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量山



佛爷岭

闪电把它们分开,那是一种分娩。
借石漫滩映照新生的婴儿。
毛栗子爬上水灯的星星。

理想主义者凭借狂热夯实一座土坝。
现在,它成了遗址。
水下没有水晶宫,
只有无法还乡的忘灵。

作为一种行为艺术,大厦摇摇欲坠。
我赤着身子,不过是谣言?
展示消失的反骨。

我们轻视了那些无用的柴禾,
它们从树上下来,
主动投入炉火的胸膛。

惊惧的是,灰烬之上
的云层,坐着一尊菩萨。

2021.05.15


儿童绘本

叽叽,叽叽
喳,喳——,小鸟的早晨
没有人打扰

你是我喜欢的广玉兰
是蜜蜂关注的绘本
晨诵的小孩子
总能取出高纯度的蜜

风吹着口哨碰落它的花蕊
这些浆果儿
小蚂蚁可喜欢了
我更喜欢
他们排列的这首诗

2021.5.19


两个妇人坐在矮凳上

两个妇人坐在矮凳上剥豌豆角。
无意中碰到下垂的乳房,习惯像一种嫌弃。
她们先后起身,在清晨的砧板上摆放新鲜的猪肉。
不好闻了,其大笑着深嗅对方。

2021.5.2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