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20首

◎夏杰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我坐在公园长椅上
一些声音与过路的物体
那么熟悉,我是一个不喜欢
陌生事物的人,我看到的
都很眼熟,这让我很开心

我坐在公园长椅上
每天都是一样的
我想等到熟悉的长椅
刷上一层
红红的油漆,我想等一个陌生人
轻轻地坐上来
我会朝他
点头,微笑,然后
听一些鸟鸣,看过路的人
在公园里继续
坐着

2021.4.8


拍灰尘


父亲是拍着灰尘
回家的,天黑了
灰尘这一路,都飘到了哪里
父亲是如何
用着力,把它们
从身上拍下来,走回了家
这些从米厂的米包上、仓库里
爬上父亲身体的灰尘
围着难看的父亲、很脏的父亲、穷苦的父亲
一点,一点,爬上他身体
又被他的手,一下一下
拍下来,他一边咳嗽,一边吐出黑黑的痰
在黑黑的弄堂里
拍着,回家去

一路上,踢着别人家细细的光线
飘着自己白白的灰尘
回家去

2021.5.4


洗衣机里


洗衣机里在洗
昨日我们一家人换下的衣服
裤子、衬衫、纯棉内衣
在滚筒里,转着
慢慢,它们缠绕在一起
但我们在做其他的事

衣服,已经洗好
母亲打开机盖,用力
拉、拽、抖
母亲在用力地呼喊
拉拽着我们回到家里
我们不想回到秋日无趣的家里
嗅到浓浓的稻草味
我们都在做其他的事

2021.4.9


住在围墙中的草


住在围墙中的草,一生没有出过围墙
它平整了高低不平的土地
让土地变得疏松,如果有人来做客
会发出清脆的声响,与它交谈

围墙中的时间蓬松、自由,在它自己的王国
有来自天堂般的爱,为了表达这种爱
它收留了昆虫与流浪猫,还有被人遗弃的木梯子
如果它们死了,它会将它们埋葬

它真是适合时间对它的赞美,哪怕
墙上有个破洞,只要它把身体献出来
老旧的荒地就恢复了自由,它的爱
在围墙中蓬勃生长,有人在念咒语
但跟它无关,它按着自己的节奏
快乐地生长,不会感到镰刀飞舞的痛苦
能接受几只白白的羊的咀嚼

2021.4.21


空地

我在一块空地上盖
房子
房子不大,够我安身
我将按上门窗
再做四把椅子
一张桌子
与软软的床
我还在空地上种上各种
果树、好看的花
它们会把四季填满
还能把高高的天空托住
我将在这里
渡过一生,空地带给我
熟悉的岁月,我热爱它
但我不告诉别人
这里原来是一块
空地
房子与木家具
搭成了一个


2021.5.6


真正的智慧


我们真正的智慧
是俢一座好看的房子
有很大的门,很多椅子、桌子
真正的树会送来真正的风,屋顶发出
蓝色的声音。都进来坐吧
我们真正的朋友,都是神
时光已经不重要,让它真正的纯洁
看着动物们,健康地在一起
阳光只是来擦拭一颗真正的星球

2021.5.9


月亮上的人


月亮上的斧子应该很轻
握斧子的人
应该不累。月亮上的树应该很粗
那棵砍不倒的月桂
伤口也不会有多深

2021.5.8


 
废墟


废墟上空无一物
只有一张广告纸
还有微小的尘土
昨晚一场雨,青草
细弱的根,是废墟上
一些新事物

除了这些,废墟上
空无一物
不会有人来翻捡废品
不会有人,把希望、力气
停留在这里

青草会覆盖

2021.4.19


红薯与母亲


母亲一勺一勺
往地里浇水
幼苗在波浪形的田垄上
喝着水

母亲还是
一勺一勺
为红薯浇着水,红薯细细的藤
已越过田垄
爬上了母亲的脚踝

浇水的母亲
开始有些孤独

2021.4.12


星星与稻草垛


看星星的时候可以闭着眼睛
如果在稻草垛上看
还可以叼着一根黄黄的稻草
翘着二郎腿,和心爱的女孩一起
稻草垛有很多,在村庄的夜空下
一个一个分散着,从田野的苍茫中
突显出来,它们会让你看见
更亮的星,去认一颗星星的重要性
会让你在黑夜里牵着一个女孩
走在一条看星星的路上
闭着眼睛,想天上任何一颗闪亮的星星

2021.4.11


植物园


植物园里没有园丁
长长的大剪刀
在工具箱里生锈
植物老得比季节还要快
风吹来,它们抱在一起跳舞
植物园的冬天,安静得只剩下
风与植物们发出的脆响
寒冷让它们团结在一起
或许,春天来了
会带来一个新的园丁
给大门刷上红色的油漆,把生锈的剪刀
磨亮

2021.4.21


一片草地


镰刀已经生锈,这片草地
获得了自由

这片草地绿得荒凉
动物们陆续经过

它们在月光下跑动
在草丛中留下了
沙沙声

一窝一窝
粉嫩的幼崽

2021.5.21


妈妈


妈妈
雨下得挺大的
我在开车,听着歌
雨水
把窗玻璃
弄得模糊
妈妈

想起了
你的老花镜

好了吗
我从市里返回途中
路边的田野,青青的
真好看
妈妈
你一定不知道
我当时
想到了希尼在英格兰的田野里
挖土豆,这个人的诗
我一直在学习
妈妈
你开三轮车去买菜的路上
要小心
我常常,莫名地
看见三轮车上的
背影
就想起你
妈妈
我也老了
成了一个健忘者
有时还会在
深夜失眠、写诗
但不发出一点声音
妈妈
我不是怕惊扰邻居
而是怕
我的心
不安静,像你
戴着老花镜
看电视中关于做菜的节目
一边看一边

妈妈

爱学习的样子
还那么
好看

2021.4.27


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
我灿烂的生命耗尽
子孙们
在镜子里跳舞
我已不能说话
也不能
把镜子敲碎
他们沉重,鞋底上有黄沙
我已从容不迫
踩出沙沙声
再模糊地看看地球
多年以后,金属做得阳光
在陈列馆发出沙沙的解读声
它会原谅一切永久的事物
当我不再回去,我相信
黑暗
已不存在了

2021.5.9


一只苹果


一只苹果它
没有孤独,没有多余的
时间
它如果落到地上
会腐烂,酸甜的果肉
慢慢老去,消失
黑黑的籽,沉入泥土,会发芽
也会毫无动静
一只苹果它这一生
过于平淡,过于无奇
只有一条蛇或一个人
对着这只苹果红红的身体
发生了罪恶与快乐

2021.5.12


在星星下看星星


它们在视线中
但又
远离视线

对于夜晚
它们毫无用处
我曾见过
奶奶
在停电之夜
寻不见
掉落的银色汤勺

它们微小,如我
放学时踢走的小石子
抓过的萤火虫

它们像是
存在于虚无中

我是一不小心才
看见它们
挂在空中,仅剩的
那点亮

但我
在它们下面
遥不可及之处,它们有时
会闪一下
表达
它们长久的一生
与我们短暂的一生

2021.4.12


一只塑料袋


它在空中不停晃动
路过的人
不会多看一眼,对它发出的声音
也不感兴趣

它在空中无所依靠
连一根细细的线都没有
大雨就要到来
它在空中
看那些急忙赶路的人
那些拎着食物的人
那些沉甸甸的塑料袋
在赶路人手里晃动

它飘动着白白的身体,空荡荡的身体
赶路的人,懒得看它一眼
拎着食物回家了

它挂在树枝上,发出沙沙声
声音落在路边
猛吃油炸鸡排的人身上

大雨就要到来
乌云
对它也不感兴趣

2021.4.22


爱丽丝


爱丽丝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
名字,细想起来
这个人
好像生活在
身边,我抬头就能见到
我眺望,她
遍地都是

爱丽丝,你什么时候
会大声说出来,你
就是“爱丽丝”
你,一个名字,抓着我们生活中的
一个细节
存在

2021.5.4


一只苍蝇


房内一只绕圈的苍蝇
在发出它自己的声音
从这一头,飞到那一头
我看着这个黑点,飞过来
飞过去,听着听不懂的声音
有些厌烦,想赶走它
它在柜子上站一会儿
在白白的墙壁上伏一会儿
还在时钟上,待了好一会儿
苍蝇越来飞得越少了,像是
进入思考,也可能累了
抽动着肉鼓鼓的腹部

这时,窗外好像传来一位母亲
在喊一个名字的声音,一个
我们都陌生的名字,听嗓音
她已喊了好一会儿了

2021.5.5


黑鸟

我的上空有一只黑鸟
像纸片,在风里摇晃
它在空空的天空
成为一个黑点之前,被我看见

鸟这个名字,属于它
如果不属于它,这个名字
也不会闲置

一只黑鸟终究要成为黑点
只是它被名字牵引
而没有
被更多人关注,这个
有血有肉的
小生命

2021.5.6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