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林中

◎余刃



《徐良明》

瘦子徐良明
抬树棒的时候
不小心把脚给砸了
那下砸得可太狠了
左脚两个脚趾
跟剥了皮的树一样
他胡乱往脚上
套了个塑料袋
现在感觉有点晕
徐良明说
血漫过袋子往外漏
滴在安静的医院走廊上
医生让马上办住院
他有气无力
回答说
我不能住院
家里三个孩子没人管
眼下天气热了
门口就是座大堰塘
包扎一下捡点药
打点点滴
消消炎

2020/5/3


《一个男人》

一个男人
在痛苦无依时
如果老婆也走了
首先是紧紧抱住
自己的孩子
如果没有孩子
他很可能
只有日夜摩挲
身上某个疼痛的地方
我是说如果他恰好
某个地方疼

2020/5/20


《马池》
 
那次出门去马池
天已经黑了
在316国道上
我痛恨的远光狗
用车上的远光灯
玩命地闪着
我的双眼
看不清车道线
只能拿路边的树当参照
出门是因为
那段发生了很多事
把人压得透不过气
我开车去马池
找点吃的东西

2020/5/7


《在后山公园》
 
那天早上
去后山公园散步
走进一片竹林
阳光很好
我们在竹林中
站了一会
然后退出来
继续在光影斑驳的林间路上走着
很久没有和妻子散步了
当前面出现一片
没有遮挡的暴阳
我们同时停住脚步
转身折回

2020/5/7


《立夏的河滩》

我在浅滩上
陪孩子玩水扔石头时
走过来一个背二胡的
走到一棵柳树旁
他停了下来
摆好一个马扎
坐对着柳树
取出了二胡抱在怀里
昨天下了雨
因此河水是浑浊的
低沉的空气
压住了整片河谷
他开始拉
这个蠢货
他拉的二胡
绝对是我听过
拉得最难听的
听得我直想
过去给他两锤头

2020/5/7


《过不去》
 
咱们要翻上山顶
沿一条梁开上十几公里
就这样干
今天咱们
不想别的
只想辣子鸡和
炖趴的新土豆
必须吃它
否则今天
过不去

2020/5/7


《接站》

火车晚了半小时
给父亲打了好几个电话
还是打不通
应该在过隧道
终于接通
听他那头熙熙攘攘嘈杂得很
他说刚下车
并茫然问我
在哪呢
你在哪呢

2020/5/9


《父亲的烟》

出站后
父亲从包里
拿出一盒双喜
递给我
好像说了句话
正常情况下
递给人东西
总会附带着
说句话
总之他从南方
带了一盒双喜
他把烟给我了
非常写意

2020/5/9


《乏味》

他说那些赤条条的
被放置在高山上的死人尸
最终骨头都会被剔净
突然觉得
倘若灵魂不灭
如是幻影
看这样一把把的尖喙
梆梆地在骨上啄击
直到白骨森森
再无赘冗
是何等痛快
说痛快也不是马上就去死
在不得不如此时
死才会由乏味
变得有趣

2020/5/9


《陌生的北方》
 
凌晨五点多
我爸走进我卧室
检查女儿的被子
女儿睡在一张小床上
跟我的大床并排
她经常踢被子
在早上孩子醒来之前
我爸非常无聊
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他还远没有融入这里
周围全是陌生
等我起来
发现他总是站在窗前
茫然地向外张望
不知道在看什么
这里起风和下雨
都让他感到陌生
比起南方
这里的夏天
一点也不难熬
但看起来他好像
更加渴望
南方的烈日

2020/5/9


《漫长的一天》
 
鲍勃马利
是个音乐家
他可真牛逼啊
下班出来往家走
点上一根烟
突然感觉上头
就像鲍勃马利在鬼叫:
此刻,给我来点大麻!

2020/5/14


《林中》

昨晚的雨
同样下进了茂密的林中
一条几乎被树木完全遮蔽的小路上
少量的阳光投射进来
形成几块光斑
被光斑打亮的地面
就要干了
其它地方还是湿漉漉的
今天我走进这样一条林间小路
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因为外面烈日如瀑
我走进去
很快想起昨夜的雨
在漆黑的山林中
噼里啪啦地下着
雨从我头顶的树冠滴落在这条小路上
小路的尽头是座池塘和一座长亭
它们也同样被树木遮蔽
雨也这样从亭子的各个檐角
汇聚成雨线
滴落在池中

2020/5/16


《夏夜》
 
零星的雨点落下
厚厚的云层
留着几个豁口
我走到楼前
扒走凳子上的雨
然后坐下
雨点打在我的前额
因此我坐下又起来
转到楼背面
那里有棵李子树
现在很茂盛
树下放着一张摇椅
我躺上去
感觉很好
雨停了
一只鸟发出了怪叫
我从没听过

2020/5/21


《午睡醒来》

我跟我爸坐在
两截沙发上
沙发摆成一个直角
我们连成一条斜线
那时阳光已经退出了窗台
外面的日头
依然很毒辣
我对他说
我要去理个发
问他去不去
如果去我可以
骑着摩托带上他
他摸了摸他的头
他说他头发不长
然后问多少钱
20我告诉他
然后我们没再说话
我们胡子拉渣
还没完全摆脱睡意
那个理发店
在恒亮超市旁边
他去过那个超市
既然他不去
我想那就在他
想理发的时候
他自己一个人去吧

2020/5/23


《广场》

广场上热闹非凡
它吸引着在夏夜出动的孩子们
其中一个充气围栏里
堆着砂堆、铲子
和各种玩砂子的玩具
有种砂漏最受孩子们欢迎
砂子从漏斗中流下去
带动几个轮子
呼呼地转
一下就能引起他们的兴趣
另一个围栏里放着浅水
一群小金鱼在水里游着
氧气泵嘟嘟地冒着气
孩子们可以用迷你钓竿钓鱼
只有饿急眼了的鱼才会咬食
也只有少数几个
运气好的主能钓上来鱼
旁边一个桌盘上
摆放着动力沙和乐高模型
可以用它们造一个沙堡
或者随便造个什么玩意
大人们的屁股
钉在小马扎上
眼睛往往盯着手机
我们的孩子
一直坐在摊边一只
破烂的旋转木马上
它带着她一圈一圈
高低起伏地转
你只需要付10元
就可以玩到收摊
你可以看见孩子们
非常高兴
我们厌倦了可他们
正玩得兴起
不时听见有孩子在哭喊
他们很不愿意
离开这个乐园
而大人们正要拉走他们
它很脏但我想可以
回去再把孩子洗干净
我准备让她玩个够
然后再也不会
带她来这种广场
这是一个夏天的夜晚
突然起风了
我站在这样一座广场旁
看见柳絮在灯照下升空飞舞
整座广场和孩子们的喧闹
同时停止
不远处是汉江
大片裸露的
发白的河床

2020/5/25


《午后游戏》
 
在午后我感到困倦
女儿还是神采奕奕
闹着要下楼去
我只好强打起精神带她下楼
在101窗户外
背阴的地方
蹲下来
那次我们观察到了
一只瓢虫和看不过来的蚂蚁
那只瓢虫
爬到一片麦冬叶的背面
就不动了
逗点大小的蚂蚁
看上去总是
在焦虑又混乱地爬来爬去
这让我不爽
101还没装修
窗户大开着
我把她抱上窗台
试着朝里面喊了一声
接着她开始朝里面喊
显然她听见了一种回音
声音在几堵墙上
反复弹射
变得立体和饱满
我们朝里面喊了很久
多数时候是她在喊
就像我小时候
把头伸进去
一直朝一口井
或一只空缸吱哇乱叫那样
她对我不够满意
她拼命地喊
然后停下来
让我也喊
她说爸爸你声音大点
声音再大点
我却没听她的
这可能让她扫兴
直到她喊不动了
我拉着她上楼去
 
2020/5/25


《杯》
 
每天我都要
给一只空杯
倒上水
它是一只玻璃杯
用来喝扎啤的那种
但我从来没有把它
当成一只扎啤杯
今天我写完
一首诗
端起它就猛下一口
它跟这栋楼里
所有人的杯子
都不一样
装在它里面应该是啤酒
但不是
装在里面的
永远是白水
我把它放下
白水在里面晃荡
那么就这样吧
就这样
 
 2020/5/25


《电影》
 
想看电影
得等孩子睡着
完全熟睡是在11点半左右
用了一个星期
才看到教父2
二代教父
从陷入混乱的哈瓦那回来
他失手了
没有干掉
把他的卧室
打成马蜂窝的
老胸毛男
同时也失去了
妻子腹中的
第二个孩子
看到这里
传来火车的声音
同时带来
我无法抵挡的倦意

2020/5/26


《扔石子》
 
一块石头
扔到最高
一定会掉下来
孩子盯着
我朝河对岸扔出去的石子
她想知道
它会落在哪儿
很遗憾
她没看见
她望着我
别想了
我可不会
再扔一遍

2020/5/26


《在开荒工地》
 
最开始开荒
在那块大片裸露的
没有任何遮挡的土地上
男人们往地下打眼
蹲坐着一日三餐
在这群男人的中间
至少会出现一个女人
我看见的这个女人
在阳光下
戴着橙色披风帽
把自己包裹得
严严实实
看上去结实健硕
我看见她
远远地从一处坡下
走了上来
知道她这是
找地方尿尿去了

2020/5/26


《双抢》
 
我们三兄弟
初中时农活干得最多
往往是受命在一年中最热的夏季
去帮外婆搞双抢
所谓双抢
就是抢收和抢种
那时天气神鬼难测
大哥态度积极端正
喜欢带头但耐力不行
最多干一天就歇菜了
二哥会偷懒
怕蚂蝗怕臭虫
一到田里就抓耳挠腮
然后泡在小溪里
我不一样
我从头干到尾
耐力好不偷懒
所有大人都喜欢我
吃饭时给我夹肉
并把我作为
饭桌上的话题
这让我不爽
肉兄弟们都没少吃
这样狗屁不通的
讨论和鼓励
有什么意义

2020/5/26



《少年》
 
还是能感觉到
二十年前
老家后山那片松林
当秋风吹过
松涛响起
漫山遍野的呼啸
使一个少年
感到微微震颤
使他受到某种影响
二十年过去
还是那个存活的世界
一遍遍理解
又一次次觉得无解
那种影响
其实非常空洞
由它带来的相应气质
终日为自己所厌恶
上帝那时对他吹响口哨
之后便再未响起

2020/5/27


《无法反驳》

我妻子相信
两条眉毛
连在一起的男人
往往暴烈无情
自从她发现
我的眉毛出现
这样的趋势
常常感到担忧
她多次命我
刮开它们
让左边的归左边
右边的归右边
这样你才会更柔和
妻子是对的
她用了我
反驳不了的句式
让左边的归左边
右边的归右边

2020/5/27


《狗》

就在今晚,我听见
一条狗发生凄厉的叫声
可能被咬了
也可能被打
或是被轧
这一片都能听见
它嗷嗷叫了一阵
从尖利的音色可以判断
这是条年轻的狗
今晚它很倒霉
因为痛苦
不得不龇牙咧嘴的
畜生的脸
在阴影中抽搐
后来,后来它就不叫了
能干的大概只有
找个地方蜷缩着
抻着脑袋
伏在地上
夜晚恢复安静
阴影继续被造出
狗的眼睛
大概就像琥珀
能看见阴影被造出

2020/5/29


《塔吊》
 
第一次看见装塔吊
是在五月最后这两天
天气很热
只装了五六节
每节钢构上
都漆着崭新的黄漆
操作舱已经安上
几个男的沿着
塔体上的梯子往上爬
旁边一架吊机
在往上面
吊一个尖锥一样的钢构
看了半天还是没看明白
吊臂还没装
它看上去
像一根镂空的大屌
目前它就像根屌
是的,老兄
它从地面冒出
直挺挺地立着
 
2020/5/29


《当一个人被按死在地上》

 对不起
愤怒是什么
愤怒像空气
像到处乱跑的蚂蚁
我很快想起
魔头贝贝
在南阳他经常醉得晕头转向
发一大串语音
像扔下一串炸弹
他爱说不说了
对不起

2020/5/29


《塔吊2》
 
塔吊装好以后
开始吊这吊那
它被命名为10#
吊臂在一个水平面上
来回划拉
它当然会停下来
像一只伸出的笔直的手
空悬着
声音从咯吱窝下传出——
在太阳底下
整个人类都是一样
需要不停地干这干那
这才是命运
不干就得死
 
2020/6/1


《几个月以来》
 
有人偷我黄瓜
小区老头
都跟我说了
可能是胖保安干的
他有前科被逮过
我必须逮他现行
这有点难度
但我相信
是猫就会偷腥
这是客观规律
黄瓜虽然长在
保安室门外
想吃必须说一声
我不答应
就甭想摘任何一根
因为你既没挖地
也没撒种
更没有浇水施肥
想吃就摘
这样不合适
他要耍横
带上家伙
就去弄他
好几个月了
谁都能感觉到
这种压抑

2020/6/1


《吊臂观察》
 
吊臂的远端
插着一面小红旗
这面红旗
大部分时间迎风飘着
现在在西西南2米/秒的风中飘动
西西南是什么意思
不懂
天穹是蓝的
远山和天际
是一片灰蒙
絮状的云团
正从灰蒙中升起
像大朵的棉花已经炸裂
灰蒙——
灰蒙中的东西
都有点像梦

2020/6/1


《和妻子聊美国骚乱》

她问我
如果你也身处
画面中的美国
在那家LV店
所在的城市
恰好住那条街上
甚至那些
抢LV的人中间
有你的死党和朋友
你去不去?
当然不去我说
我不是抢劫犯
我没有这样的朋友
那如果你在楼上
全程窥见
混乱中的一个蠢货
把刚抢的一只LV
掉在了家门口
你捡不捡?
我说只要你下令
我会暗中观察
一定要先观察
这很关键
否则可能没命
我会叼着烟卷
持双管猎枪
来到门口
用枪管把它挑起来
然后转身进门
将它双手奉上
——当然
我们不太可能
住在一家LV店的对面
若是如此
LV对我们来说
屁也不是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
能捡到一个热屁
就算你牛逼——
但我仍然感谢
你为我冒险
嗯,不客气

2020/6/1


《孩子,这一切不可避免》
 
午后我的孩子
在刚拖过的地板上跑
然后摔了一跤
是的她摔了一跤
我去投拖把
告诫过她不要跑
她没听
然后她摔跤了
我听见
一声闷响
轻微的一声
从地板上传开
就跟一颗小石子
扔进平静的水面荡起涟漪
她使劲哭
如果她
要想多会哭一会
就让她多哭一会吧
祝她节日快乐

2020/6/1


《窗外》

靠窗呆坐着
习惯性地往外看
外面有什么啊
早看烦了
但还是要看
我没看到
我想看到的
金刚
裸女
一只鹰
金刚和裸女
搂在一起
金刚在呢喃
女人在啜泣
一只鹰闪电般地
扑向我这扇窗户
一下就啄瞎了
我的眼睛

2020/6/2


《凌晨将近》

火车哐当哐当从铁路桥上驶过时
我坐在楼梯道的台阶上
抽一颗烟
楼道里刮着凉风
非常舒服
烟也烧得格外地快
我喜欢这样的时刻
可以心无旁骛地指挥手指
在手机上敲击
这样我会更舒服一些
敲击比吹拂还要性感
越性感越舒服
等敲完我就打算给心爱的女人
说晚安了
说心爱是对的——
女人嘛
爱嘛
瞧,另一辆火车又来了
它丝丝地滑过
跟上一辆哐当哐当的不一样
它像坚硬的蛇鳞
与滚烫的沙粒在互相摩擦
第三辆来的时候很聒噪
好几次鸣笛
不停地拉长汽笛
它开过去
桥底的狗开始吠叫
我不喜欢这样
它最好别叫
安静下来
风最好也停一下
一股沁凉
从一开始就奋力地想穿透我
对付它最好的办法
就是让它去
这样我不得不再烧上一颗烟
在它烧完之前
期待回到开始
火车哐当哐当地从铁路桥驶过
那是一种闷响
果决而强劲
来自被一架弩
轻易击穿的午夜
茫茫夜幕垂到了最低——
它终于来了
我给那个女人
我心爱的妻子
发去晚安
我们曾一起把生活搞得千疮百孔
我感到很高兴
她似乎也一样

2020/6/2


《我靠》
 
一天中
我要在厨房忙一两个小时
给女儿弄午餐和晚餐
想办法给她喂进去
我从厨房出来我爸进去
弄我跟他的午餐和晚餐
喂完我们一起来到餐桌
默默无声地咀嚼
我们可能都想到了
我们各自的娘们
只会夸夸其谈
我靠

2020/6/3


《一定是这样》
 
在我左脸的方向
不算太远的地方
是一溜民房
每栋民房的楼顶
都密集地安装着
太阳能热水器
每个太阳能热水器上
都斜铺着不锈钢集热管
在太阳的照耀下
构成一个个闪光的斜面
当我迈过左脸
就会发现
这些耀眼的闪光
已经形成了一个光堆
这些热水器
从这堆光中收集热量
加热水箱里的水
疲乏的市民
放出热水洗澡
将它视为一种享受
每天也都有人
在肆意喷洒的浴头下
被热水烫着
叫声各式各样
裸体猛地一闪

2020/6/3


《花园》

我们甚至不算认识
只是去年有很多次
早上我才出门
他已经去公园锻炼完了
急匆匆地从外面往回走
我们眼神交汇一下
然后大步流星地离开
昨天我看见他蹲在那里
埋头打理那座小花园
我经常带女儿去他的花园
但从来没在里面碰见过他
然后一个枯燥的冬天过去
春天来了,他没有着急打理
直到夏天蔷薇长到了过道上
今天我看见那座花园焕然一新
不止是他的花园
周围很多东西都是新的
我面对它们发现过多的忧虑
无一例外都是装逼和多余的

2020/6/3


《无花果树无花果》

二十三岁之前
我没见过无花果树
只在圣经中读过
读了之后我就很想
看看真正的无花果树
是什么样的
一度比缠住押沙龙头发
使他眼巴巴被仇人吊杀的
那种橡树更感兴趣
说说我第一次看见它
那是在巴山东路
一座破败的老院子里
它长在院墙外边
一些枝条和树叶长过墙来
别人告诉我那是无花果树
哦是吗。不夸张地说
我像个孩子
兴奋地看了又看
然后再也没去过那座院子
后来我总是时不时
在不同的地方看见它
不仅如此还看见
树上结着新鲜的无花果
另一种阴干的也见过
每次看见它们都会产生
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仿佛一个得以理解它的
古老通道始终向我打开着
可我从来没有
吃过一颗无花果
新鲜的或者阴干的
直到今天
对无花果树的认识
只是比在圣经中读到
更近了一步——
我多次见过无花果树
和据说很甜的无花果
此外再没有别的
可以多说的了

2020/6/3


《月亮》

开始我们都没发现
后来我在凳子上坐下
时间已经来到九点多
孩子们都上楼了
女儿茫然地站着
她还不想上去
抬头间我发现
月亮挂在两栋楼之间
在两条竖直的楼体线
划出的那块
狭长的夜空中
它几乎是一轮满月
发着真正的冷光
我告诉女儿
并指给她看
这很神奇如果
那条凳子的位置偏一些
如果时间再早或者再晚
如果不是在今天
也许就看不见它了
或者看它的方式
会完全不同
那么在今晚
我们就会说这是
一个只有星星的夜晚
如此普通的一天
我们看着它结束
同时看见了星星
只有非常黯淡的一颗
在多少光年之外的宇宙
这时候很可能
会期待一轮月亮
然后你突然发现
一只银盘它真的
挂在了两栋楼之间

2020/6/3


《麻雀》
 
两只麻雀站在
恒亮超市门前的台阶上
其中一只
怎么还耷拉着翅膀
它用一种跳脱的步子
一直往后退
另一只追着它叨
也可以说扑和蹭
我和女儿同时站着
看了一会儿
女儿要走近点
我并没有拉她
在各自往后飞了一小段后
它们继续着这种攻守
晚上女儿突然说
那两只麻雀在打架
她的观察就是这样告诉她的
白天在恒亮超市
她没坐上摇摇车
说起超市和摇摇车
她想到了
台阶上那两只麻雀
她认为在打架

2020/6/4


《距离》
 
我相信距离
是好的
我相信
对任何东西
怀有恰当的抗拒和敌意
是好的
恰当就是
不发疯
保持理性

2020/6/4


《为母亲而写》

我妈找到一份工作
在一个小吃店当学徒
她给我打来视频
视频中她带着口罩
询问我的意见
兴奋得像个年轻姑娘
她觉得这不可思议啊
原来她可以这样去生活
她说我想去试试
你觉得可以吗?
我说我当然可以
她说今天去干了一天
跟下晚班的人一起
走入地下坐着地铁
走出地面又在热闹的
大街上走着
晚上九十点了
还到处都是
怀揣梦想的人
他们的梦想是钱
她屡次三番地说过
她说她看不到希望
那么是时候去追逐
自己喜欢的生活了
以我对她的了解
仿佛只有投身这大潮
她才觉得还有未来
才会对生活真正
充满期待与热情
那么就这样干吧
这样也挺好
一点也不晚

2020/6/5


《时间能证明什么》

多年前当我还是孩子
我掉进水里
差点淹死
上岸后无论我怎么拼命
也甩不干身上的水珠
那个时候
我感到强烈的震荡
令人眩晕的丧失
我记得那时的空气
比沥青更为粘稠
这种震荡一直持续
时间常常让我感到震荡
伴随着一种丧失
在持续的震荡中生出一种丧失
时间能证明什么?

2020/6/5


《翻滚》

以前我又瘦又小
我的肚皮
会像波浪一样翻滚
我一个老师对别的老师说
你们看这小子
肚皮能翻滚
快翻给我们看看
他们单身且无聊
我给他们表演
今天我碰见
一个又瘦又小的小子
跟我以前一样
肚皮也会翻滚
我跟他说
我以前也会这招
这让一些人找到乐子
但现在不行了
你再翻給我看看

2020/6/6


《灾难》

通下水道的来了
他带来一种工具
发动后它就能带动
一根不锈钢绞索
往下水道里疯狂钻绞
谁能想到
他带来的那根绞索
居然是一根沾满了屎的疯狂绞索
谁能想到
那些屎在疯狂的钻绞时
甩在了门上和墙上
操他妈的
通下水道的走了
我才发现
这个灾难

2020/6/8


《那年夏天》
 
我妈左腿
被严重烫伤那年
一个炎热的夏天
我赶回郴州
在医院陪护
为了能让她吃点好的
每天去医院外面的
菜市场买菜
然后钻进旁边
一条巷子里
里面全是饭菜加工
高压锅哧哧地冒气
我进入一家小店
开始洗菜切菜
炒菜做汤
做好了给她端去
在医生给她
清理腐皮的时候
她浑身颤抖
剧烈哀嚎
她说是千刀万剐的感觉
等剧痛过去
又爬起来吃我
给她加工的饭菜
那时候我经常走出院楼
在花坛边
默默抽烟
一阵阵热风时起时停
我恍惚地看见
一只钟鼎之物
竟然在风中飘荡

2020/6/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