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九行诗:《驿词》

◎张选虹




九行诗:《驿词》


《蓝物种》
 
那时我还是蓝色物种
第一次听见飞雪
是在母亲体内,那一晨
她肩扛铁锄,在去菜地的路上
对着旭日轻轻吹气如雪
这雪如此蓝,寒冷又灼热
我还在她子宫内窥见第一声蓝鸟鸣
鸟是那样现代,我多么原始
密封的黑暗风生水起
 
 
《狮男》
 
只剩漫漫草叶那冷兵器的互割声
和羚羊及斑马心脏警惕的拳击
狮子累了,午夜在墨绿跃进的旷野
停下战车,空腹、空血、空牙
卸载四腿的原力
越过所有猎物与气浪,向上,再向上
凝视被自己一生忽视的星群
超越目光的极限
银河深处他与另一头狮男互换肉身
 
 
《静电》
 
每晚我脱衣睡觉时
衣服与衣服之间互搏的静电
让老婆惊讶
火花与火花互相撕裂
这些微火的牙齿与倒钩
从前胸传到后背,从左臂递给右手
这寒冬噼噼啪啪的有根之火
让每天污浊的身体都自焚一遍
才能干净地睡去
 

《舍利子考》
 
因为得道高僧从不向它们
供血,只供气,供光,供虚空
所以它们成了独立于肉身的舍利子
那旋转星空不落的陨石
而尘世一直向它们供粮,供色,供典籍
人们的考证喋喋喋不休
因而它们被确诊连卵石都不是
有诸多阴阳指出
它们仅仅是时间肉身的病毒之核
 
 
《戒指》
 
手指上气紧的戒指
被烟熏,吸血,还没绝望
汗湿、油亮、止语
缺氧的钻石目盲
午夜,如环形的轻轨被放逐
凝脂的镜中,戒指找出了戒指
音乐重返它的风洞
失眠的戒与指
月光速朽的飞针打磨
 
 
《水果糖》
 
曙光拆解窗角的蜘蛛网
有限进入卧室与额
我像剥水果糖一样剥昨晚的梦
一直往里剥
一层又一层都是粘连的糖纸
如画皮
也许要提炼一百个梦
才会找出一块糖,星一样的糖
或糖的火苗
 
 
《水晶盒》
 
大城中玻璃幕墙模仿水晶盒
孕育并放出妖魔
朝天空拉起垂直的阴阳与波浪
像海绵吞纳天光,云身,人车流
所有失落的鸟都在这坚硬
透明的笔记簿上渡劫
我从玻璃巨楼的裙边踱步
有一万个异化的我
新生于玻璃澎湃折叠的蓝色火苗
 
 
《鱼刺》
 
硬化的水的丘壑
波与浪搅拌天空的秘签
连接肉体与灵魂最短的桥
 
水神日夜冶炼的纯白分针,秒针
如同星空里出没无间的刺
总是在密封的黑喑内部游刃有余
 
剖开的身体里两排从不针炙的银针
然而,它还是卡住你喉咙的
光阴的恐惧的细骨
 

《扫山的人》
 
从山麓开始,扫山的人逆着阳光
一路往上打扫
他归拢落叶、山螺壳和枯干的昆虫
扫过山骨与青苔
扫山的声音一下下撕裂鸟鸣之网
扫空的山梯像一列向上天弹奏的牙齿
终于扫到山顶,扫出山寺
他并未停止
又扫向白云,试图清扫天空
  

《眼睫毛》
 
你的眼睛驻留过永恒
又被反复抛弃
被眼睫毛挡住的溃泻的时间
如海潮一次次折去又返回
半心,半新,半兴
开闭开,闭开闭,双眼切换快门
天边落日的虹膜
眨动着上帝金色睫毛的栅栏
裁剪万山之盾
 
 
《镜上的蜘蛛》
 
一只蜘蛛照镜子
如船贴着镜面净化潜伏之
它伸缩它的浆,运送
另一只反面的蜘蛛
黄昏霞光的胭脂涂抹,镂刻
镜子的渊面无毒
蜘蛛朝着镜中吐丝,制造波浪
试图网住明镜
网住扑面的虚空的蜘蛛
 
 
《焊接》
 
两条江水游过莽莽群山
各自刺透旷野、平原、城市群
掠夺千千万万的人影,鸟翼,气流
在地球的凹裂处进行无休止的
关于猛兽的焊接,并注入我们的心脏
其火花在史书和星辰四溅
新的大江继续恒定的摇荡、缝合、再生
直到与大海焊接成一把天地之铲
而我的动静脉正历经数不清的铆接
 

《谁》
 
谁没用屁股对准过落日呢
谁没借过它的黄金又从不归还呢
一队蚂蚁回到云端
 
谁在寺庙里无尽祷告,祈求
又转身放响屁对着菩萨离开呢
一队奔人成不了快马
 
向高山的极限攀登其实是向
天空的深渊推进
但我们总是浅尝则止,半途折回
 
 
《每天》
 
每天
鸽群在城市上空要绕一百个圈
才能找到一颗心形玉米
 
每天
一只蜜蜂要采一万朵花
才能酿出一滴于针尖成佛的蜜
 
每天
我的心要遨游宇宙一亿光年
但找不到那块飘浮的永恒的镜子
 
 
《循环》
 
从山巅我带走一块石头
大山变轻了的一些
一粒星光的轻
把这块石头投入大海,大海变重了
一点,一片鱼鳞的重
从海上我取出一瓶海水把它倒进大江
江因此有了奔腾的盐
我截取一瓢澎湃的江水浇入山顶
给山醍醐灌顶
 
 
2021年1—5月 龙泉东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