

闹闹一早
吵着要电视遥控器
我说今天周几呀?
她就很生气
将一包纸巾
掷到了我脸上
我拉过她
狠狠地打她屁股
她的手
她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
她安静了
还调皮地朝我
使小眼色

2020.02.24  ​ 


《打电话》

小齐跟我说
能不能联系
北大的熟人
带11岁的侄子
去实验室
参观参观
我一时语塞

带他来我们家
看看就行了
小齐说
我们又不是
学霸
我说
他将来
能达到我们
现在这个样
就不错了
小齐没接话
我突然听到了
电话那边
老弟
弟妹的
咳嗽声

2021.05.04 


《无题》

我写了首诗
《弟妹是理发师》
说弟妹
给我女儿
扎了好看的
头发
弟妹读了
说喜欢
还叫她
儿子来读
但自此以后
弟妹
总是有意无意
地避开我
女儿的头
再也没给
我家闹闹
扎过头发了

2021.05.04 


《老弟来到国家大剧院》

我先是让他
孩子
(我侄子)
跟他并排
我按下快门
接着又叫他
老婆
(我弟妹)
站过去
然后我们赶紧
动身
要去下一站
未想离开时
我们几人
都找不到他
我一路返回
发现他正
站在原地
用手机给自己
和大剧院
单独合影

2021.05.03 


《无题》

农村人进城
大多对地上的
烟头
低矮废旧的
平房
更敏感
他们会说
这不跟我们村
一样嘛

2021.05.04


《无题》

搞诗歌评论
只研究报刊
正式发表的
不研究民刊
和网络诗歌
这不就是
白费力气嘛

2021.05.04 


《车经北大》

东门时
她喊孩子
快看
但他仍在
低头
玩抖音
她手一拍
噗——

一声

2021.05.03 


《无题》

连我这么
好的人
都被莫名
长期攻击
和侮辱
如果你有
良心的话
可以摸摸
它动不动

2021.05.03 


《后院时光》

我带着闹闹
正在后院

101房间的阿姨
遛弯过来了
她边走
边跟我说
我看到你家
孩子
挺喜欢
那对虎皮鹦鹉的
养养动物
挺好
有了宠物
她就不会
那么孤单了

2021.05.01 


《各抒己见》

我是
艺术学硕士
妻子是
会计学
硕士
外甥女卢婷是
在读的
文学硕士
有一天
她来我家
我们聊起了
我的口语诗
妻子用了
很推崇的
语气
卢婷却说
舅舅,我还是更喜欢
您那组
偏意象抒情的
《河流组诗》

2021.05.01 


《光头(10)》

爸爸,你的光头
真可爱
闹闹一边笑着
一边又用她的
小手
摸我的头
我笑道
我家小宝
又调戏我了
小齐听了

你可以换个词吗?

2021.05.01


《光头(9)》

前面就是
女儿的
幼儿园了
我放慢了脚步
摸出随身携带的
帽子
端端正正地
给自己
戴上

2021.05.0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